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到場的,只有賀才偉與朱毅濟兩人。

2022 年 4 月 19 日By 0 Comments

「大家覺得該如何處理當前的事情?」聯盟安全部的部長傅鳴朴神情凝重地出聲詢問道。

賀才偉和朱毅濟兩人出事,他並不在意,因為他屬於中立派人物,但是身為聯盟安全部的人,需要保證九州各方面的安全,把對聯盟能造成威脅的人壓下去。

角落裡有一個帶著黑色面巾的老嫗冷哼了一聲,說道:「駱雲閑竟然如此挑釁我們聯盟尊嚴,不顧一切地把視頻給放出來,給九州製造混亂,這樣的人若是不處理,他把我們聯盟顏面置於何處?」

老嫗的話音剛落,立馬就有人出聲附和:「沒錯,駱雲閑實在太過分!他已經嚴重威脅到聯盟的安全,這樣的人絕不能再讓他囂張下去了!」

這些人都是「閑棄派」的UR覺醒者,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紀退休的人,屬於聯盟長老團的成員,平時不管事,只有聯盟大事壓不住的時候他們才會出來。

然而另一側又有一個聲音響起:「這件事本就是朱毅濟與賀才偉、烏石軒他們的錯,如何本末倒置去處理駱雲閑?邱長老,說話可得講點道理,莫失了分寸。」

開口反駁的是角落裡的令一個女子,聲音很清脆,她身邊的光線很模糊,看不清真身,如果單從聲音來判斷,都會把她當作一位年輕的姑娘。

她正是當初從駱雲閑手裡帶走賀才偉與烏石軒的UR覺醒者,也是長老團的一員。但很明顯,她是屬於「悠閑派」的人。。噠噠……

林笑毫不猶豫,端著槍對着前面黑壓壓的一群菜鳥開始一頓狂射。

咻咻!

伴隨着槍聲響起來,一枚枚子彈猶如雨點一般,狠狠打向500米的位置。

前面的幾個菜鳥的反應還算快,身形一閃驚險躲過飛來的子彈,但是也有不幸運的,有幾個人還沒反應過來,站着不動馬上就被

《基地簽到三年,成為全球特種之父》第1297章:這些傢伙,很不服氣 想到自己可能會死在上百個怨魂手上。

一時間,連陌竟感覺有些後背發涼,心慌意亂。

「你也不用胡思亂想了,只要乖乖跟着我,我自會帶你出去。

其他的你不要想太多,反正以你的腦子,也不可能想出什麼好主意。」

聞言,連陌臉色一變,眼神中滿是不服氣。

「你什麼意思!你給我記得你的身份,你只是我們連家派來救我的人,再敢這麼和我說話,小心出去以後我讓我爸收拾你!」

喬安眼中的不屑刺激到了大少爺脆弱的玻璃心。

「隨便你。」喬安不以為意的瞅他一眼。

「你!」見喬安完全不在意的樣子,連陌氣得說不出話。

「對了,你家香香妹妹呢,怎麼沒見你們一起?」聊了半天喬安才想到自己好像沒有在連陌身邊看到他的那個寶貝香香。

這有點不對勁兒啊!

喬安突然想到,她上回救連陌的時候,並沒有見到香香,難道香香已經掛了!

以連陌對香香的保護,他怎麼可能會捨得香香出事!

「你說她啊,她死了。」說到香香的時候,連陌反應平常,就像是在說一個無關緊要的路人,完全看不出半點難過。

「她死了你怎麼一點都不難過?你不是很喜歡她的嗎?」喬安對他的反應感到疑惑。

「她都已經變成了醜八怪了,我為什麼要為她難過?我對醜女不感興趣。」這話說得那叫一個絕情。

「醜八怪!?」喬安沒有聽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是香香的素顏被發現了?

