#

韋德再三叮囑,有時候那些士兵下去了,足足待了好幾天,氣得韋德抓到他們丟入海底餵了鯊魚。

2022 年 4 月 20 日By 0 Comments

「遵命!」副官知道韋德的脾氣,他說一不二,如果真的不能及時回來,那麼海底的鯊魚又得多出一份吃食了。

在副官宣布可以下岸找那些土著玩耍后,大傢伙都興奮極了,他們已經好久沒有發泄了。

於是成群結隊的尼德蘭海軍沖了下去,韋德在船上都可以聽得到土著們的哀嚎聲和士兵們殘忍的笑聲。

不過他絲毫不為所動,甚至他為了自己這種做法感到驕傲,因為他幾乎是零成本就解決了士兵崩潰的問題。

在一個小時之後,所有士兵回到了戰艦上。

見士兵們都乖乖地歸隊,韋德非常滿意,在他看來,自己的軍紀發揮作用了。

「好了,馬上出發!」在韋德的一聲令下,戰艦群開始繼續向東開進,只留下海岸線上無數鮮血浸滿沙灘。

……

劉封此時接到了張魯的電報,說的是胡德彪已經找到了,並且張魯大大地稱讚胡德彪,說他是個治世之才。

張魯還把胡德彪一上來就指出馬都拉島為爪哇島威脅的事告訴了劉封,這讓劉封非常高興。

儘管他沒見過胡德彪,可他從胡德彪所做的事中可以斷定此人才智過人,膽色也相當不錯,這樣人拿來,最次也得是治理地方的人才。

因此他大膽任用了胡德彪為總督,給他莫大的權力,讓其可以全力治理爪哇島。

劉封拿下爪哇島可不是單單為了軍事戰略地位,他還想將爪哇島建設成為東南亞最有經濟實力的地方,從而利用爪哇島輻射整個東南亞,掌控這塊地區。

這才是劉封的真正目的。

「陛下,酒泉城的王之子投降了,他說願意接受詔安,只求後半生做個富家翁。」

劉封圍困多日的效果總算是出來了,今天可謂是雙喜臨門,劉封一把摟過陸元霜的細腰。

「跟朕走,朕帶你去受降。」劉封連受降都得帶上陸元霜,對其的疼愛可謂達到了無比的地步。

這當然也和陸元霜的悉心照顧有關,在陸元霜無微不至的照顧下,劉封和她的感情已經升溫到更高的層次。

「嗯,陛下,臣妾都依你的。」陸元霜被劉封一摟,什麼害羞都拋到腦後了,她只想一直跟在劉封身邊,哪怕有人笑她離不開男人也罷。

於是劉封騎著戰馬,帶上陸元霜來到酒泉城下。

只見王之子就在城門下面,他舉著帥印,恭敬地跪在地上,等候劉封。

「降臣王之子叩見大漢皇帝陛下,萬歲萬萬歲!」面對王之子恭敬地行禮,劉封駕馭戰馬,一把奪過他的印信,他連馬都沒有下來,因為劉封可不打算給王之子一點臉面。

像他這種勾結分裂勢力的人,死一萬次都不足為惜,劉封念在他投降免得十幾萬華夏男兒戰死的份上,饒他一命已經是最大的仁慈了。還想給他臉面,那是萬萬不可能的事情。

「滾吧,當個富家翁是不可能的,去修路,那是你的歸途。」 家裡的大人們說過,一般有護陣的地方都會有重寶,沒準兒有仙府遺迹也說不定,人類都喜歡搞這一套,總是把自己重要的東西用護陣給藏起來。

