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驍占!你怎麼能不敲門就隨隨便便進我房間啊?!」

被齊驍占嚇了一跳的林小芭,驚魂未定地質問道。

「哼!你不是都敢在我面前脫光么,那我進你房間又何須敲門,反正你也沒有什麼會怕被我看到的!」

齊驍占說著就直接伸手掀了林小芭抱著的被子,命令道:

「趕緊起來,幫我把身上這件官服脫了,再把這塊水印燙干!

動作利索一點,要是我上朝遲了,就拿你是問!」

「憑什麼啊,又不是我給你弄濕的,為什麼要我來負這種責!」

林小芭抱怨地下了床,她的腳雖然已經不腫了,但也還在恢復中,行動肯定沒那麼利索,齊驍占還要她來做這種趕時間的事兒,不是誠心為難她嗎?

「你是我的貼身侍女,我要你做就做!你昨晚不是特別聽話嗎?!還啰嗦什麼,趕緊照做就是!」

齊驍占就好像在跟林小芭算昨晚的賬似的,昨晚他慫了地逃走了,今早他就拿著她昨晚的話柄來反制她了。

「是!是!是!」

林小芭突然後悔昨晚不該說那麼多話,給齊驍占留下話柄,但她此時此刻剛剛睡醒,腦袋還懵懵的,腦筋轉得不快,只能暫且無奈地退讓著,老老實實地幫齊驍占幹活。

林小芭直接赤著腳下地,為齊驍占寬了衣,然後走去小廳里,拿了個小爐子放在桌上,用火摺子點了小爐子里的黑炭,再把銅燙斗加了點水,放到這小爐子上熱著。

「你先坐旁邊等著吧,離水燒開肯定要一會兒的!」

林小芭見齊驍占像個監工一樣跟著她,便是如是說道。

「……嗯。」

齊驍占聞言卻是臉色微紅地移開了視線,趕緊轉身坐到一旁的凳子上。

他之所以突然臉紅,是因為林小芭這彎腰和直腰間,他的餘光不小心從她那鬆散的衣襟處瞥到了一些白團團的東西,雖然只是那麼一剎,雖然看的並不真切,也足以讓從未見過這種「世面」的他臉紅心慌了。

但他一心跳加速,便是又在心裡罵起了自己的不爭氣來。

齊驍占沉浸在這自己罵自己的情境中,倒是顯得安靜了不少,他一安靜、不說話,林小芭就覺得他長得確實挺好看的。

房間里,桌子邊,一個自我批評著,一個沒睡醒地盯著另一個人的臉看,燙斗里的水不知不覺就在這安靜的氛圍中燒開了。

林小芭聽到水沸的聲音,就趕忙將官服鋪在了桌上,又去拿了一塊干布給官服的濕處墊上,這才握著銅身木把手的燙斗,熨燙起衣服來。

單腳跪在凳子上的林小芭,熨得認真專註,齊驍占看著她做事認真的這副模樣,覺得很是欣賞,這回便是輪到齊驍占這麼微微抬著頭盯著她看。

林小芭很快就把齊驍占那一小片濕處燙好,跟著就趕緊為他穿衣。

林小芭在給齊驍占系腰帶的時候,因為要將手圈到齊驍占的腰后,難免就會跟齊驍占靠得近一些,齊驍占便是趁這機會,又低頭地聞了聞林小芭身上的味道。

果然,他今日還是能聞到那種讓他一聞就覺得心跳加速的香味。

故他好奇地開口問道:

