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從林天成的身前一閃而逝。

奄奄一息的羅陽也跟著消失不見了。

林天成立即飛身上前,想要將其抓獲,奈何他將流星篇發訣發揮到極致,也不能追趕上他。

林天成轉身對尹川澤逼問道,「剛剛那個黑衣人是什麼人?」

尹川澤捂著自己流血不止的胸口,其實他也不知道那個黑衣人究竟是誰,又如何回答的了林天成的問題?

林天成見他不願開口,也不想跟他廢話,直接一掌劈斷了他的腦袋。

若水和百事通兩人見到這一幕都迫不及待的朝著林天成跑了過去,臉上洋溢著激動的神色。

……張經理先帶着於經理去了農具展覽館,觀看完農具,又順勢去了美食街,並且不要臉的插隊,

「周郁,來四份烤豆腐。」

排隊的人怒視他,他還笑嘻嘻,「我是周郁她叔,她叔來了,肯定不需要排隊的,對吧?周郁。」

周郁無奈點頭,「好!給你加個隊,不過,你要去街上買一塊豆腐回來,我給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314章手上全是魚腥氣 寧次被嚇了一跳,趕緊回過頭去看向角都。

「我靠!你這傢伙走路怎麼都沒聲音的?你要嚇死我啊?」

角都瞥了一眼寧次,在寧次身邊盤腿坐下。

「哼!真不知道你這個偷懶的傢伙怎麼好意思這麼理直氣壯地和我說話。」

「你!切!我不跟你一般見識。」

寧次自知理虧,撇撇嘴不去看角都,寧次身邊的天天和鏡子中的白都心領神會地笑起來。

就在這,寧次突然臉色一變,甩手朝著旁邊的地面丟出一張卡片,卡片的一角深深插入泥土,其他所有人立即全都將目光聚集過去,很快,絕的腦袋就從卡片的旁邊冒了出來。

「喂喂喂!寧次!你這個傢伙別突然拿這麼危險的東西扔我行不行?」

卡片崩散成為光點消失,寧次冷笑一聲。

「誰讓你這個傢伙來了都不直接出來,非要在暗處觀察的?這要是換了別人,飛出去的就不只是一張普通的卡片了,你突然跑來這幹嘛?」

「我當然是跑過來看戲的了,這裡有這麼好看的戲我怎麼能錯過呢?」

絕從地里爬出來,一邊說著,一變朝著寧次這邊走過來,天天看著靠近的絕,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往寧次身上挪了挪,寧次輕輕拍了拍天天的肩膀,示意沒事,絕來到天天身邊坐下,看到天天一臉警惕的樣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後腦勺,然後突然笑起來。

「哎呀!這不是那位在水之國交過手的小姑娘嗎?真是好久不見啊,別對我這麼警惕嘛,我可是寧次的同伴哦。」

「和飛段一樣,一半白一半黑的傢伙,真噁心,離我遠點!」

天天完全不給絕面子,直接開口懟絕,絕臉上的笑容立即僵住,稍微往旁邊挪了挪,這時飛段手裡提著一截沒砍完的柴走了過來。

「天天姑娘,你罵絕就罵,為什麼要連帶上我啊?我這幾天也沒惹到你吧?」

「都是一個顏色,噁心。」

天天依舊毫不留情地表示嫌棄,飛段臉色一僵,突然將手中的柴扔向絕。

「都是你這個傢伙,沒事跑來看什麼戲啊!還不快趕緊來幫我生火!」

「哈?這怎麼能怪我呢?飛段,你這個傢伙還講不講理啊?」

「少廢話,快給我過來!」

「哼!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一般見識。」

絕嘴上罵罵咧咧地,但是身體卻還是跟著飛段跑去生火去了。

角都突然拉了拉寧次,沖著寧次招招手,示意寧次靠近一點,寧次有些疑惑,但還是稍微挪動了一點身體,靠近了角都,角都湊近寧次的耳朵壓低聲音。

「哎,寧次,你的這個部下一直都這麼暴躁嗎?好像很難相處啊。」

寧次看了一眼天天,有些疑惑地看著角都,似乎有些不太理解角都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很難相處嗎?我沒覺得啊,天天一向都很好說話的,飛段那傢伙是活該,誰讓他一上來就要動手啊?至於絕,之前在水之國有些誤會,和絕打了一架,雖然沒吃虧,但是也很難對他生出好感了。」

「哦?和絕打了一架?絕那個傢伙可不弱啊,看不出來她還挺強的嘛。」

「一般般吧。」

寧次聳聳肩,並沒有太在意,雖然寧次靠近了角都,角都也故意壓低了聲音,但是寧次和角都的談話依舊落到了天天耳朵了,不過天天只是看了一眼角都,並沒有說話。

夜裡,寧次和天天分別在兩個不同的帳篷里休息,之前露營都是會讓一個人守夜,一來是為了防止敵人,二來是要守著由木人別跑了,以往都是寧次,角都,飛段三個人輪流守夜,不過今天絕跑來了,守夜的任務就交給了不需要睡眠的絕,寧次也終於能安然地休息休息了。

