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防,就專精於防。

……

幾乎每一個太古武者,都修有一門根本神通,用來承載自己的力量,闡述自身的大道。

三皇五帝未成道尊之前,也是專修一門神通的。如天皇的乾坤印,地皇的皓陽印,人皇的鎮世印,少昊帝的不死神凰印,顓頊帝的騰龍印……

像姜塵這樣兼修數種神通的,反而不多見。放在太古、遠古時代,姜塵這樣的,一律被稱之為誤入歧途。

當然,姜塵的情況又有些特殊。

他能在混沌界域之中修鍊,故而無論修鍊多少種神通,都不用擔心耗費精力。

甚至於,修鍊更多的神通,更有利於他參悟大道,增長修為。所以,姜塵才敢兼修那麼多神通。

若無混沌界域,他敢如此的話,怕也修鍊不到如今這個境界,還在天人層次掙扎著呢。

……

…………

黑帝之力加身,姜塵一招一式之間,盡顯水之真意,或剛或柔,或平和或狂暴……滔天水浪隨着他的動作浩蕩而出,將地面上的怪魚淹沒。

不知過了多久,姜塵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周圍洶湧的洪流開始倒退,在他的背後凝聚成了一尊黑帝虛影。

這黑帝虛影,比之姜塵剛剛顯化時,更為的凝實了幾分。

顯然,在這段時間裏面,姜塵對先天水行之道又有了幾分新的理解。

在他的體內,漸漸多出了一些黑色的元氣,在經絡之中流轉。這是先天水元,是黑帝水皇經煉成之後所產生的特殊元氣,具有吞噬天下所有真水的力量。

黑帝水皇經,這是顓頊帝成為天帝之後,修為更近一步時所創造出的先天道經,記載了他對先天水行之道的理解,為水之一道的至高道經。

本來,姜塵雖然知道這門道經,但他並沒有修鍊,可此刻,在五行秘境這種特殊的環境下,與這先天水行本源衍生的怪魚大戰一場,姜塵自然而然的就領悟了這門水行頂級道經。

「以目前的趨勢來看,等我收集到足夠令造化寶塔晉陞的五行本源,那我估計也能將人族的五行道經,同時煉至到極高的境界。」感受到自身的變化,姜塵不由想道。

這是好事,煉成了五行道經,自然就領悟了五行之變,非但能提升他的修為,更是能助他重煉三十三天造化寶塔。

念及至此,姜塵大袖一揮,將剛剛斬殺怪魚得到的先天水行本源,以及之前斬殺火鴉得到的先天火行本源,一併打入了三十三天造化寶塔之中。

轟隆隆!

吞噬了先天火行本源與水行本源之後,塔內的那三十三個小世界,又完善了不少,絲絲縷縷的世界之氣垂下,寶塔的威力更為強大了。

就這樣,姜塵一邊看着寶塔的變化,與自己的大道不斷相印證,一邊默默的恢復自身的法力、精力。

姜塵的法力雖然深厚,可到底還不是無窮無盡,連番大戰過後,難免有所損耗,需要抓緊時間恢復,以應對接下來的危險。

說起法力無窮無盡,姜塵心中,不由對修成胸中五氣更為期待了。

據傳承所載,只要修成了胸中五氣,使得五行圓滿,那五行輪轉間,就能源源不斷的產生造化之力。至此,就不用在擔心法力消耗的問題了。

五氣朝元,造化自生,法力堪稱無窮無盡。這就是胸中五氣圓滿的好處。

當然,說是無窮無盡,可到底還是有個上限。至於上限為何,還要看胸中五氣的品質了。總之,凝聚的胸中五氣品質越高,上限也就越高。

像道祖那樣,以五件上品先天靈寶凝聚的胸中五氣,品質肯定要勝過先天五行本源,所產生的造化之力,也不可相提並論。

為何說胸中五氣的好壞,事關成道根基,這就是了。你的胸中五氣產生的造化之氣,是一;可人家的胸中五氣,產生的造化之氣卻是十、百。

這樣怎麼比?差距不就出來了?

