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雪尋梅(散文)

踏雪尋梅

ta xue xun mei

□吳永鑫

早晨起床,拉開窗簾,原來下雪瞭,下瞭整整一夜,外面已經被雪掩映成瞭白色的世界。

初雪 心情散文_金城初雪散文_初雪 散文

在期末,為瞭校慶,學校篩選學生組織合唱隊,我幸運地被選中瞭,音樂老師覺得我唱得認真,發音準確清晰,音色好。合唱隊由我們學校的徐勤波老師負責,徐老師提前通知我們寒假去學校舞蹈房集合,上第一天的集訓課。因此我要早起,沒想到第一天就迎接瞭一場冬雪。

吃完早餐,我帶著音樂書,卷在手裡,穿著羽絨服和棉鞋,走在銀裝素裹的馬路上,馬路上全是積雪,連梧桐樹的樹幹上都下瞭一層潔白的冰晶。我哼唱著黃自作曲的《踏雪尋梅》,“雪霽天晴朗,臘梅處處香。騎驢壩橋過,鈴兒響叮當。”初雪過後,聞著臘梅花香,騎著毛驢,踏過小橋,天氣是晴朗的,雖然冷瞭一點兒,可是主人對生活的態度飽含熱情,生活充滿自信,這個冬天蘊藏著盎然的生命力。這首歌曲在三十年代的民國上海非常流行,鄧麗君也曾經演唱過。

初雪 散文_金城初雪散文_初雪 心情散文

雪花很大,像一瓣瓣梨花,漫天飛舞。走瞭一路,雪花伴隨瞭我走進新街,走進校園。保安叔叔對我們小學生非常親熱,藝術樓廊簷下站滿瞭學生,他們找地方躲雪。我走上瞭二樓,進入舞蹈房,房間非常寬敞,比教室大多瞭,采光很好,已經坐瞭二十多個人。時間到瞭,徐老師熱情地召集同學們來上課,我們黑壓壓地坐瞭一片,徐老師給我們講樂理知識,還教我們發音,最後還給我們彈鋼琴,帶著我們合唱,曲目有《銀色的樺樹林》、《讓我們蕩起雙槳》,唱得最動情的當屬《踏雪尋梅》。下課瞭,雪正好停瞭,我獨自跑下樓,學校水池邊的花壇裡種植著十幾株臘梅,開著弱小的淺黃色花瓣,那樣的纖弱,宛若未長大的處女。臘梅雖香,可我年紀太小,不解其中味。

初雪 心情散文_初雪 散文_金城初雪散文

初雪 散文_初雪 心情散文_金城初雪散文

後來,又是一個雪天,我再一次踏雪尋梅,於冰天雪地之中尋求美的真諦。2018年1月份,江蘇又下瞭一場大雪,這場雪比往年任何一場來得都大。我像平常一樣從被窩裡起身,祖父的收音機裡在播新聞,說全城道路結冰,大雪封城。祖父大早上起來燒水、炒菜、煮面,做瞭熱氣騰騰的燴面,而我還在外面賞雪,由於下瞭一整夜,廣場已經變成瞭白色的地毯,白雪皚皚,溫柔可愛,工廠裡的女工打著哈欠出門潑洗臉水,幾隻傢犬在晨吠。

我穿著長長的羽絨服,想出門走走,兩邊的矮屋子像森林的小矮人,仿佛在雪天裡冬眠瞭。平常喜歡在電線桿上喳喳叫的喜鵲也不見瞭蹤影。人們都在傢裡暖和,打麻將,喝白酒,就花生米。馬路上的交警和清潔工忙得不可開交,又是鏟雪,又是指揮車輛通行。我突然腳底一滑,“撲通”一聲摔瞭一跤,我開心地站瞭起來,我意外之餘又有些許羞澀,讓路人笑話瞭。父親打電話告訴我,我要去南京參加編導校考,即刻就出發。

初雪 心情散文_金城初雪散文_初雪 散文

南京也下瞭大雪,雪情似乎比淮安還要大些,大巴車一路上走走停停,不敢高速行駛,磨蹭瞭許久才到達南京。父親告訴我,他最多陪我一天,剩下的幾天裡,我隻能一個人住在賓館裡,然後自己回傢。我非常珍惜在南京的這五天初雪 心情散文,在南京,我與雪相伴。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南京的雪,這時候的南京已經被冬雪冰封瞭,道路上全是積雪,走在路上生怕滑倒,乘務人員在地鐵入口鋪上瞭草席,放置瞭公共雨傘。

考完戲劇影視文學,我有一天的空閑時間,打算走出房門,去看看雪天裡的秦淮古城——金陵。賓館北面就是玄武湖,我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在雪地裡,經過雞鳴寺,看到瞭那座古牌坊。又穿過解放門,來到瞭明城墻前,隻見那墻上盡是雪花。老爺爺們三三兩兩地在鍛煉身體。我來到湖邊,湖面上一隻船也沒有,空曠寧靜,視野開闊,遠處的紫金山山巒若隱若現,雪天裡的空氣濕漉漉的,給人一種朦朦朧朧的感覺,像極郎靜山的山水攝影,亦像是齊白石、張大千的水墨畫。湖邊開著一叢又一叢臘梅花,那香氣非常濃鬱,我走過玉闌幹、白石板橋,駐足片刻,再放眼望去,隻見雪、遠山、湖互相交映,雪、天融為一體。我接近瞭臘梅花,原來玄武湖邊的臘梅是這般平易近人,生長在水邊,冰清玉潔、高貴優雅,又不含一絲傲慢,允許別人吟誦她的芳香,歌頌她的美麗,她有香味而沒有誘惑、美麗而又不嬌艷。殘雪未消,雪花壓在花骨朵上,我倒覺得她們像是穿瞭一件素雅的鬥篷,如同大觀園裡的女子。今天的我能夠獨享這份快樂,金陵不僅女孩漂亮,花也漂亮。

初雪 散文_初雪 心情散文_金城初雪散文

初雪 散文_初雪 心情散文_金城初雪散文

回到賓館裡三國:造反被曹操竊聽瞭心聲,在夜晚的燈光下,我倒滿一杯熱水,脫掉羽絨服,打開騰訊音樂,手機裡唱著“好花采得瓶供養,伴我書聲琴韻初雪 心情散文,共度好時光。”我一邊欣賞著音樂,一邊吹著暖風,外面的雪還在下,大概要填滿整個冬天才算罷休,雪落金陵,獨留我一人在房間裡溫存著文字。

既然梅雪爭春,就讓我這個“騷人墨客”用簡單的文字給她們寫寫章句。啊,真不知道什麼時候再遇到美妙的雪天。

金城初雪散文_初雪 散文_初雪 心情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