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悟空笑道:「這些事情容待稍後再說,俺這番前來確是有事相詢,小哪吒,我來問你你們那開闢渠溝之事做的如何?」

小哪吒雖不認得孫悟空,心中也有些不服氣,然依舊回答道:「這個你需要問玉鼎師伯,我等只負責降妖,卻不負責挖洞開渠。」

玉鼎真人正將幾卷厚厚的竹簡搬過來,剛要說話,便聽得孫悟空說道:「真人稍待一會兒,你們這灌江口似乎來了客人!」

「嗯?」哪吒、李靖聞言雖然將信將疑,卻也各自拿好兵器,推開房門,便去院中尋那值班的哮天犬。

哪吒與李靖等人叫了兩聲,卻不見回應,遂是迅速衝到外院,卻恰巧見到七八道人影,也只剛打個照面,那些人物便迅速逃離。

哪吒心中緊張,便駕起風火輪說道:「不好,哮天犬被抓了,你去通知楊二哥,我這便過去,盯住那些人。」

哪吒說完也不待父親回話,便馳起風火輪而去,那楊戩道人擔心哪吒吃虧,也便駕雲而去,雖然速度不如哪吒那般快捷,卻也勉強能跟得上。

這時候,楊戩與楊嬋不知是療傷完畢還是發現了外面有所動靜,也是跟了出來,詢問道:「發生什麼事了,為何亂糟糟的?」

李靖雖然著急哪吒,卻也只能先告知楊戩說道:「哮天犬被人給抓了,哪吒已經追過去了,我看他們似乎有不少人手。」

楊戩聞言,也不做停留只問了方向之後,便也追了過去。

「這個馬大師又要作甚,待俺瞧上一瞧。」那竄出去的幾人畢竟不知道他們其中有一人身上落了一根毫毛,卻始終不曾甩脫……。 「伊娜阿姨,等我有時間,一定會去洛家看看你和叔叔的。」楚秦,回以一笑道。

「等下,阿姨!」楚秦猛然想起了什麼,將一枚戒指,遞給了月伊娜,「這個,對你或許有用。」

「這是什麼?」月伊娜微微一驚,神識進入其中。發現在這戒指之中,竟然有一艘長達千米,通體由神核能晶打造而成,同時配備了各種各樣宇宙頂尖魂導技術的武器和防禦系統。

「盤古戰艦……你哪來的!」月伊娜為之一驚道。

這戰艦,毫無疑問,正是楚秦十艘至高神戰艦其中的一艘。

「這不是盤古戰艦,和冥王魂導器一樣,是我從那個神秘洞穴之中探索而來的。」楚秦微笑道,「我想,對你和洛家應該有用。」

「有用,太有用了!」月伊娜面帶興奮道,「盤古家族,之所以能夠屹立宇宙之巔,不僅是因為他們強者眾多,也是因為他們掌握了宇宙最頂尖的魂導技術,能夠製造比擬至高神的戰艦。真沒想到,你也有!」