雖然寧次和天天都睡了,但是用來「直播」的鏡子卻依舊還連接著,絕在這邊充當苦力,鏡子的另一邊,在海上的迪達拉也在做苦力。

因為在海上不能降落,迪達拉得控制黏土鳥飛行,之前白和迪達拉都有非常明確的分工,白天迪達拉用黏土鳥飛行,白睡覺,晚上白用冰蛇趕路,迪達拉睡覺,這一次白則以「要以最好的狀態應對三尾」為理由蜷縮在黏土鳥的尾羽上睡覺。

「啊切!晚上的海面真冷啊,白小哥也太過分了,要不是這塊破鏡子,現在都已經上岸了!結果現在要一個人吹冷風,實在是太難了!」

迪達拉有些抓狂地用手抓著頭髮,同樣在守夜的絕透過鏡子聽到迪達拉的抱怨,也終於忍不住喊出聲來。

「迪達拉!差不多就得了!你慘還能有我慘嗎?你也太吵了!」

「哎?絕前輩,你也在守夜啊?真是好巧啊。」

迪達拉備過身來透過鏡子才看到絕,絕臉上露出怒色,白絕部分的眼睛瞪著迪達拉。

「巧你個頭啊!你這個傢伙不知道晚上不要太吵嗎!」

「噓~~絕前輩,你現在就很吵啊,小心一點,天天脾氣可是很大的,說不定會揍你。」

迪達拉伸出一根手指在嘴巴前面做出噤聲的動作,絕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想要發作,但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哼!你這個傢伙還是專心飛你的鳥吧,可別掉到海里淹死了!」

「哎呀呀~~絕前輩,你這話說得就不好聽了,我可是會游泳的啊,與其擔心我,你還不如擔心擔心你自己,可別晚上柴火不夠,你被他們給劈了當柴燒了,你們現在剛好在草地上吧?周圍可沒有那麼多樹哦。」

「你說什麼!小子,你再說一遍!」

絕瞪大雙眼,死死地盯著迪達拉,眼睛中冒出幾縷血絲,迪達拉本來就心情不好,此時也毫不示弱地與絕對視著。

「我說你小心別被劈了當柴燒!」

「你這個混蛋!你才小心別被海里的魚給吃了呢!」

「啊?你說什麼?我再怎麼不濟也不可能會被海里的魚給吃了!說這種話是在侮辱我嗎?絕前輩!」

迪達拉將自己的臉貼到鏡子上,顯得非常氣憤,絕依舊毫不示弱,兩人之間火藥味十足,如果不是隔著鏡子,估計兩個人都要打起來了。。第一百九十三章阮老太太回老家

「是嗎?既然這樣,那我看這門婚事也沒有什麼必要成了。你們三個都打包回鄉下去吧。」阮星晚冷著臉道。

阮霜還有些雲里霧裡的。

江清月裝出惶恐不安的樣子,看著阮霜,道:「媽!你是要連累我一輩子嗎!你當人家黃家真的看上我了嗎!不過是星晚幫我的!她不想阮念心嫁得好,這才便宜了我!你就應了她吧!」

阮霜的腦子本來就不太靈光,這麼一說,有些愣愣地看著阮星晚,道:「你既然這麼好心,都讓清月……

《恭喜夫人虐渣滿級》第二百九十三章母女撕比 四周霧蒙蒙的一片這個場景似曾相識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

「這不是我的夢境嘛!」李子孝環顧著四周,「既然看見了這幅景象也就意味着……」

「又見面了。」

李子孝話還沒有說完一個女生的聲音在他身後響了起來,空靈的聲音熟悉的香水味,沒有錯是她!

「姐姐!」李子孝轉過身大聲的喊道。

身後那張絕美的面容在聽到李子孝的話后竟然多了一抹紅暈,似是害羞的用手揉搓著裙擺,「不要喊的這親切。」

「這有什麼關係我高興嘛!」李子孝一邊說着一邊走向女生。

「不要過來!」女生象徵性的往後退了一步似乎不想與李子孝有太近的接觸。

被女生怒斥了一聲李子孝停下了腳步,「姐姐你怎麼了?」

「我沒什麼我很好!」

「難道你見到我不高興嗎?」李子孝眼神里閃過一絲落寞對於面前這張沒有了以前稚氣的絕美臉龐他是既陌生又熟悉,陌生的態度熟悉的氣息。

「我這次出現是為了告訴你一件事情。」女生沒有回答李子孝而是話鋒一轉進入另外一個話題。

「上次你告訴我會出車禍到現在都還沒有實現讓我怎麼相信你的話。」

「時間產生了細微的扭曲,很有可能改變了未來。」

改變未來?呵,未來這種東西是靠人的意志就能改變得了的東西嗎?「蘇夢菡這麼多年過去了你是漂亮了但是你的頭腦卻生鏽了,如果未來能改變那麼人們就不用拚命上班工作都去改寫未來了!」

