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下午,他們出了火之國範圍后。

雛田就走過來說,她看到有人鬼鬼祟祟的跟跟在隊伍後面了。

不過沒有忍者,都是一些普通的山賊。

鳴人點了點頭,

「暗部和根部呢還在不在?」

「嗯……還在離得比較遠……」

「哎……真煩啊……想一個人偷偷跑去都不行……我去喊牙,雛田你去喊佐助。」

再把佐助和牙喊過來,鳴人讓牙在隊伍前面,佐助在隊伍後面自己和雛田在隊伍中間,做好呼應。

自己畢竟第一次當隊長,還是要有個隊長的樣!

他得目標:安安全全把所有人送到月之國!

回村了,看誰挑他刺,不給他升中忍。

待牙走後,鳴人又把佐助留了下來。

「從隊伍後面殺到隊伍前面你需要多久?」

「一分鐘」

佐助雖然不知道鳴人要幹嘛,但還是很自信的說道。

鳴人伸出兩根手指,然後放下一根,對著佐助說道:

「30秒」

佐助沉思了一會才說道:

「可以,我試試……」

「那就這麼定了,麻溜的滾後面去。」

「……」

半個小時后,當他們路過一處陡坡的時候。

一直維持白眼的雛田,看向陡坡上方,輕飄飄的說道:

「來了~」

一陣叫喊聲,隨之而來

「殺啊啊啊!!!」

「搶啊啊啊!!」

與此同時,隊伍後方,幾道雷電憑空落下,接著傳來佐助的聲音:

「雷刀—一字猛龍斷空斬!!!」

鳴人只感覺自己眼前一條冒著雷光的狗頭,一竄而過。

接著慘叫聲一片!

「八門遁甲—第三門—開!」

然後鳴人看著還在和敵人糾纏的牙,在心裡默數了5秒,傳送亮起。

瞬間出現在離牙身後十米遠,佐助身前20米的地方。

「閃電之舞!」

一秒不到,直接踹飛牙面前的敵人。

這時佐助剛剛好到了~

鳴人歪嘴一笑,輪到他開始忽悠了:

「小垃圾,還想和我比速度,對不起,最後一個敵人也是我的~」

「哼!」

你這個弔人!

佐助收起刀,轉身就準備走,再不走,裝不下去了,要脫力了……

然而雛田抓著佐助的衣服,又給拉了回來,接著雛田眼睛冒著星星看著三人說道:

「啊~佐助君,鳴人君,你們已經解決了嗎~哦!牙也解決了嗎!你們好厲害啊!剛剛可是有50個敵人哎!」

牙正茫然的看著滿地的屍體,好多……

他們好強啊……

接著就聽到了雛田的話……

「雛田,我……」

看著平平淡淡的三個人,牙覺得自己好廢物啊……

似乎有一口氣堵在了自己的胸口,卻怎麼也說不出。

「鳴人,佐助,雛田我有點累了……去休息一會……赤丸,我們走吧……」

「嗚嗚……」

赤丸似乎感覺到了牙的不開心,蹭了蹭牙的腳踝,一人一狗,灰溜溜的走了……

雛田看著失落的牙,有那麼一丟丟不忍心:

「鳴人君……咋們這樣打擊牙,真的好嗎……也許別人不願意變強呢……」

鳴人輕輕一笑:

「我們有打擊他嗎?好啦,開始下一場戲了~」

說著鳴人轉身看著月滿帶著兒子,直打哆嗦的過來了,然而鳴人並沒有機會他,而是對著佐助說道:

「喂喂喂,兒子,殺了人該幹嘛!!!還不快跟我過來!爸爸教了你多少遍!該摸屍體,蚊子肉也是肉!」

佐助額頭青筋直抽!

「你滾……我不……」

「嗯?難道你讓雛田去幹活!」

雛田立馬楚楚可憐的看著佐助說道:

「佐助君……我,我想吐……」

佐助:……

他感覺這對狗男女不是在演戲,你們踏馬是再演我!

這個時候直哆嗦的月滿也不哆嗦了,三兩步跑到佐助面前,想凶佐助,想了想,又不算凶的說道:

「喂喂喂,佐助老師!怎麼能讓雛田醬去摸屍體呢!」

月滿身後的鳴人咧嘴一笑,死亡面具,我來了。

7017k 第一次,科技和魔法結合在一起。

幽靈族和人族都驚奇地發現,原來對方竟然是一個如此神奇的種族。

人族驚嘆於幽靈族的力量的強大,幽靈族驚嘆於人族科技的奇妙。雙方探索著、努力着、磨合著一起面對着他們的難題。

然而,穿越時空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儘管雙方都聰明而強大,一時之間卻也難以找到穿越時空的方法。

桑吉族的進攻還在繼續,死傷的人每天都在增加。

傑克和韓筱夜的心情日益沉重。

這樣下去的話,還沒能夠穿越時空找到生長期的桑吉族,他們便要全部葬身在這裏。

「我們必須想出一個辦法來!」忽然一天,韓筱夜說:「在我們全部死在這裏以前!」

傑克面色凝重:「我們……需要更多的時間去尋找穿越時空的辦法!」

韓筱夜搖頭:「來不及了!」

傑克猶疑地看向韓筱夜:「你打算怎麼做?」

韓筱夜沉聲說:「我想抓一個桑吉族的族人!」

傑克大驚:「你……要去抓一個桑吉族族人!」

韓筱夜毫不畏怯地點頭。

「或許,從他身上我們能夠找到線索!」

傑克臉色一沉:「不行,這太危險了!我不同意你去!你這麼做,等於是羊入虎口!說不定還沒接近他們就已經被殺掉了!」

韓筱夜淡然一笑:「除了這樣,我想不出更好的辦法!」

傑克緊張地抓住韓筱夜的手!「聽我說,我們一起想辦法,不必讓你一個人去冒險……」

韓筱夜卻心意已定:「如果我一個人的冒險,能夠換來所有人生存下去的機會,那麼我,甘之如飴!」

傑克眼光陰鷙,沉默不語,只是緊緊抓住韓筱夜的手。

韓筱夜甩開了傑克的手。

「對不起……」

她的聲音很輕很輕。

她慢慢走出了洞口。

「筱夜……!」

傑克在她身後喊,可她彷彿沒有聽見,執着地踏上自己選擇的路。

「我……我要和她一起去……!」

再也忍耐不住,傑克就要追着韓筱夜而去。

韓星辰攔住了傑克。

「這裏需要一個人指揮戰鬥!」韓星辰聲音雖然平靜,內心也牽掛着獨自離去的韓筱夜,對傑克便顯得有些嚴厲。「你必須留下來!」

傑克怎麼不知自己身上的責任呢?

他幾乎把自己責備到崩潰。

「我不知道,我還能為筱夜做些什麼?」

韓星辰嘆了口氣,微微一笑。

「在這裏等她回來!」

傑克抬起頭,驚訝地看着韓星辰。他忽然覺得,韓星辰雖然失去了一生中最重要的東西,卻依然是從前的他。

沒有半點頹廢和落魄。

「相信她!」

韓星辰的臉上沒有半分懷疑。

傑克的眼光微微一震。

*

韓筱夜走出山洞的時候,正是桑吉族休整的時候。

因此,她並沒有立刻遇到戰鬥。

她走到一個偏僻的角落,坐了下來,臉上的神情彷彿下了很大的決心。

「紫鳶,我說話你能聽的見,對吧?」

她垂下眼帘,看着地面。

一股紫色光芒籠罩着她。

正是:

濕濕漉漉的雨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