「你近來都用了什麼熏香?」

齊驍占以為,林小芭是最近有了他提前給的工錢了,所以才託人採辦了熏香之類的東西,讓她突然變得香香的,也讓他突然變得聞到她的香味就會有心動的感覺。

他以為,自己的心動,都是這香味造成的。

。 在這些強大存在的對話中,那些修為只要沒有達到主宰境界的都不敢開口說話。

而第一開始,說要拿下天照的哪一位,神明此時此刻着是在渾身癱軟的坐在那裏。

他現在後悔為什麼剛才自己為什麼要嘴賤,自己根本沒有那個實力。

現在不僅得罪了大和神系,還被加具土命這一位即將跨入超脫境界的存在給盯上了。

他現在想要死的心都有了,他就是一個修為不過才至高神中期的神明。

如果要是對上加具土命,絕對是連反抗之力都沒有,下場絕對是生不如死。

這個神明此時已經是把自己都快要嚇破了膽,只能說自行腦補,最為致命。

「我願意拿出一把至高神器,還有蘊含了我力量的神石,可以打出三次主宰境界六境全力以赴的攻擊。」

加具土命此時著是咬牙切齒的看了看洛基還有但他林所在的包廂,然後便是說道。

畢竟他可沒有忘記伊邪納岐、伊邪那美這兩位大和神系統治者給他的命令,把天照大御神,還有從天照大御神身上被打落的東西拿回來。

「開始出價了嗎,不過真是小氣,你這是用了幾層力才凝聚出來的神石,真是小氣。」但他林的聲音從包廂中傳出來。

「本魔神出兩把至高神器,還有一千枚大千世界本源結晶,還有蘊含了主宰境界第八境,全力一擊的神石。」

「但他林你這是找死呢!哪怕你是七十二魔神之一,就不要以為我不敢殺了你!」加具土命此時內心對於但他林的殺意,著是完全不加以掩飾了。

這一股殺意瞬間就是讓在場的人,都是感覺到了毛骨悚然,周圍的空間也是在這一股殺意下開始凍結了起來。

「你殺了我又如何,本魔神乃是七十二魔神柱自然孕育,哪怕是死亡了也可以通過魔神柱重新復活。」

「你!該!死!」

加具土命聽了但他林的話也是一字一頓地說道。

「安靜,在我精靈商行中禁止動手,如果要是動手,還請兩位去外面動手。」

一道超脫境界的氣息從精靈商行深處爆發,然後傳出一道聲音。

「哼!」

「哼!」

但他林還有加具土命聽了之後,都是冷哼了一聲,然後就不再說話了。

而此時,精靈商行深處,一位白髮白眉的少年,皺了皺眉頭。

剛才的那一道氣息就是從這一位身上散發出來的,身邊站着的著是哪一位被李傑一眼下,嚇到跑出去的老者。

「會長,我一開始和你說的哪一位,你感受到了吧。」老者一副恭恭敬敬的樣子說道。

白髮白眉的少年聽了之後,也是點了點頭,說道:「我感應不到他的氣息,恐怕這一位應該只是路過,就進來看看吧。」

「不過你要注意,拍賣的那幾件東西,得到的東西一定要保管好,要知道這可是和顯聖真君拉關係的好時機。」

「明白,會長,並且你讓我準備的東西也是全部準備好了。」

「恩,不錯,孺子可教也。」

「你也先退下吧。」

「是會長。」

老者聽了白髮白眉的少年的話,也是恭敬的退了下去。

在老者退出去后,這一位白髮白眉的少年,身體就是忍不住的顫抖起來,一直被他隱藏着的一直手著是抬了起來。

此時的這一隻手,上面著是佈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這些裂痕還在不斷延伸著,直到覆蓋了白髮白眉的少年半個身體。

就在剛才,他在想要探查李傑的瞬間,直接就是被李傑眼中散發出來的一點餘暉給攻擊了過來。

雖然這一道攻擊很弱,但是也不是他能夠抵擋的,超脫境界與太初境界的相差可以說是天差地別級別的。

「唉,早知道就不來了,讓那幾個傢伙過來好了。」

「顯聖真君不知道你現在踏入了超脫境界的哪一步了,是否對我們準備的禮物可否滿意。」

白髮白眉的少年說完之後,身上的那些裂痕就是消失不見了。

不過其身上的氣息著是跌落了一大截。

另一邊,在白髮白眉的少年氣息震懾下,拍賣會也是正常的進行了起來。

那些對天照感興趣的神明,也是紛紛開始出價了起來。

而加具土命的心情就是不怎麼好了,對於突然爆發並狠狠被壓了一下的他來說,著是感覺只有惱怒。

畢竟他是誰,加具土命,大和神系中最古老的神明之一,即將踏入超脫境界的存在。

今天在這一場拍賣會上,連連受到挑釁,這已經是不知道多少個歲月沒有過得事情了。

「超脫境界嗎!不知道會是這精靈商行八個會長的哪一個,不過我回去一定會請示父神、母神,帶領其他幾位大哥給他們一些教訓!」

李傑看向遠處的一個方向,哪裏就是白髮白眉的少年,所在的地方。

「超脫境界的,不過這一次拍賣會來這麼多強者,確實是要有一個強者壓場。」

李傑想到這裏,便也是準備出價了。

畢竟拿下一位曾經差點踏入超脫境界的強者,對於現在的李傑來說還是十分有興趣的。

買回來當個侍從,到時候自己該展現真容的時候,也是有些場面了。

不過本來李傑來到拍賣會,就是為了天照的,現在也是下定決心買下來了。

「我出一枚混沌大道結晶,用來攻擊可以殺死超脫境界,或著是領悟其中蘊含着的混沌大道法則也是可以的。」

在李傑話語剛剛落下,就是用自己的大宇宙神權,凝聚出來了一枚蘊含着無盡宇宙緯度力量的結晶。

這對於李傑來說完全就是沒有任何消耗,畢竟他的大宇宙神權中著是蘊含了好幾條完整的混沌大道法則。

直接動用力量,烙印一條完整混沌大道法則的一角就行了,完全就如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這也是,一開始為什麼在混沌中那幾位太初境界的會說,李傑也是太初境界的原因。

