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還沒進門,就被金玲攔下了。

蔡婆子在村裡,一向霸道慣了,被金玲一攔,她挺著胸脯,瞪著金玲說:「這是我兒子的家,我這個當娘的還進不得?」

「那你去問姜叔吧,姜叔說了,不是什麼人都有進姜家的。」金玲冷著臉,對於蔡婆子一家子,一點好印象都沒有。

「呸!」

蔡婆子啐了一口水,金玲寸步不讓,蔡婆子直接嚷了起來:「我進我兒子家,還用得著你一個外人攔嗎?還有沒有天理了。」

「就是,我奶身體不好,找姜荷看病,她給一個外人都能看病,還不能給親奶看病了?」姜婷附和著,之前只是遠遠的看到姜家的院子,青磚瓦房,遠遠的看著就覺得氣派極了,這近看之後,更讓姜婷不滿。

憑什麼姜荷那個賤丫頭能住這樣好的房子?

蔡婆子大聲嚷嚷著,後院的姜荷聽見了,她緩緩走了出來,一身蜜合色的衣裳,襯的她肌膚瑩白如玉,腰間綴著一塊玉葫蘆,看著就很好看。

發間的那支玉簪子,更讓姜婷羨慕嫉妒,她哄了奶奶這麼久,都只有一根銀簪子,之前,她覺得很好,鏤空的銀簪子,她一直顯擺著,可現在看到姜婷發間的玉簪子,她頓時就覺得她發頭間,一直讓她愛不釋手的銀簪子入不了眼了。

「荷丫頭,我一變天就全身酸疼,你給我瞧瞧。」蔡婆子看到姜荷的那一刻,雖然震驚於這丫頭生的好看,但,很快就忽視了,她命令似的看向姜荷,擺起了親奶奶的架子。

金玲氣壞了,恨不得一拳將人砸出去,怎麼會有人這麼不要臉呢?

「那你該去縣裡看郎中,來我家做甚?」姜荷站在院子里,既沒喊奶奶,也沒請她進來。

她不鬆口,金玲就一直將她們攔在門外。

「我是你親奶奶。」蔡婆子一看姜荷沒請她進來的意思,頓時就怒了,指著姜荷說:「你個死丫頭,賠錢貨,我願意讓你看,是看得起你,你趕緊給我看。」

「賠錢貨就是賠錢貨,還沒嫁人呢,胳膊肘就往外拐,給張老頭看病,也不知道給你奶奶看病。」

蔡婆子對著姜荷一通數落。

「金玲,將人趕出去。」姜荷看到蔡婆子那張刻薄的臉,就十分不喜。

「姜荷,你憑什麼趕奶奶走。」姜婷個子嬌小,趁著金玲不注意,直接就往院子里跑了進來,不進院子不知道,一進院子,更是嚇一跳,院牆下,種著花花草草,院子打掃的乾乾淨淨的,還鋪著青石呢!

再往裡看去,屋子裡的桌椅和擺設,都是姜婷沒見過的,她指著姜荷道:「你這麼不對奶奶,要遭天打雷霹的!」

。 只不過,那不過是思想膚淺的人才會這麼想而已。

雖然說一開始有人注資的確是一個好事情,但是汪蠻蠻可是明確的從其中發現到了商機才會去對這個東西進行投資,下精力的。

且不說煉武藥劑這個項目,光是製造出來的這些煉武藥劑,就能夠引來不少武者的使用,雖然現在價格依舊還是比較昂貴一些,但是現在張瑩也正在不停的實驗,之後會推出各種版本的煉武藥劑,而這各種版本的煉武藥劑,又是各種商機。

一旦讓齊家入股的話,這也就意味着。這些商業機密也都得被其知曉,這樣一來的話,又是各種插手。

到那個時候,整個公司的正常秩序。都恐遭破壞,說不定那個時候,商業機密也都會被全部竊取,齊家也可以在那個時候,隨時撤資,不得不說,這一個計策,齊家真的是用得好。如果換成其他人的話,恐怕真的會踏進了這個圈套。

而且,從這一點看來,汪蠻蠻也已經很清楚了,齊家根本就沒有什麼真心實意的想要跟自己談生意了。

這個時候,齊躍聽到了汪蠻蠻的話,便是笑着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頭,說道:「汪總,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呢?我這不過是提供一個更好的建議而已,而且就你公司目前的情況而言,我這樣的提議,不是顯得更好嗎?」

「真的是很抱歉,你的這個提議,我並不贊同,」汪蠻蠻面無表情地說道,「看樣子,齊家並不是真心實意的想要跟我公司合作,既然如此,那麼咱們的談話到此結束,叨嘮了,我們走。」

