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嘴臉,太醜陋了不說,她還覺得很給墨靖堯這個墨氏總裁丟份,太丟份了。

2022 年 4 月 22 日By 0 Comments

然後,她就向前移了一小步,就在幾個女秘書以為喻色要出來給她們診病的時候,腳踩在電梯門縫間的同事突然間「啊」的一聲驚叫,隨即整個人就被喻色給推了出來,電梯門隨即開始閉合。

「小色,等等……」就在這時,總裁辦公室的方向,猛然傳來墨靖堯的聲音。

他這一聲起,原本正在閉合的電梯門,居然是重新又打了開來,就算是喻色想要下樓,也下不去了。

喻色微一沉吟,立刻拿出手機,果然是墨靖堯做了手腳,他直接控制着電梯停了下來。

「墨靖堯,我要下樓,我要離開,你讓電梯下行。」她朝着他吼過去,她來這裏是因為擔心他公司股票下跌擔心他公司出問題,卻沒有想到這男人自己進了辦公室,而把她丟給了外面的這些個虎狼一樣的女秘書,他過份了。

她剛剛看了一下墨靖堯寫的代碼,裏面全都是******,看不到具體的字母,一時間,她破解不了。

再說了,在代碼這塊,他是她的師父級別,她還沒有到能超越他的地步。

可是就這樣讓她出去電梯,她不幹。

她這聲尾音才落,電梯里和電梯外就一片寂靜了。

靜的,彷彿落針可聞。

幾個女秘書其實是在墨靖堯出現的時候,就象是被點了穴道般的,一動也不敢動了的站在那裏。

此時聽到喻色直接吼向墨靖堯,眼睛都瞪大了。

自從她們進入墨氏集團后,還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敢吼墨總的。

喻色這一吼絕對是前無古人。

到於後面的來者,想來也很難出現。

然後,她們一個個的都在心裏暗想喻色會是什麼下場的時候,就見墨靖堯徐徐朝着喻色走過去,一邊走一邊道:「怎麼回事?為什麼沒有跟我進去辦公室?又為什麼要離開?」

男人微擰著眉頭,滿臉的困惑不解。

他只是走快了而已。

因為她喊了一聲『北奕』而莫名不快的走快了罷了。

卻沒有想到,他進去辦公室接了兩個電話,還沒等到喻色。

更沒有想到,他這迎出來才發現她居然要離開。

喻色淡淡的掃了一眼外面的幾個女秘書,沒吭聲。

她覺得很有必要讓墨靖堯認清他都是招了什麼女秘書,一個個的三觀太不正了,這樣的人真不配給他做秘書吧。

大街上一叫一大把。

幾個女秘書聽完了喻色與墨靖堯的對話,這一刻臉色全都慘白慘白的。

看來喻色沒有說謊,墨靖堯的話語中已經透露了是在等她一起跟進他的辦公室的,結果,被她們給攔住了沒讓進。

一個個的,大氣也不敢出了,全都低垂著頭看着鞋尖,恨不得找個地縫消失不見,也就不用面對墨靖堯了。

可是,這樣的不看墨靖堯和喻色,分明就是掩耳盜鈴,哪怕是不看,也能感受到來自墨靖堯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強大的氣場。

無論是隔着多遠,都震懾的她們心裏發慌。

走廊里電梯里一片安靜,喻色還是沒有說話,她不屑告狀。

其實墨靖堯不出來,這些女秘書也會求她的。

她們治不好的病,需要她指出病因或吃藥或改變個人生活習慣調理身體,感覺上是小病,但是拖延的時間久了,早晚變成大病。

可這會墨靖堯出來了。

看到每個女秘書的反應,墨靖堯不用問也大致猜出來了,一定是她們為難喻色,不讓喻色進去他辦公室了。

墨眸瞬間如同淬了冰一般,冷的整個走廊都是一片冰寒,「只給你們一次機會,主動承認了至少以後還可以在T市生存,否則,你們懂的。」

他這話一出,所有的女秘書臉色全都是驟變。

墨靖堯這話就代表他是辭退她們了,但是前提是她們必須要交待怎麼對喻色的,如果不交待,只怕以後在T市別想再找到工作了。

「墨總,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以為喻小姐是偷溜進來的,所以就……」

「所以你們就把她拒之門外?你們當墨氏集團的保安和總台都是吃閑飯不幹活隨便放陌生人進來的嗎?」

「不……不是的,我們只是以為發生了意外,她才混進來的,墨總,我錯了,我向喻小姐道歉,你不要辭退我。」說着,她就沖向了喻色,「喻小姐,求求你不要離開,我道歉,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是我眼睛瞎了把你當成了壞人,真的很報歉……」