「想什麼呢!」連陌瞪她一眼。

「她的臉被BOSS給毀容了,她已經再也不是我心目中的女神了,既然都不是我的女神了,那我還護着她做什麼。」連陌理直氣壯的說。

「你就為了這個原因,就把她扔下了?」喬安眼神古怪。

「是啊,還需要別的理由嗎?我覺得這個理由就夠充分了啊!」連陌的樣子像是完全不覺得自己這樣做有什麼問題。

「人渣。」一直站在一旁的曹光都聽不下去了。

「你罵誰呢!找死是吧!」連陌聽到曹光的聲音,剛好他又在喬安這裏受了點氣,就想趁機揍曹光一頓出出氣。

「救我!」曹光也不傻,趕緊躲到了喬安身後。

喬安一把揮開連陌揍人的手,不讓他亂來。

「行了,自己不當人還不讓人說。」對連陌的某些做法,喬安萬分看不上眼。

看人長得漂亮就各種跪舔,人家女孩兒一被毀容,就躲得比誰都快,還各種言語侮辱。

雖然那個香香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人,就是一個綠茶而已。

但連陌的所做所為,比起香香來,那更是讓人嘆為觀止。

「你們知道什麼,要不是有我護著,她早就該死了,我護了她這麼久才丟下她,我覺得自己已經夠善良了。」

連陌一看二人的神情就知道他們在想什麼,立馬不樂意了。

「善良個屁,你不就是饞人家的身子嗎。」躲在喬安身後,曹光安全感滿滿,忍不住探出半個頭懟道。

「你還敢冒頭!」說着又想衝過去揍人。

喬安再次擋住了暴走的連陌。

「別鬧了!」

就在喬安這頭正鬧着的時候,會已經開完了。

最後的結果,大家還是決定分開行動。

元強等人想去負一樓就自己找人和他們一起去。

不過元強想要在這些玩家中,找到人和他一起去負一樓也不容易。

首先,光哥和秦雨他們已經確定不參與,一些選擇相信光哥的人也選擇了退出。

所以,打算和元強一起去負一樓的人其實並不多。

現在還活下來的12個人,包括喬安、光哥、秦雨、田茂、曹光、連陌、小德、元強、關珊、周東、趙勇、劉波。

趙勇和劉波正是那兩個選擇相信元強挑撥的玩家。

除了這三人之外。

關珊、小德、連陌三人都是中立玩家。

三人還沒有決定應該要相信誰,打算先看看情況再做決定。

而剩下的人,都是相信負一樓是陷阱的玩家。

因為元強能聚集的人手實在太少,三個中立玩家又不敢冒險,想組隊去負一樓只怕難了。

元強三人因為組不到人,臉色非常不好,三人站在角落裏一臉陰鬱的盯着光哥等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就在這時,眾人突然聽到一陣腳步聲傳來,有人過來了……

眾人還以為是BOSS來了,一個個如臨大敵,甚至已經準備好從后樓梯逃走了。

哪知道往走廊上一看,來的竟然是幾個沒見過的玩家。

「你們是新來的玩家?」元強三人看着這幾個小萌新,眼睛頓時亮了。

真是想什麼來什麼,剛剛他們還在因為沒組到人心煩,沒想到遊戲這就給他們送人來了!

「對啊,我們是新來的玩家。」新玩家中有人天真的應道。

新來的玩家一共有十人,分別是七男三女。

其中一個女主播名叫寶兒,直播內容以唱歌跳舞為主。

而圍在寶兒身邊的四名男子,則是和她一起進入遊戲的,打賞榜前四名的大哥。

而另一頭帶隊的是一名男主播,這位男主播長得有些小帥,平時直播的都是一些星級酒店和各種豪華餐廳的消費過程。

這位名叫城城的主播是一位富二代,家裏並不缺錢,做主播也僅是為了興趣,並不在乎什麼打賞。

所以他帶來的四名玩家,都是通過抽獎的方式,從自己的粉絲裏面抽中的。

跟着他一起來,是兩男兩女。

兩名女玩家打從進入遊戲就一直跟在城城身邊,一左一右挽着他的手,模樣嬌俏又可愛。

只是,這二人時不時的眼神交流,都能看出這兩個女孩子都有心想和城城進一步發展,二人的關係並不算和諧。

喬安發現,這十個人中沒有修士,全部都是普通人。

「太好了!終於有新人進來了!

兄弟,跟我一起去通關遊戲吧,我們現在只有通關遊戲才能離開這個鬼地方!」

元強靠近幾名新玩家身邊說道。

「開什麼玩笑!什麼通關遊戲才能離開,我們是新玩家,但也不代表我們好騙好嗎。」有人噗呲一聲笑出來。。周鬱氣憤的站起身,「朱杭,我跟着你過去,被人嘲笑被人輕視,原來是因為你家根本就沒看上我這個鄉下人,好呀!你們高貴,你立刻走,孩子歸我。」

朱杭抱住憤怒的媳婦,「你們慢慢聊,我回去跟她解釋。」

周想揮揮手,「去吧!解釋一下也好,但是,別忽悠。」

朱杭哪敢呀!立刻點頭,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674章小舅舅 僅僅三天時間,鶴便將斯凱勒的船員安排完成,男女海軍的比例八二開,老兵和新兵的比例是九一開,就這個數據而言,其實挺正常的。

但是具體到每一個海軍身上,鶴其實還是很用心的,她為斯凱勒選擇的士兵,不管是實力、風評還是海軍內部對其潛力的判定,都是出於上等的那些海軍。

空也同意了鶴提交的申請,畢竟在空自己看來,他對斯凱勒有愧,或者說,對海軍未來的新星有愧,因此他願意對這種「不公平」現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而斯凱勒也將自己艦隊海軍的人數,告知了格洛米,方便他對船艙結構進行設計,畢竟男女分開的區域,可不能直接五五開。