說完這句話,汪蠻蠻帶着陳柔準備離開這間辦公室。

齊躍聞言,只是淡淡一笑。也沒有阻止,只是輕輕的拍了拍手掌。

「啪啪!」

聲音響了起來,旋即辦公室門就忽然打開,一名名身穿黑衣的精悍粗漢便是出現在了汪蠻蠻、陳柔二人的視線中,直接堵在了辦公室的門口,將她們的去路擋住。

陳柔頓時目光變得警惕起來,沉聲說道:「你們想要幹什麼?」

汪蠻蠻扭過頭望了過去,目光看向了齊躍,沉聲說道:「齊總,你這是什麼意思?」

齊躍微微一笑,出聲說道:「很簡單而已,就是想要讓你簽下這份合同而已。」

說着。齊躍手裏拿着一個文件夾,丟向了汪蠻蠻。

汪蠻蠻接過手,打開文件夾,翻了翻幾頁合約上的內容,精緻絕美的動人臉龐上浮現出了一抹難以掩飾的寒霜之色,她蓋上了文件夾,直接一手將文件夾丟在了地上,憤怒地說道:「不可能的!我絕對是不會簽的!你這跟勒索又有什麼區別?」

齊躍給出的這份合同,雖然與他剛剛和汪蠻蠻所說的提議相差無幾,但是卻是多加了一條,那就是齊家有資格全權參與項目的開發!

光是這一條,無論如何。汪蠻蠻都是不可能答應的。

開什麼玩笑,拿自己的產品給別人一起研究?她有那麼傻乎乎的等著人家去盜取剽竊嗎?

齊躍彎下腰,將文件夾撿了起來,輕輕拍了拍文件夾,將上面的灰塵拍掉,臉上浮現出了淡淡的笑容,對着汪蠻蠻說道:「汪總,你這麼說就不對了啊。我這怎麼算是勒索呢?我可是有注資入股的,自然也是有這個資格,參與項目的開發與研究了,不是嗎?」

「總之,我是不可能會同意的。」汪蠻蠻冷聲說道,態度非常堅決。

「呵呵,汪總,我也不想要用太過強硬的手段,所以呢,我現在最後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到底簽不簽呢?」齊躍笑眯眯地說道。

「想要讓我簽下這種不平等的合同?我告訴你,不可能!」汪蠻蠻斬釘截鐵地說道。

「不簽的話。那我就只能留下汪總來這裏吃飯了,」齊躍也不生氣,只是將文件夾放在了桌子上,笑眯眯地說道。「當然了,說不定還可以喝上兩杯,發生一點不可描述的事情也可能的啊!」

聽到齊躍的話,汪蠻蠻的俏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抹驚駭之色。怒聲說道:「齊躍,你這樣做是犯法的,武衛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哈哈哈哈,汪總,你的這番話,說出來實在是太惹人好笑了,」齊躍聞言,臉上的笑容頓時變得更加濃郁起來,說道,「你可不要忘記了,這裏可是我的地盤,是齊家的地盤,就連那武衛局的人,也有着我們齊家的人,你覺得,你們報警。有用嗎?」

汪蠻蠻聞言,頓時心中一沉,她看得出來,齊躍並沒有說謊,最重要的一點是,這武衛局居然也腐朽到了這種程度。

畢竟台都屬於海外,與內地不同,內地儘管有些勾結。但基本上都有着主持大局的人在場,但是台都畢竟是天高皇帝遠,想要徹底維持着治安,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陳柔在這個時候低聲說道:「老闆,等一下我出手將他們打退,你趁著這個機會趕緊逃出去,我相信,他們就算是實力雄渾,一手遮天,但是大庭廣眾之下,也絕對不敢對你出手的,畢竟他是齊家人,齊家的人也是要臉面的。」

聽到陳柔的話,汪蠻蠻皺起秀眉,俏臉上露出了擔憂之色,出聲問道:「那你怎麼辦?」

陳柔不著痕迹地搖了搖頭,輕聲說道:「你不用管我,他們不會對我怎麼樣的,只要你可以離開,他們就不敢拿我怎麼樣。」

見陳柔都已經這樣說了,汪蠻蠻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齊躍則是摩擦了一下自己的雙手掌心,微微一笑,看着汪蠻蠻,出聲問道:「怎麼樣?汪總,你考慮好了嗎?」

「我……」

聽到齊躍的話,汪蠻蠻面龐上浮現出了掙扎之色,最終出聲說道:「我考慮你老母啊!」

齊躍頓時愣了一下,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如此女神氣質的汪蠻蠻,居然會說出這如此粗鄙的髒話,讓他有一些反應不過來。

陳柔立刻抓住了這個機會,當下便是湊到茶几前,抓起茶杯,便是揮動而出,兩個茶杯立刻飛掠而出,打在了兩名最靠近辦公室門的黑衣保鏢的額頭上。

。 陌塵懶懶地看了一眼夜玖,又垂下眼眸。

嘖,蠢女人!