所以,此次五行秘境之下,姜塵一定要得到那五件中品先天靈寶,用來凝聚胸中五氣,以築下無上根基。

當然,若是可以的話,姜塵還是希望,自己能像道祖那般,以五件上品先天靈寶來凝聚胸中五氣的。只可惜,這種事也就只能想想罷了。

當今時代,能尋到五件中品五行屬性的先天靈寶,就已經是天大的幸運了,還想着五件上品先天靈寶,那還是醒醒,別做夢了。

收集五件上品先天靈寶,其實也不算難。難的是五行屬性的,且還要同源而生,這就比較稀少了。就是在先天靈寶遍地的太古時代,也沒見有幾人收集到一套這樣的法寶。

這種事,只能說是可遇不可求。

至於用極品先天靈寶凝聚胸中五氣,那姜塵真是想都沒有想過,號稱洪荒先天靈寶最多的道祖,都沒做到這樣的事,更別說是他了。

五件五行屬性的極品先天靈寶,姜塵也就聽說過一套,那就是先天五方五行旗。

這五件極品先天功德靈寶,合在一起,就是一件先天功德至寶,威力直逼開天至寶,不可能有人收齊的。

就是收集到了,也沒人有這個本事將它們毀滅。想要將它們毀滅,就是聖人都做不到,更別說是以此凝聚胸中五氣了。

生在這個時代,姜塵能找到五件中品先天靈寶就已經很不錯了,不應該強求太多。

「又有凶獸過來了!」

塔內,七仙女大叫一聲,把姜塵驚醒過來。果然,在遠處地平線上,此起彼伏的尖叫聲傳達過來,出現了無數人影。

這些人影,通體綠色,一個個都有着數萬丈之巨,是一個個巨人。姜塵看得真切,這些巨人赤裸的身體上,遍佈着木質的紋理。

不用七仙女提醒,姜塵也知道,這些巨人應該就是先天木行本源衍生出的凶獸。

一個個木巨人,萬丈大小,站立起來,好似一座座小山一般,給人以極大的壓迫感。而姜塵的面前,出現的木巨人,又何止一個兩個,而是成千上萬。

轟隆隆!

隨着他們的動作,大地都在震動,發出轟隆隆的聲音,遠遠望去,就好似一群山峰,朝這邊飛了過來。

嗖嗖嗖嗖嗖!

這些木巨人猛烈跳躍,蹦得極好,好像大鳥一般的在空中滑翔,落到地面劇烈震響,手持木質的兵器,如木斧,木槍,木刀,木叉……

一雙眼睛,碧綠瑩瑩,兇殘暴戾,看到姜塵,就如蚊蠅見到了鮮血一般的猛撲過來。

「來得好!」

看着這些木巨人殺來,姜塵不驚反喜,施展出人族第一位天帝東方青帝創造出的無上道經青帝木皇經,就朝他們殺了過去。

木,代表着生機。青帝所創之道經,更是將此道發揮至了極致。

據說,遠古末期,昊天上帝意外隕落,天降血雨不絕,整個洪荒都在動蕩,無窮的生機流逝,不知滋生了多少怪物,也不知有多少萬物凋零。

就是這時,青帝橫空出世,一道神通打出,使得天地重新煥發生機,萬物在剎那間回春,大地之上再次出現了綠色。

而那些血雨滋生出的怪物,剛剛誕生,就被青帝剝奪了生機,成為了洪荒大地的養分。

這就是青帝的神通,木行之道最頂級的力量,一念之間,便可喚醒天地生機。也可一念之間,剝奪萬物生機。

而此時姜塵施展的,就是木行之道殺伐的一面,剝奪生機。任那木巨人如何兇悍,只要被姜塵碰到,頃刻之間,體內生機就會被姜塵剝奪,化為一片木屑。

至於木巨人的攻擊……

呵呵,

一群金仙,就是數量再多,又能耐姜塵何?站那不同,他們都破不了都天圖的防禦。所以說,此戰,就是一面倒的屠殺。

成千上萬的木巨人,被姜塵一個人圍住,無情的收割著,成為他的修行資糧。

很快,所有的木巨人便被姜塵全部斬殺,化成一顆晶瑩剔透的水晶,被三十三天造化寶塔吞噬。

與此同時,姜塵的身後,那黑帝的虛影旁,漸漸多出了一道新的帝影,正是青帝。

這說明,青帝木皇經姜塵已經入門了。

「傳說,人族五行帝經全部煉成之後,就會得到五帝的加持,擁有莫大的好處,也不知是真是假。」

看着身後多出的帝影,姜塵莫名想到了一個人族古老相傳的傳說。

五行天帝,這是人族的驕傲,也是人族統治洪荒天地的證明。同樣的,他們也代表着五行之道的至高成就。

在傳說之中,五帝成為天帝后,他們的道便烙印在了天地之間,被天地所承載。

是故,五帝雖然退位了,但他們的力量,依舊存在於天地之間。這股力量,無比的強大,代表了先天五行的極致。

若有人同時煉成五帝傳下的五行道經,那麼,便能與這些力量取得共鳴,從而得到它們的加持,獲得巨大的好處。

這些故事,姜塵以前是真的當傳說聽的。可如今,看着身後的青帝虛影與黑帝虛影,他不這麼想了。

或許,這是真的也不一定。

心中一動,姜塵決定試上一試,反正還差三道帝影,他這人族五行帝經就算是入了門,應該就能引動五帝之力垂青了吧。

這樣想着,姜塵不在猶豫,一個縱身就往前方趕去,準備繼續獵殺凶獸,以修鍊人族五帝道經。

只是……

「怪了,我想休息的時候,凶獸一個接一個的過來,讓人煩不勝煩。可我這不想休息了,決定主動出擊之後,這凶獸怎麼全都不見了?」

半響之後,姜塵看着前方空曠無比的沙漠,滿心的鬱悶。這凶獸,怎麼就突然不見了?

