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另一位,正是之前讓趙輝他爸做心臟復甦的醫生!

2022 年 5 月 10 日By 0 Comments

「你不是那個…」

「讓開!」秦林沒好氣的推開這名醫生,快步來到趙輝他爸面前。

……

《戰神歸來》第六十八章我能救 紅河渡口。

剛剛接觸這款遊戲的馬寧,正在努力適應着。而在一群青春靚麗的年輕人中,突然出現一個中年發福的男人,同樣叫人難以適應。

雲容容,余霜,馬寧,還有一個年紀還不算很大的小阿姨,此刻全部匯聚於此,在等待着什麼。

「還沒來呢。」小阿姨失落不已。

旁邊的雲容容同樣無精打采,不由得幽怨了聲,「嗚,不守時。」頓時,對這個可能見過又可能沒見過的人,有了些不好的印象。

馬寧則為之辯解著,「以前也不這樣啊。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舅舅您不是說他是職業選手嗎?職業選手不至於出什麼事吧。」

「對啊。他很厲害呢。你相信我。」

終於,一陣吵鬧的聲音驚動了整個河床。

花錦明突然從側翼衝出,身後浩浩蕩蕩的跟着三十多號人,全部揮舞著刀槍棍棒,追着他,說要弄死這個玩意。

余霜且從朦朧中正過神來,「哦,來了。」

可她哪裏知道,花錦明這不是來了,這是快走了。

下一秒,花錦明便中了身後法師的一記冰槍術,慘遭轟飛。失控的身體彷彿經歷了一場慘烈的車禍,隔着四五米飛過來,好巧不巧的將雲容容和余霜兩個人撲倒在了身下。

突如其來的變節,令在場人都嚇了一跳。雲容容更是沒想到,她要等的人就這麼向她撲了過來。撲通一聲,感覺整個世界都酥軟了。

「啊!流氓——」雲容容爬起來便是一巴掌,摔在了花錦明臉上。

余霜則臉紅紅的把身子扭開了。

馬寧被眼前突然發生的一幕點了穴,愣是緩了幾秒鐘,才質問道:「花錦明?你……你搞什麼鬼?怎麼這麼狼狽。」

花錦明一邊給兩個女生低頭道歉,一邊解釋道:「不好意思,校長,我被人追殺。」

「追殺?這遊戲這麼刺激嘛?」馬寧驚了。

就這時候,花錦明才猛然注意到,方才被自己撲倒的兩個女孩,竟然正是之前見過的那兩個女精靈玩家——雲想衣裳和雪城余霜。

「是你們兩個?」花錦明吃驚到:「校長?你說的要介紹給我認識的人,就是她們兩個?」

然而,根本來不及過多閑談。一路追殺花錦明而來的風無寄,已率領着三十餘眾玩家,圍向了花錦明。

「校長,我可能有點事要處理。」花錦明支開馬寧,眼神突然狠厲了起來。

他身後,是氣鼓鼓的雲容容,和滿臉漲紅的余霜。

風無寄從人群中站出來,獰笑道:「跑啊,接着跑啊,為什麼不跑了?我家大軍師說得果然沒錯,你會來最近的據點買賣物資。」

旁邊,一個名叫『天下紛紜』的男性法師推了推眼鏡,秀氣的一笑,又緩緩道:「大哥,別說出來啊,說出來下回就不奏效了。」

也是他,多次用冰槍術重傷花錦明。

看來除了是一名身手不錯的冰法師,還是一名智將呢。