不過太初境界可沒有領悟完整的混沌大道法則,他們只是隻身成就了先天。

不過這一枚結晶,也就只能夠動用一次。 陳凌眉頭緊皺,深呼吸,硬著頭皮從自行梯走下去。

要是有機會選擇,自己寧可悄無聲息地離開這裏,但目前情況不允許,自己代表着國家的形象,要是直接走人,會產生很大的不良影響。

陳凌剛剛從J10下來,一名滿頭白髮的老者,看模樣是當地政府的官員,後面跟着一群人,大步流星走過來,熱情地握住陳凌的手,一臉感激道:「炎國的英雄,你好,我是國防部的部長,很感謝你在我的國家發生危機的時候挺身而出,用英雄的姿態,幫我們擋住空中最猛烈的攻擊,是你救了所有人,你是我們的救世主,是我們孟國的民族英雄……」

民族英雄?

我暈!

老子何時變成你們孟國的民族英雄?就連國籍都改了?

陳凌嘴角一陣抽搐。

猜到自己的舉動會引起轟動,驚動孟國的政府官員,但想不到對方竟然重視如斯,直接將自己的地位提升到民族英雄的地步。

站在國防部長後面的一群官員都一起走過來,接連向陳凌道謝。

「英雄,謝謝你,要不是你勇敢地站出來,擊毀叛軍的戰鬥機,我們無法贏得優勢,打敗他們,你是我們的救命恩人,你救了所有人,是我們國家的英雄。「

「英雄,對於你的所作所為,我表示最衷心的感謝,歷史會銘記你的事迹,你是偉大的勇者,我們會永遠記住你的……」

陳凌聽到這些讚美和感謝的話語,頭皮都陣陣發麻。

突然,他發現媒體打開攝像頭,要衝過來拍照,猛地抱着國防部長,藉助對方擋住所有的攝像頭,輕聲道:「國防部長,你們要感謝我,就幫我這個忙,不能讓所有的媒體拍攝,不能公佈我的照片,我身份不能公開。」

國防部長愣了一下,道:「為什麼不能公開?你可是我們的民族英雄,你救了我們國家,我們全體軍民都應該認識你,感謝你,記住你的長相,如果後面有幸遇到,也可以對你表示感謝。」

陳凌毫不猶豫低聲道:「我這是為了你們孟國好,我不是你們國家的人,只要你們不公開我的事迹,完全可以對外說是自己的空軍拯救了你們的城市,如此一來,你們可以製造出一個自己國家的英雄,成為軍民的信仰,讓你們的國家變得強大起來。」

國防部長又愣住了,想了想,對方確實言之有理,這對自己國家更有利,一個自己國家的民族英雄肯定比其他國家英雄更有意義,馬上轉頭對着一旁的警衛下達命令。

下一刻,幾個警衛迅速站出來,擋住想要蜂擁而上的新聞媒體工作人員,

與此同時,國防部長親自拉着陳凌,用身軀擋住陳凌的臉部,對着新聞媒體揮手道:「各位請讓開,我們的英雄身體抱恙,必須立刻前往醫院治療。」

身體抱恙?

陳凌愣了一下,馬上回過神來,見過大場面的人腦迴路就是不一樣,一下子就想出這麼靈活的辦法。

沒多久,陳凌坐上被安排的車子,離開人山人海的港口碼頭。

在車子開了3分鐘,避開所有人後,陳凌對着陪同的工作人員,道:「麻煩送我去碼頭的集裝箱倉庫,我的戰友在那邊等我。」

那個軍官一臉欽佩,道:「炎國的軍人真的很厲害,是我們學習的榜樣。」

接下來,那個軍官讓司機調轉車頭,將陳凌送到目的地。

等陳凌下車后,他立刻敬禮,目送對方離開。

炎**人果然是硬漢子,和傳說中的描述一般無二,實力派,務實,低調,而不是牛子國口中所謂的陰謀者,搞什麼威脅論,說對方國家很危險,行為舉止會對人類社會產生巨大的危害。

對方做人做事都很低調,不怕事,也不會主動惹事,如果擊落叛軍戰鬥機的是自己國家的軍人,毫無疑問,肯定會接受萬眾矚目,在大庭廣眾之下自豪地接受所有的媒體採訪,享受所有人的讚美和敬仰。

但是,對方完全沒有這個想法,而是第一時間想到自己的戰友。

太讓自己佩服了,有這樣崇高品質的人才是真正的軍人。

陳凌剛剛走進集裝箱倉庫,迎面就傳來一陣震耳欲聾的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