「你的意思是不打算聽我把話說完嘍?」

「是的!」李子孝生氣了他為了一個可能實現不了的承諾等了這麼多年,最後等到的卻是一具稍微改變了容貌性情大變的軀體,換做是誰都不可能接受也不願意接受。

「你這個笨蛋!」女生被李子孝氣得渾身發抖,「你知道我為了見你一次要努力多久嗎?我已經三天沒有睡覺了,為了見你一面我暈倒了四次!啊,你現在竟然不想聽我把話說完,你能耐了比小的時候不知道多了多少知識覺得自己會思考了是嗎?」

女生眼角帶着淚水情緒非常激動,李子孝來到她面前輕輕拭去她眼角的淚水,「這麼多年了你為什麼不回來找我?這麼多年我每天都在想着你,我很害怕你一去不回,我……」

「噓,不要說了我都知道,我的時間不多了你聽我說。」她用手堵住了李子孝的嘴。

李子孝點點頭,他已經確定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蘇夢菡那個當年教他小學知識的粉紅色頭髮女孩子。

「就像我剛才說的你的未來已經發生了細微的改變,很多平淡的事情也變得危險重重,具體的時間我也說不好但就是近期你會有一次非常大的災難,災難的源頭不詳……」話沒有說完她的身邊開始發出淡淡的微光,「時間到了……你一定要小心千萬不要……」

「等等!你先別走,告訴我你住在什麼地方我好找你去!」

「我住在……」

「不要走!」

「子孝哥哥你又大喊大叫什麼啊?」

古菲菲穿着圍裙一臉擔憂的看着李子孝。

「唉,最終還是醒了。」李子孝失望的嘆了口氣,「菲菲,現在幾點了?」

「放心吧,還沒有到上學的時間,你先去洗漱吧。」

望着古菲菲的背影李子孝有種說不上來的罪惡感,他確實拯救了古菲菲沒有錯,但是現在這種情形就好像他有多麼的虐待古菲菲似的,「菲菲,明天你就不用起這麼早給我做早飯了。」

古菲菲拿着湯勺的手停頓了一下然後又繼續在煮粥的鍋子裏攪動着,「為什麼呢?」

李子孝也看見古菲菲剛才的舉動知道她一定是誤會了什麼立馬解釋道,「菲菲你別誤會我並不是討厭你的飯只是你起這麼早我總感覺很對不起你,畢竟我答應過你哥……」

「我說過了古琳娜已經死了!你總是用我哥來說事,他是你的什麼人?你至於對他唯命是從嗎?好!不想我給你做飯是吧?那你以後就別吃我做的飯了!」說完古菲菲將煮有皮蛋瘦肉粥的鍋子端了下來然後又將兩盤子菜放到桌子上,自己不緊不慢的盛了碗粥津津有味的吃起了飯。

李子孝坐在床邊上獃獃的看着古菲菲,其實他的眼睛一直就沒有從桌子上的皮蛋瘦肉粥移開過,越看他就越想吃,越想吃肚子就越感覺餓。偏巧不巧的是肚子還非常配合的「咕咕」叫了兩聲,瞬間就讓李子孝漲紅了臉。

古菲菲正在喝粥聽見李子孝肚子的叫聲斜眼瞄了他一眼后嘴裏就發出了吧唧聲那樣子別提有多饞人了。

本來李子孝就餓得不行了再聽到古菲菲吧唧嘴的聲音那餓意更是席捲全身,「那什麼,菲菲有沒有我的飯?」

「沒有!」

乾淨利落的回答一下子就讓李子孝石化了。

「哎,我做得飯就是好吃啊!有些人呢他就是喜歡假惺惺的對我說教,明明喜歡我做的飯喜歡得不得了偏偏負罪感作祟就是不打算吃,既然不想吃那我就每天自己做夠自己吃的就好了,他啊每天就去外面花錢買著吃算了!」古菲菲拍著圓鼓鼓的肚子自言自語着。

李子孝不是傻子他當然知道古菲菲是在說他,他站起來走到古菲菲旁邊,「菲菲。」

「怎麼了?」古菲菲看着李子孝臉上掛滿得意。哼,讓你天天用我哥哥壓我,都說了我和古家沒有關係你就是想接我的傷疤。

「這個東西你放在我的床邊忘記拿走了。」李子孝抓過古菲菲的手非常神秘的放進她手掌里一個東西然後慢慢向外面走去。

「這是什麼?」

古菲菲奇怪的打開手掌,當她看見手掌里沾有一絲血跡的純白色小褲后羞澀,尷尬,憤怒一起涌了上來。

「李子孝你給我回來!!!」

「鬼才會回去呢!」李子孝在門外做了個鬼臉快速的跑開了。

「你要是不回來晚上我就讓你變成鬼!」

「你先把你手裏的東西洗乾淨再說吧!」

「啊!!」

古菲菲抓狂的在屋裏大喊大叫,可能就連她自己都沒有發覺自己的脾氣已經慢慢向著開朗靠攏。

==============================

博士坐在棕色的真皮沙發上推了推鼻樑的上的眼鏡對面前的一個男人說道。

「絕老,2號的事情我非常抱歉是我的失誤。」

「沒關係,你不用太過自責。」

博士點點頭,「絕老,1號已經有了生命激活的跡象很快就會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