花錦明幡然警醒,嘴角頗有些自嘲,「怪不得這麼快又找到我了,原來還有軍師在後面。」

玩這個遊戲,能集齊這麼多人手,就連軍師這麼罕見的人物都搬了出來。花錦明覺得,自己這回是惹到了不得了的人物呢。

他偷偷看了眼背包,還有7瓶次級冰霜防護藥水,之前打架時喝了一瓶,不然早被天下紛紜打死在半道上了。

而距離他上次喝防護藥水,已經過去4分鐘了,也就是說,還有不到1分鐘冷卻就結束了。

所以,此刻他已經做好了應戰的準備,等冷卻好了,就立馬喝1瓶,再宰他幾個人,然後再接着跑路。再喝,再宰,再跑路……

而且如果能順利秒掉天下紛紜,還有另外幾位冰法師……那局面就徹底打開了。

可惜,風無寄吸取了教訓,不會讓他輕易地秒掉後排的,尤其是天下紛紜。而且對方人數確實眾多。

後面,雲容容用極低的聲線,小聲著問:「舅舅,這……這就是您找的職業選手啊?」

馬寧臉紅到:「呃,怎麼說。我知道他可能風格有點……呃那什麼。但我打包票,這人實力絕對杠杠的,我用我辦公室的椅子發誓。」

忽然,雲容容站了出來。

她瞪着眼睛,道:「喂!你們知不知道他是我的人?」

「啊?」花錦明和風無寄同時一愣。

下一秒,風無寄就嗔怪道:「不好意思,小姑娘。這個人的序列我要定了。你可最好不要多管閑事,小心連你一起宰了。」

「你想玩一玩,是嘛?霜兒,叫人!」

話說得太突然,後面的雪城余霜都差點沒接住。愣了半晌,才急忙回應說,「哦哦哦!」

瞬間,那種斧頭幫的氣勢就燃起來了。

風無寄也猛地斂住了笑意。

雲容容正色道:「從現在開始,每過1分鐘,就會有10個人往這趕。你不就是覺得你們人多嗎?那我們就比一比到底誰的人更多。」

哇!

花錦明有些驚喜。我這是有人罩了嗎?

天下紛紜觀察了下現場局勢,來到風無寄耳邊,低聲道:「大哥。今天有幫手在場,姑且算了。」

「怎麼可以就這樣算了。我好不容易找到他,而且他剛才又殺了我們五個弟兄。我!」

「下回想找到他,還是很簡單的。」

「可我咽不下這口氣啊。」

「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正面硬碰硬,只會兩敗俱傷。我們應該找機會智取,出奇制勝。」

「唉!」風無寄用力嘆了口氣,大喊著「我們走」,瞪了花錦明一眼,便帶着人離開了。

另一邊,馬寧拽著花錦明,嘀咕道:「你這個出場讓我有些難堪啊。我可是給你打了包票,說你是高手的。」

花錦明反倒向他投去好奇的目光,說:「校長,你怎麼也玩起DEIFY來了?」

這一時半會,花錦明有些接受不了啊。

「你以為我想,我這不是被迫營業嘛,我還指望着你打青年杯呢。你可給我爭點氣吧。」

「可校長你明明玩得很開心,都3級了。」

【馬到成功】(先行者第42408位)

職業:法師

種族:米撒羅人

等級:3

裝等:12

生命值:239

旁邊的小阿姨,似乎是校長那有錢又多金的妹妹,花錦明以前見過幾次,但還沒有正式認識。

【茶韻清香】(先行者第7567位)