夜玖驚訝:「你怎麼會在這兒?」

說到這個,他就來氣。

陌塵站直了身子,有些惱火地抬爪撓著被子。

愚蠢的女人!花心的女人!風流的女人!!

才沒幾天府里就有一大堆男人。

他覺得,要是他在不出現,這人指不定會把他忘的一乾二淨。

夜玖見他撓著被子,有些疑惑,伸手想去抱着他,但沒想到被避開了。

陌塵嫌棄地看着她。

花心的女人!

哼!

#今天你對我愛搭不理,明天我就讓你高攀不起#

陌塵白絨絨的尾巴高傲地掃來掃去。

夜玖把他抱在懷裏,自己坐在床邊上,順了順毛。

「怎麼了?」

陌塵有些委屈。

虧他還因為是不是愛上她這件事煩惱著,但當事人根本就不知道什麼。

「吱!」

蠢女人,你會不會不要我!

陌塵叫着,但夜玖根本不知道他在說什麼,她笑道:「這麼晚了,該睡了。」

隨後吩咐侍僕倒水沐浴。

夜玖走進屏風后脫下衣服,抬腳踏入浴桶。

陌塵紅著臉看着屏風上若隱若現的身姿。

唔……

白狐爺爺,他看了一個女人的身子,他不幹凈了!

以後怎麼嫁人啊~

陌塵默默用前爪捂着眼睛,捂了一會兒,又默默地開出一點縫隙,臉更加紅了,幸好有白毛遮著,否則真丟狐。

夜玖身上穿着一件白色寢衣,邊用干布擦頭髮,邊走向床邊。

她把布放在桌子上,然後上床拉過被子,躺下。

陌塵紅著臉縮成一團,被一股暗香包圍着。

夜玖側身把白狐抱在自己懷裏,毛茸茸的舒服極了,陌塵僵硬著身子一動不動。

漸漸的,抱着自己的人兒呼吸聲漸漸平緩,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夜玖,身子忽然發出一陣微弱的白光,身形漸漸拉長。

白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男人。

頭頂上露出一對白絨絨的三角形的耳朵,狐耳微微抖了抖。

一身白衣,容顏絕色,皮膚透著玉石般的白潤,狹長魅惑的眉眼閃爍著幽藍色的光芒,眼角染著一抹淡淡的緋紅,妖嬈勾人。

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輝光。

身後一條毛茸茸的狐尾掃來掃去。

陌塵伸手摸了摸頭上的耳朵,耳朵順勢抖了抖。

法力不夠,根本不能完全化形。

這時身旁躺着人忽然動了一下,陌塵被驚了一下,趕忙給她下了一個昏睡咒,夜玖又沉沉地睡了過去。

他小心翼翼地地把她擁入懷裏,如同對待稀世珍寶一樣,以絕對霸道的姿勢抱着夜玖,雙眸染上點點星輝。

陌塵低頭在夜玖的唇邊輕輕落下一吻。

你一定要等我化形完成,可別再把我忘了。

忽然,男人的身形漸漸縮小,最後變成了一隻白狐躺着夜玖懷裏。

與此同時——煙落院

「你們…什麼都沒幹?」納蘭容止坐在椅子上疑惑地問。

洛子言正襟危坐在另一張椅子上,點點頭:「嗯,什麼都沒做。」

說到這裏,他有些失落。【西北風雲】

如今,涼州方面突然冒出一個叫孫超的人,要回歸朝廷,給李嗣源送來一個大大的驚喜,驚喜之餘,也對孫超的來龍去脈產生了好奇。這個孫超與傳說中的張義潮有何關係?

朝中已經無人能理清,最終的調查結果是:張義潮鎮守河西時,朝廷調派兩千鄆州天平軍協防,「黃巢之亂」后,中央朝

《五代十國往事》第457章西北風雲 「雲雁姐姐放心,以後玥兒再也不玩兒投壺了!」南宮玥拍著胸脯保證道。

意識到自己可能讓南宮玥誤會了什麼,南宮雲雁搖搖頭,急忙道:「姐姐不是這個意思!」

「哦。」南宮玥點點頭,非常懂事的道:「我知道的!蕭姐姐不是輸不起的人,她只是有點愛面子!」

「……」

越描越黑!

蕭綺夢翻了一個白眼,伸手將南宮雲雁跟楊詩蕊扯到一邊。

看著三人頭頂著頭,一副密謀大事的樣子,南宮玥苦笑不得。

想了想,她悄悄的走到是桌邊,拿起一塊桃花酥,一口咬掉半個。

感覺口中天甜甜酥酥的口感,南宮玥幸福的眯起了眼睛。

人生就應該跟美食相伴,不然就太無趣了!

正要在拿第二塊的時候,南宮玥突然感覺手臂一陣筋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