她這邊慌的語無倫次的向喻色道歉,其它幾個人也立碼趕緊迎上前,「對不起,喻小姐。」

「對不起,喻小姐,你不要走了,你原諒我們吧。」

。 如果賀奇沒有代替丁典,接下來他們會經歷最可歌可泣的經歷,將愛情的魔力書寫在狄雲的心頭,書寫在人們的心中。

接下來,凌退思終於找到了梁帝藏寶的線索,從武昌轉到荊州任知府。而丁典將和凌霜華度過最美好的一段時光。

每天晚上,丁典都將把凌霜華從秀樓中接出來,在漫山遍野中談情說愛。直到一年之後,兩人的關係被凌退思發覺。

之後,丁典被凌退思以金波旬花抓住,投入監獄。凌霜華會被自己老爹逼迫另嫁他人。她不得已自毀容貌,同時被逼以亡母發誓,終生不得見丁典一面,否則亡母在地下也不得安寧,將被強鬼欺凌。

最終兩人一個被凌退思活著釘進了棺材活活悶死,而丁典也將被凌退思以金波旬花之毒害死。

這是最堅貞的愛情,也是最荒唐的悲劇。

月色之下,賀奇心中回蕩的是他們兩人過去的經歷,未來的悲劇。可如今,一切都將不同。

賀奇凝視著手中的九龍杯。

月色之下,這杯中的月華節節高升,不多時,整個九龍杯中月華已滿。只是賀奇等了半晌,卻也不見那九條金龍出現。

賀奇微覺奇怪,但他此時手中的資訊還是太少,無法找到九龍杯的秘密。但此時,月華滿杯,卻已經夠了。

他舉杯邀明月,將月華一飲而盡。

隨即,他默念神照經,萬累消亡,無思無慮,精誠純篤,一念不起,片刻間就進入了最佳的修行模式。無盡的月能散佈於周身百骸,而如今,神照經卻可快速將無量月能轉化為最純正的內息。

一呼一吸,神通盡在其中。

神照經是連城訣世界中第一奇功,是開發身體寶藏的無量神功,即便是放在大乾世界,也是一等一的秘籍。

湲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神照經可以在內息階段便接觸到神秘莫測的精神世界。

在原本的歷史中,丁典枯坐監獄九年,再加上他在塞北江南流浪的三年,一共花了整整十二年的時間方才將這門奇功練成。

丁典修鍊神照經大成之後,便是天下第一高手,單打獨鬥無雙無對。但如今已經處於末法時代,神照經是將內息與肉身相結合,又觸及到神秘的精神領域,方才有如此神威。

然而,即便是這般神功,也不能以一敵百。

在原著中清楚寫著,即便是血刀門的五個和尚聯手,丁典已不能正面對抗。在修行的末法時代,就是這樣悲哀。

這個時代,已經是排槍斃隊的時代,武功和騎士的美好歲月,已經是一去不復返。

但這與賀奇毫無關係,他所要所求,只是一人而已。

兩個時辰之後,賀奇已將神照經練至大成,舉手投足之間有無窮神力。過上幾個月,凌退思便會察覺到藏寶的線索,然後再不做翰林,會跑到江陵,也就是如今的荊州做知府去。

嘿,說起來。我帶清帝國貌似沒有翰林學士這個東西。

此時,正是夜色最深的時刻,不久后,啟明星將會消失,然後便是朝陽越出,普照天下。賀奇他沒有離開,就在這石板路上靜靜的等待。

當東方露出了魚肚白,那紅樓的窗檯忽然帘子晃動一下,忽然就多了兩盆菊花。花呈現出綠色,正是菊花中的聖品,春水碧波和綠玉如意。

緊跟著,在那帘子後面,那張堪稱天下絕色的臉龐悄悄的露出半面,向賀奇凝望了一眼,忽然間滿臉紅暈,隱到了帘子之後,從此不再出現。

賀奇兩世為人,還是第一次被人喜歡。他心中酥酥麻麻,恍若被雷霆擊中,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只覺得心中平安喜樂,希望以後萬年皆如今日。