職業:法師

種族:高等精靈

等級:5

裝等:19

生命值:315

……

馬寧拽著花錦明,向其他人引薦道:「這位就是花錦明。以前也打過職業,實力呢……呵呵呵,總之是一位非常優秀的選手。未來也將成為我們衝擊青年杯的得力幹將。」

花錦明上前,向著眾人深鞠了一躬。「請多指教。」

隨後,馬寧又給花錦明介紹。

「茶韻清香,我妹。你可以叫她香姨。」馬寧這邊「姨」字剛出口,那邊就被他妹妹給掐了個嗷嗷叫。手都掐出印了。

花錦明在心裏猛點着頭。嗯,這位是香姐。

然後,又介紹雲想衣裳和雪城余霜,說:「我外甥女,雲容容。還有容容的朋友,余霜。也是將要和你一起去打青年杯的隊友。」

雲容容似乎是對花錦明還有所保留,故而只是輕嗯了一聲。只有餘霜熱情的向他招著小手。

雲容容望了望四周,警惕到:「好了,走吧。小心這群人又回來陰我們。」

花錦明不解,「啊?不是……不是都叫人了么?」剛才那斧頭幫的氣勢,難道都是假的。

「我唬他們的,你還真信啊。」雲容容鼓了他一眼,俏皮道:「這種自以為是的聰明人,最好騙了。」

「我覺得……那人挺厲害的。是個智將。」

「智將?智障還差不多。」雲容容見花錦明不信,挑了個眼色,冷酷道:「你信不信我們現在殺過去,能把這幾十號人殺個措手不及。」

「哦?是嘛?」

花錦明終歸是保守的。畢竟是三十多號人,就連他這個最頂級的職業選手,對付起來也相當吃力。

「好。那我就讓你看看,那些所謂的聰明人到底有多愚蠢。霜兒,你那還有多少毒氣彈?」

余霜回到:「還有20個。」

「贊,夠他們喝一壺的了。」雲容容從余霜那要來毒氣彈,各分了4個給其他人。

之後,在雲容容的一手策劃下,花錦明一行人趁著夜色,向風無寄他們發起了反撲。

此時此刻,月色如水。

風無寄正生著悶氣的時候,身邊突然同時炸開了多個毒氣彈,揚起的綠色毒雲飛速蠶食着他們的生命。

天下紛紜瞬感不妙,看着亂成一鍋粥的手下人,驚呼道:「糟了,這群混蛋追上來了。」

漆黑的樹林中,又見多個人影閃動。

雲容容率先跳出來,大喊道:「把他們都圍起來,別讓他們跑了。一隊,二隊,收緊包圍圈,堅決不要放過任何一個人。」

天下紛紜果斷向手下們大喊,「散開!散開!快散開!」

風無寄還傻愣愣的問,「發生了什麼?」

「大哥!對方追上來了。」

「有多少人?」

「大晚上的根本看不見啊。到處都是煙霧。但我估計只多不少,人數起碼是我們兩倍。」

「拼了?」

「別啊大哥。還有機會突圍。能殺出去一個就是一個。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等級掉了不要緊,裝備沒了也不要緊,可序列沒了可就什麼都沒了。我們還怎麼跟老闆交代。」

風無寄似乎很怕這位老闆,猶豫了一聲。

天下紛紜着急到:「你就別猶豫了,大哥!戰場瞬息萬變,等對方把我們都圍起來,到時候就——」

「好,那我們該怎麼做?」

「叫弟兄們都散開,分開突圍。散得越開越好。總之,什麼都不管了,只管跑!」天下紛紜喊得嗓子都冒煙了,氣喘吁吁。

「好。」風無寄振臂高呼到,「弟兄們都散開。分開突圍!」

隨後,又聽見雲容容喊到:「四隊的人笨死了。沒聽見他們要突圍嘛,快幫忙一起圍啊。」

砰砰砰!又是一陣毒霧炸了起來。

馬寧激動地從毒霧中跳出,興奮道:「四隊的人!跟我一起沖啊——殺他奶奶的——」

「六隊!六隊!你們是瞎嘛,我都看到那大狼狗了。快上去宰他啊。這都看不到,你們是真瞎啊。雨吊雄魂——你和你的人呢?」

花錦明聞聲,也跳了出來,高聲喊著,「弟兄們,都給我睜大眼睛看清楚了。對方的老大是個狼人薩滿,他旁邊跟着一個法師,帶眼鏡,叫天下紛紜。」

瞬間,風無寄和他的整個團隊如臨大敵。

天下紛紜腦瓜子一轉,突然黯然神傷,眼眶都濕潤了,好像做了個異常悲憤的決定。

他真情懇懇地望向風無寄,沉重道:「大哥,我去吸引他們的注意力。你趕快找機會溜。你的序列是我們這最高的,千萬不能落在他們手裏。序列在,希望就在。」那怒而含淚的一眼,彷彿將畢生的希望都託付給了風無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