塔內,七仙女見姜塵半天沒遇到危險,就覺得危機已經過去了,索性與姜塵閑聊道:「姜塵,那帝俊是什麼人啊,父皇為何一定要與他相提並論?」

七仙女不知道帝俊是誰?這很正常,他們連太古武道都不知道,又如何會知道巫妖時代的舊事?

要知道,太古武道還有跡可循,但關於巫妖時代的記錄,早就被人暗中銷毀了,帝俊、太一、祖巫之名,更是直接消失在了歷史之中。

正所謂念念不忘,必有回應。

若是世人一直念叨著帝俊、東皇太一、祖巫等人的名號,從而產生無邊願力將他們從沉睡中喚醒,那可如何是好?

故而,有人隱去了他們的身份,也隱去了那段歷史,就是為了防止帝俊他們藉助眾生願力復甦。

當然,這也導致了,後來人大都不知道那段歷史,以及這些強大存在的名號。

姜塵一邊尋找凶獸,一邊朝七仙女解釋道:「帝俊,是太陽星孕育的先天神聖,古之金烏,也是天庭的實際建立者與妖族之主。」

「當年,就是他在不周山上,首次發現了天界,並與多位大神通者聯手,與九天之中建立天庭,為洪荒立下秩序。」

「後來,在一場天地大劫之中,帝俊隕落,九天破碎。道祖於九天的廢墟之中,拖出三十三塊巨大的碎片重新塑造天界,這才有了如今的三十三天。」

「而你們的父皇,玉帝,也就是昊天上帝,就是在帝俊隕落之後,由道祖推舉為洪荒新一任天帝的。」

「只是,與帝俊威震洪荒,連聖人都要忌憚不同,你們的父皇,一直籍籍無名的,驟然登上天帝之位,世人自然不服。」

「更是有人拿他與帝俊比較,言稱他沒有一樣能比得上帝俊。」

「許是這個原因,玉帝心裏不服氣,這才想着與他一較長短。」

聽完姜塵的敘述,七仙女的眼中閃過一抹震驚之色,繼而有些崇拜的說道:「姜塵,你懂的真多。能和我們仔細說說關於帝俊,以及太古天庭的事嗎?」

說實話,被人崇拜的感覺,真的挺好,尤其是崇拜他的人,還是天下有數的美女,這不免讓姜塵有些飄飄然。所以,接下來,姜塵就對七仙女講述了一些太古舊事。

這也沒什麼不好說的,以七仙女的身份,早晚都會接觸到這些事,所以姜塵告訴她們這些,也沒什麼不妥之處。

要是七仙女普通人,那姜塵就不會說了。他雖然有些飄,但又不是徹底失去了理智,知道什麼該說,什麼又不該說。

有些事,姜塵可以告訴七仙女,但有些事卻是需要玉帝來告訴他們。

姜塵能做的,就是挑一些能說的事告訴七仙女,就當做是玉帝送給自己機緣的報酬了,他決定免費為七仙女講解一番。

如此,又還了一點玉帝的人情,姜塵的心情隨之好上了不少。

……

………………

姜塵與七仙女間的交流,隨着他聞到一股濃烈的土腥味而結束。土腥味,這是有先天土行本源衍生出的凶獸,出現的標誌。

果然,姜塵一低頭,就看到地面開始蠕動起來,無數戊土精華噴涌而出,化成一條條騰蛇,張開血盆大口的朝姜塵撲來。

「找死!」

見此,姜塵體內元氣再變,中央黃帝土皇經運轉起來,釋放出一股不動如山的氣勢。

隨後,姜塵就是一拳轟出。

這一拳,好似攜帶了億萬群山,無垠大地。拳還未至,拳意就已經爆發開來,沉重無比,將那些騰蛇通通鎮壓,化成石塊,凝滯在半空之中。

砰!砰!砰……

繼而,姜塵這一拳轟出,那些騰蛇全部破碎,在半空之中解體,潰散成先天土行本源,被空中的三十三天造化寶塔吸收。

與此同時,姜塵的背後,中央黃帝的虛影顯化,立於黑帝與青帝之間,形成一個莫名的陣勢。

轟隆隆!

一股強大的,至高無上的力量,在姜塵的身後浩蕩、震動,似是與什麼達成了共鳴,要發生玄妙的變化。

只是可惜,五行未曾圓滿,那力量始終差了一線,未能成形,只是化成一團強大元氣,在姜塵的背後,三帝之間涌動,浩蕩盪出無邊氣象。

看到這一幕,姜塵基本上已經能給確定,人族五行帝經煉成之後,確實能得到五行天帝的加持。至於能得到什麼好處,那就得等姜塵將五行之力修鍊至圓滿后,才能知曉。

轟隆隆……

這邊,姜塵變化未停。那邊,三十三天造化寶塔又生變化。

原來,吞噬了先天土行本源之後,塔內的五行元氣已經圓滿,漸漸開始發生蛻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