「伊娜阿姨,那你可要給我保密哦。」楚秦微笑道,「不能將這戰艦的製作技術,教給其他人。」

「教給他們,他們也不一定會啊。」月伊娜莞爾一笑道,「那我先走了,後會有期,各位!」

月伊娜語罷,不再停留,登上戰艦,朝著天穹而去。

看著月伊娜遠去,楚秦的心不知道為何竟然是有些失落。

「伊娜阿姨,就這麼走了,好捨不得她!」小舞,抱著楚秦的胳膊道。

「是啊,伊娜阿姨,就跟我的母親一樣。」王秋兒說道,「不對,依依姐的母親,就是我的母親!」

「沒關係,小舞,秋兒!」楚秦,拍了拍小舞的手掌,也看著王秋兒說道,「等過兩個月,我們就去中古世家,找伊娜阿姨,你們覺得如何?」

「真的嗎?」小舞興奮地拍了拍手掌,「好!」

「在此之前,鏡兒,依依,凰兒,詩韻,以晨,你們的貔貅傀儡,煉製地怎麼樣了?」楚秦問道。

「應該快要完工了,我們從帝獸星域獲得了大量材料,只要將它們安裝上,貔貅傀儡,應該就能夠橫空出世了!」藍鏡兒說道。

「嗯。」楚秦點了點頭,「那就交給你們了。那天色已晚,接下來,大家就回去休息吧。紫姬二龍,安排一下薰兒靈兒的住處。」

「嗯!」眾女說著,全部散開。

楚秦,獨自一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楚秦今晚特意交代了,請假一天。因為他剛剛突破二劫至高神,而且突破地太快了,需要很好地穩固一下,否則就像建樓房,根基不穩,很容易塌方的。

不過,這穩固根基,似乎比楚秦想象之中要來的容易,僅僅兩個時辰之後,他的根基便是徹底地穩固起來。

實際上,楚秦是有些多慮了。如果說修鍊境界,就是蓋樓房,那麼青龍血脈,早就為他打穩了世上最強的根基,無論楚秦的修鍊速度如何提升,他都不會塌方!

「看來,我的青龍老婆,當真是我的福星!」楚秦,也是感受到了這一點,無比興奮道。

原本楚秦以為需要一天,甚至好幾天去穩固根基的,沒想到,竟然這麼容易!

這也就意味著他,徹底達到了二劫至高神。至於能有多強,只有戰鬥過才知道。

不過,楚秦有種感覺,他如果手持盤古斧,甚至一斧頭,能殺死一個二劫至高神,這絕不是天方夜譚。

盤古斧,號稱巔峰至高神器,楚秦也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強。

「武器是有了,接下來得修鍊秘籍了。」楚秦喃喃自語道。此時他的體內,擁有多種至高神術。

一氣化三清和十二字至高秘法自然不用說,這是楚秦的底牌。

斗轉星移,九魂渡命,巨神之力,四象帝決,雷帝聖體,九陽耀日。

其中,斗轉星移,四象帝決和雷帝聖體,是楚秦肯定需要修鍊的,這三道至高神術,一道能夠破解陣法,一道能夠配合帝獸狂刀修鍊出奇效,雷帝聖體更是煉體法決。

而剩下的至高神術,楚秦覺得只要修鍊一種就夠了,楚秦的目光,很快鎖定了巨神之力。

這是石天帝的獨門絕技,原本楚秦以為至高神術很珍貴,但是現在看來,至高神基本上是身懷至高神術的,那麼當初為何戰帝,炎帝,妖帝,會不惜付出生命代價,也要搶奪巨神之力了?

尤其是妖帝,這個曾經偽裝成曉組織的女帝,楚秦現在看來,她應該是有二劫至高神的實力的,否則三個一劫至高神,不可能讓二劫至高神的石天帝如此狼狽。

「這個巨神之力,我已經修鍊到巔峰了,似乎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楚秦小友,還是被你發現了!」這時,石天帝的聲音響起。

「石天帝前輩,你蘇醒了!」楚秦驚喜不已道,「不過,石天帝前輩,對不起啊,我還沒有找到讓你恢復的辦法。」

「沒關係,老夫早就說過,活了幾十億年,早就一切都看淡了,生死由天定。」石天帝說道,「不過,楚秦小友,你剛剛說巨神之力已經修鍊到巔峰了,對不對?」

「嗯,石天帝前輩。」楚秦點了點頭。

「實際上,我對你留了一手。」石天帝微笑道,「不過,你別誤會,我之所以留一手,是因為你之前的境界不夠,不能修鍊這巨神之力的最後一層。」

「石天帝前輩,我知道的。」楚秦點了點頭。石天帝和他可謂是生死,忘年之交,石天帝對他有所隱瞞,那絕對是有原因的。

「嗯,那我就將巨神之力最後一層交給你。」石天帝說道,「最後一層,才是這巨神之力的精髓,也是妖帝她們聯手爭奪的原因。」

「巨神之力的最後一層,名叫不死魔體!」石天帝說道,「它能夠激發自身所有的潛能,至少讓實力提升一倍,同時讓本體擁有變成不死不滅,無視一切防禦的效果,老夫就是憑藉著他,擊殺了同為二劫至高神的戰天帝,重創了炎天帝。但是他的副作用也很明顯,一旦使用,三天之內無法使用神力,而且使用太多,會侵蝕本心,走火入魔。」