五五開的話,人數就完全對不上了,也不能直接按照八二開,畢竟還要考慮到一些現實的問題,因此需要盡心調整。

而除了短暫的和格洛米交接,斯凱勒其他時間都是訓練,不過澤法最近比較忙,畢竟新一屆的海軍新兵即將入學,作為總教官,他得篩選來自各個支部的檔案,先預先篩選一遍,畢竟他的精力也是有限的,不可能每人都用心教導。

卡普就比較閑了,每天不是陪斯凱勒訓練,就是給庫贊做心理輔導,奧哈拉事件之中,庫贊對自己的正義產生了動搖,而作為庫贊的前上司,卡普就是最好的導師。

這幾天,斯凱勒和庫贊也經常見面,她發現庫贊真的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如果說以前只是為人處世有些慵懶,甚至對待卡普時還能有幾分熱情…

但是現在,斯凱勒覺得庫贊比波魯薩利諾還要消沉,當然,波魯薩利諾或許只是事不關己到了一定境界的慵懶,但庫贊卻像是得知自己被開除,卻因為合同問題,被要求留在公司進行對接的員工一般。

充滿了對所在之地的厭惡,但是卻無法離開感覺到痛苦和掙扎,斯凱勒看到庫贊的反應之後,覺得鶴不讓自己去參與的選擇是正確的。

因為不是隨隨便便那個人,就能堅定自己的正義不動搖的,哪怕是卡普,一個性格開朗,而且大半輩子都貢獻給了海軍正義的海軍英雄。

去了一趟南海,都陷入了自我懷疑,當然,卡普憑藉自己脫離了那個泥潭,但年輕的青雉,顯然還沒有卡普那般堅定,他會懷疑、會否認,也會不知所措。

而斯凱勒也看著卡普對庫贊的態度,從開解,到怒其不爭的指責,再到盛怒之下的「愛之鐵拳」,但庫贊始終無法振作。

直到卡普自己都累了,又是兩天過去,斯凱勒看著卡普和庫贊就坐在訓練場旁邊,一語不發,直到斯凱勒結束訓練,走過去準備喊兩人離開,卡普才有了反應。

卡普從自己懷中拿出了一個小皮夾,對庫贊說道:「這是從香波地群島,到你南海老家的船票,你回去吧!」

庫贊接過小皮夾,臉上露出了這些天來第一次變化,他抬頭看著卡普,問道:「卡普中將,你是讓我離開海軍嗎?」

「難道老夫有辦法讓你留在海軍嗎?!你自己都不願意,老夫能有什麼辦法?!」

卡普沖庫贊咆哮著,庫贊低下了頭,沒有反駁,卡普原地喘息了許久,才抑制住心頭的怒火,說道:「回去,然後,想繼續執行正義的話,給老夫在一個月內回來!」

卡普說完,粗魯的拉扯著自己的衣領,明明是整理衣服的動作,看起來卻像是要把衣服撕裂泄憤一般,隨後看向斯凱勒,說道:

「你有什麼道別的話要跟庫贊說嗎?以後或許就沒有機會了。」

斯凱勒看著十分高大,但此時卻如同孩子蜷縮一般矮小的庫贊,想了想,說道:「看清楚你要去的地方,想清楚你要做的事情,希望能再見。」

「嗯,再見。」

庫贊說了一聲,沒有動彈,卡普領著斯凱勒離去,庫贊卻依舊枯坐在那裡,直到第二天的清晨,距離船票約定時間只剩下三個小時時,他才動身。

騎上自己的單車,庫贊駛向了海面,當他回頭想要再看看馬林梵多的時候,卻看到了意氣風發的斯凱勒,她正要來驗收她剛剛完成改造的軍艦。

遙遙相望,庫贊右手指尖點著自己的太陽穴,隨後揚起,像是告別,斯凱勒也揮了揮手,隨後朝著自己的軍艦走去。

軍艦已經改造完成,幾乎純白的艦身,由於收起風帆,看不出軍艦的完全形態,但是斯凱勒已經很滿意了,她已經開始暢想自己駕駛著這艘軍艦馳騁大海的場面了。

格洛米也是一臉的笑容,拿著一張表格,朝斯凱勒走來,準備讓斯凱勒驗收之後簽字,他的工作不用出海,因此,這些報表,是他唯一改變自己,實現軍銜晉陞的途徑了。

「轟~隆~」

船身突然爆炸,斯凱勒直接被掀飛,朝著後方飛去,迷霧之中,斯凱勒快速回過神來。

鬼縛珠光芒閃爍,鬼縛絲射出,釘住周圍一切能釘住的東西,讓她的身形停在空中。

「啪~」

斯凱勒一伸手,接住了一塊木板,是那塊雕刻著海鷗天平,以及篆刻著「卡斯」的船板,斯凱勒的臉色,也是瞬間陰沉下來。

見聞色和追蹤術已經展開,她捕捉到了一個身影,站立在鬼縛絲結成的網上,放下木板,斯凱勒腳下用力,身體如同利箭穿射而出。

「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