「哼!有護陣了不起嗎?看我找到你的漏洞,我啄透了你的護陣!」

小鳳凰把利爪在尖嘴上磨了磨對著小妖狼就是一爪子:「去找找,看看有什麼狗洞沒有!」

「我。。。」

「嗯~?」

「知道了,鳳凰姐姐。」

銀月不爭氣的低下頭,尾巴搖了兩搖,無可奈何的開始順著壩底細細的嗅探。

小鳳凰同樣是向空中一飛把小眼睛瞪得滾圓,在水壩的四周不停的掃描,她對這個水壩越來越好奇。

「要是找到一堆好寶貝回去,前輩是不是會多給點吃的呢?」

熊孩子想要搗亂,無論你把東西藏的多麼嚴實,他們總有辦法找到一個突破口,而且這個突破口很容易破壞。

這兩隻小寵物也是一樣,它們就是妖獸中的熊孩子。

好奇和執著,也是熊孩子的特點之一。

有了好奇點,沒有哪個熊孩子會放棄去尋找這其中的樂趣。

小妖狼銀月在壩體的周圍嗅探,這裡撞一下,那裡撞一下,尋找著可能進入的方式。

小鳳凰也是一樣,她沒有再飛太高,只是低空盤旋,爪子不時的向著前方抓上兩把,確認著護陣的方位。

就這樣一點點的經過了漫長的嗅探,工夫不負有心的妖獸,小妖狼銀月終於在壩底的位置上找到了一處小洞。

「鳳凰姐姐,你快過來,這裡有個草洞!」

一堆豐美的水草堅強的生長在水壩的底部,無論水流多麼湍急,這堆水草都沒有彎曲,它們的根體筆直,透體黝黑。

小鳳凰聽到呼喊早就已經是展翅飛了過來。

她看到水底的水草,心中俱是一喜:「綠到發黑的水草,這裡肯定是有靈氣外泄!」

果不其然,她把眼神透到水草裡面的時候發現,在深處,一個小洞正一閃一閃的發著亮光,裡面的靈氣都凝成了實質。

小妖狼銀月耳朵聳動著:「鳳凰姐姐,這洞有些小啊,我們鑽不進去。」

小鳳凰把翅膀一抖,金色的小爪子亮出了爪尖:「沒事,看我的!」

金光一閃,小爪子直接是撓向了那個小洞的邊緣。

「鏘鏘!」

刺耳的聲音響起,小洞的邊緣上留下了一道淺淺的爪痕。

小鳳凰看著那道痕迹眼睛里的紅光猛然向外一竄:「一個小小的草洞會這麼難搞?」

她本以為一爪子下去能給開個口子,可現在看來,她想的有些簡單了,洞口處只留下一道淺淺的痕迹,根本沒有達到她的預期。

「我就不信了!」

爪子不行,小鳳凰是把尖嘴高高揚起。

「我啄!」

頭向下一沉,尖嘴帶著金光向著那洞口是猛得一啄。

「鏘!」

洞口發出一聲金屬音,一道深深的啄痕露出了金屬光澤,小鳳凰滿意的點點頭。

「這才對嘛!」

她說著,頭又是高高的昂起,尖嘴上不僅有著金光還帶上了一團紅炎。

「給老子開大點!」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

小洞本來還小,**靈氣那也無傷大雅,總體的承受能力還行,可能再過個幾千年才能真正的成為隱患。

可經過小鳳凰這麼一搞,小洞一下子變成了大洞,那洶湧的靈氣,讓整個護陣變得動蕩。

不只是靈氣,通過洞口一股洶湧的水流也是從裡面衝出。

「轟隆隆!」

巨響再次傳來,這一次尤為震耳,就連大壩都開始顫抖。

「什麼情況?!」

水壩的險狀讓小鳳凰和小妖狼嚇得不輕,它們兩個是趕緊向遠處跑。

可跑了一會兒之後,水壩居然停止了晃動,而那壩底的水流再也沒有了衝勁,兩隻小妖獸慢慢的停下來觀察情況。

看了兩眼,小鳳凰一看沒有了危險,她的膽子又大了起來。

「走,我們回去瞧瞧!」

小妖狼銀月有些不願意:「鳳凰姐姐我們還是回家吧,已經好幾天沒回去,前輩說不定正在找我們呢。」

「哼!我不回去!」

小鳳凰一抖尾羽,流線型的身體一順,她是直接是沖向了水壩,小妖狼拗不過,它也只能是奮起四爪在地上猛跑。

它們來到那個洞口處一看,只見那處水草的顏色正在變淡,洞里再也沒有一絲靈氣溢出。

「護陣把洞給堵上了?」

小鳳凰有些急,這挖了半天,費了半天勁,這要是再給堵上,那不就是在做無用功嗎?

這還搞毛!

金色的小爪子一揚,一爪就抓在了那處洞口的邊緣。

「嗤!」

洞口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而且她也沒有感覺到洞口處有陣法的阻擋。

「大陣關了?」

小鳳凰一抬頭,直接向著旁邊的壩體一撞。

「嘭!」

她的身體再一次被彈了回來。

這下她總算是搞明白了,只有那處洞口的位置上大陣沒有了阻擋。

「有戲!」

小爪子再次揚起,她直接是對著洞口一陣的猛刨,那個洞口又比剛才是大了一圈,看上去效果喜人。

只是她再想擴大的時候,她再次感受到了大陣的阻擋。

「只能到這了嗎?」

打量著洞口的大小,小鳳凰看向了小妖狼:「你鑽進去看看!」

「鳳凰姐姐。。。」

「鑽!」

「知道了。」

小妖狼不能反抗那尖銳的利爪,它只能是弓著身子,閉住呼吸鑽向了洞中。

時間一分一秒的走著,小鳳凰在外面左等右等,可等了老半天,小妖狼一點聲音都沒有。

它沒回來,也沒求救。

「什麼情況?」

小鳳凰焦急的直刨地,水裡面她開個洞還行,這要是讓她鑽進去,那就是要了她的命。

沒有哪只鳥類願意打濕自己的羽毛,除非是水鳥,就算是水鳥,它們也不會把自己的里羽給打濕。

小鳳凰不想下水。

可現在這情況,由不得她去選,她不得不早點採取行動,小妖狼要是回不去,估計她就得變成烤雞。

左右都是不好,小鳳凰一咬牙把身上的羽毛收了收緊緊的裹在身體上,她一個竄身是躍入水中。

順著洞口進去,小鳳凰來到了一片新的天地。

這是一處山谷,她正處在谷底的位置上,四周一片安靜,小妖狼的身影沒有看到。

「小妖狼去了哪裡?」

小鳳凰張開眼睛仔細的觀察著地上的痕迹,只是她沒有發現一點有用的線索。

「小妖狼呢?它還能飛了不成?」

「嗡!」

一聲特有的昆蟲嗡嗡聲傳到了小鳳凰的耳朵里,小鳳凰瞬間提高了警惕,無它,因為這嗡嗡聲有些震耳朵。

她抬眼向著源頭一看,雙眼頓時瞪得滾圓。

「好大隻的蜜蜂!」

一隻體型碩大的蜜蜂正在空中盤旋,小妖狼和它比起來,那就是小不點。

蜜蜂一會兒飛成八字,一會兒飛成一字。

小鳳凰頓感不妙。

「這小妖狼不會是被這蜜蜂給叼走了吧!」

「嗡!嗡!嗡!」

她還在想著,只聽見高處又是傳來一陣嗡嗡聲,那聲響,就像是戰鬥機的機群在集團衝鋒。

「完蛋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