「這就是愛情的感覺?」

賀奇慢慢品評了片刻,看著那窗口,凝視那春水碧波半晌,方才離去。如果是原本的劇情,傻小子丁典就會這樣天天看,日日看,連續六個月一百八十天,風雨無阻,永無間斷。

在賀奇看來,這就是典型的陷入了最真的愛戀,才會有這般表現。不過,賀奇如今卻不能這樣做了,因為他面對的是天下最奇葩最惡毒最殘忍最無理取鬧的老丈人。

誠然,他可以劫走凌霜華,遠離凌退思這活埋女兒的神經病。但凌霜華外柔內剛,堅貞無比,他怎麼忍心讓她被人指指點點,說短論長。

凌退思是個薄情的傢伙,嗯,卻是個正經的進士,看不起讀書人。雖然凌退思暗地裡還是湖南湖北兩地龍沙幫的大龍頭。這傢伙通吃黑白兩道,還要取梁帝藏寶,所圖非小。

正因如此,賀奇如果以一個普通江湖人的身份上門求婚,必然被亂棍打出,再被龍沙幫的傢伙們亂刀砍死。

但要賀奇讀書做進士,一來他沒哪個興趣,二來沒哪個天分。因此,留給賀奇的選擇就只剩下了一個。

接下來的三個月,賀奇一如原著中一般,日日前往凌府後園,去探看佳人。每天一遍,絕不走空。

凌霜華也是每天只看賀奇一眼,從未例外。

而三個月,每月都有一次月圓,而沒一次,都有一杯月華飲下。神照經所修鍊的內息經過三次淬鍊已經是純之又純,施展開來,氣在意先,如臂使指。

他終於進無可進,便跳上窗,敲了敲。

此時正是深夜,凌霜華甚是警覺,輕聲問道:「誰?」

「是我,每天早晨來看小姐花卉的賀奇。」賀奇知道,丁典如今在江湖上就是行走的藏寶圖,想要拿住他逼問藏寶的人如過江之鯽數之不盡。

他雖然不怕,可蒼蠅多了終究是個麻煩。

況且,如果凌退思知道了他是丁典,遲早又是一個麻煩。而且凌退思是一顆定時炸彈,賀奇可不願意時刻防著他,更不能自己主動傷害他,那該怎麼辦呢?

辦法只有一個!

「賀公子……」凌霜華語氣有些遲疑,更多的是羞澀。她從來沒有和父親之外的男子打交道,不知該說些什麼。

賀奇沉聲道:「賀奇愛慕小姐,如今要去取些聘禮,故此這短時間卻是不能來看望凌小姐了。」

「你……」

凌霜華還在措辭,賀奇已然鴻飛冥冥。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第二天。

周正和易健利暫守祥瀾的櫃檯,王根和徐新立被他派出去另有他事。

「三子,你那邊報紙給我勻一沓。」

「好嘞!」

周正一手收錢,另一隻手給二姐夫遞過去沓報紙。

昨天兩個櫃檯總共剩下了六百多份報紙,沒有細數,周正是直接將五十份數出來,然後稱重得出的大致數量。

今天只少進了三百份,並沒有頂著昨天的銷量。

減少部分虧損,控制一個大致量,同時避免銷量小反彈。

「老闆,昨天看你們報紙我買了支股,今天已經賺了上千塊了!」一個股民接過周正的報紙,樂呵呵說。

「繼續發財啊!」

周正笑著祝福一句,又接著說,「不過報紙上這些個專家也不能盡信,做個參考就行了。」

「說的是,人有失手馬有失蹄,人家對九十九次,錯一次不算啥,但是對咱小股民來說就是傾家蕩產。」

這股民往後退了一步,給後續買報的人讓位。

「對,明白人。」

「老闆,我要兩份。」

一個股民道。

「小哥,你們這兒有周報嗎?」

「這周沒有,下周開始進。」

「給我拿一本炒股入門!」

「好嘞!」

「50元!」

開盤兩個小時,倆人得賣一個多小時。

僅僅是指銷售高峰,遞報紙找錢,忙得恨不得長出三頭六臂。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