「楚秦小友,你要知道,這個實力提升一倍,可不僅僅對二劫至高神有效,甚至三劫都有效果。再加上他不死不滅的效果,簡直就是可以將人變成一台無情的殺戮機器!」

(本章完) 葉缺試著坐起身來,雖然身體一動胸口便會傳來劇痛,但葉缺還是勉強坐起身來,見到清風渾身包著草藥,活脫脫像顆粽子,露出笑容:「原來你也還沒死,太好了。」

說話時,又不小心牽扯到傷勢,葉缺再次開始咳嗽。

白衣女子見著葉缺狼狽的模樣,冷冷一笑:「你的胸骨與肋骨全斷,不少還刺進肺臟與肝臟之中,這種情況下還可以存活下來,也只有他有這個能耐。」

葉缺摸摸自己的胸口,所有的斷骨全被接回來,運轉真元時也沒有感到任何的不適,只是還有些內傷國積在體內,一時無法痊癒。

葉缺望著清風:「你還好吧?」

反噬之力依然折磨著清風,讓他動彈不得,眨眨眼,說道:「死不了。」

葉缺想笑,但不敢笑,怕又會引發傷勢,僅點了點頭:「太好了。」接著下了床,對著白衣女子說道:「我知道你是誰。」

白衣女子眼睛閃過光亮,激動道:「他有說過我?」

葉缺傷勢雖然復原的很好,但身子依然虛弱,下床時雙腳一軟,險些跪了下來。葉缺右手按著床沿,勉強站起來:「沒有,不過在來到浴血斗場之前,他變的有些奇怪,我想是因為你。」

白衣女子壓抑不下心中的激動,聲音變的有些顫抖:「他變的怎樣奇怪?」

「出發到浴血斗場的前一夜,他比較安靜,臉上也沒有瘋癲的笑意,因為我不曾聽聞浴血斗場這個地方,所以我問了一些關於浴血斗場的事。聊到後來,我問他為什麼離開浴血斗場,他對我說,因為一個女人。」說這話的同時,葉缺的眼神直直望著白衣女子。

「真的?」白衣女子語氣里有著欣喜,但是欣喜之餘卻出現濃烈的憂傷,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混合之下,一身冰冷的殺氣不知不覺間消失一空。

葉缺微微點頭:「一開始我問他為何會離開浴血斗場,他對我說是因為一個可憐人,我問他那個可憐人是不是還在浴血斗場,他不說話,我又問他那個可憐人是不是女人,他又.咳…咳咳不說話。」

葉缺一次說了太多話,再次牽扯到傷勢,岔了氣,猛然咳嗽起來。

白衣女子馬上傳送溫暖的真元過去,幫葉缺平緩氣息,著急道:「既然他都沒說話,你怎麼知道他說的是我?」

有了白衣女子的幫助,葉缺氣息很快回復正常,說道:「因為如果我說的不對,以他的性子絕對會哈哈大笑說:「傻小子,別瞎猜,你猜不著的,但是那天他卻默不吭聲,代表他默認了我所說的一切。再來,我身上的傷已經受到治療,可是醒來的時候他卻不在身邊,代表他曾經在這裡,現在卻消失不見,想來原因絕不會是我或者是清風,只會是因為你。」

葉缺緩了幾口氣:「所以你就是那個可憐人,那個讓酒鬼變的不像酒鬼的可憐人。」

白衣女子身軀微微顫抖,說道:「原…原來他還記得我,我還以為他心裡沒有我。」

觀察白衣女子的變化,葉缺不禁佩服起空心,以空心那邋遢、不修邊幅、酒不離身,頭上又頂著一蓬亂草的模樣,竟然可以讓一個女子對他痴迷如此,另一方面,葉缺也好奇白衣女子的身世背景,究竟她過去發生什麼事,竟然讓閱歷極深的空心都稱她為可憐人,還有就是隱藏在白衣女子面具底下的臉孔,葉缺極想要親眼看看會愛上空心的女人,生的是什麼模樣。

「你想見他?」葉缺問道。

「當然。」白衣女子理所當然地點頭道。

「我可以幫你。」葉缺見到白衣女子面具里的堅定眼神,主動提議道,尤其空心又曾經默認他也愛著在浴血斗場苦苦等候自己的女人。

「真的?」白衣女子聲音在激動中帶著無以倫比的喜悅。

感受到白衣女子發自內心的喜悅,葉缺更佩服空心這個酒鬼了,一個衝動就想問白衣女子究竟看上空心哪一點。

葉缺沒有將心中的疑問問出口,點點頭:「我有兩個辦法讓你可以見到她..」

葉缺話還沒說完,白衣女子便搶著道:「什麼辦法!」

葉缺伸出右手,虛空壓了壓,做出冷靜的手勢:「別急,聽我說。第一個辦法就是殺了我,你很快就能夠見到他。」

白衣女子聽著葉缺所言,愣了一會,隨即搖搖頭,立刻否決:「不行,如果殺了你,我這輩子只能見他最後一次,而且他會恨我,我不想他恨我。」

葉缺雙手一攤,說道:「那就只剩最後一個辦法,等。我們就在這裡等著他出現,不管多久都等,只要我在這裡,他遲早都必須現身。」

白衣女子肩頭一垮,渾身似乎失去氣力,坐在椅子上,長長嘆了口氣:「我已經等了他好久好久….我不想再…我想現在就見著他….」

見到白衣女子這副模樣,葉缺於心不忍,但是除了這兩個辦法之外,他也想不出更好的方式能夠保證讓她見到空心。

就在這個時候,遠方傳來了腳步聲,讓此時廂房內低沉的氣氛有了一點改變,白衣女子望著葉缺,眼神中燃起了希望。

「叩、叩”,腳步聲止於門外,取而代之的是敲門聲。

白衣女子眼睛一亮,充滿希望的眼神望向葉缺,但是讓她失望的是,葉缺立即搖搖頭,如果是空心,他絕對不會敲門,只會大咧咧地推開門,然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喝酒,像是走進自家爐灶一樣。

白衣女子眼中閃過失望,知道來的是一個陌生人,身上又出現冰冷的氣質:「進來。」

吱呀一聲,門緩緩被推開了,走進廂房的是一個全身籠罩在紫紅色衣袍,就連臉上都圍著紫紅色面紗的女人。一見到這個女人,白衣女子身上除了冰冷的氣息之外,立即湧上了敵意。

紫衣女子似乎對白衣女子的敵意不以為意,走進廂房之後,將一白一紅的藥瓶放在桌上,說道:「紅瓶子是治療清風的藥丸,每一個時辰讓他服下三粒。白瓶子是治療葉缺的藥丸,每三個時辰服下一粒便可。」

放下藥瓶之後,紫衣女子從寬大的衣袖中取出一封信,隨意地擺在桌上,留下一句:「他給你的。」之後,便離開廂房。

待紫衣女子將廂房的門關上之後,白衣女子迫不及待地打開信,認真的讀著每一個字句。

白衣女子讀了很久很久,讀完之後長呼口氣,將臉上潔白的面具拿下,露出了絕美的臉龐,因為這絕美的臉龐,葉缺與清風的呼吸都為之一滯,兩人心中同時浮現一個疑惑。

「空心何德何能,竟能讓這絕美的女子對他痴情如此?」

葉缺見到白衣女子眼眶中充滿了淚水,好奇地問道:「他寫了什麼?」

白衣女子將手中的信遞給葉缺,葉缺一看到信中的字跡,馬上了解為何方才白衣女子會看的這麼久,空心的字實在寫的太丑了,葉缺必須非常全神貫注才看的懂空心寫了什麼。

「易心,既然你會出現在浴血斗場等我,我想一定知道那件事,也一定知道那是我做的,對不起,沒有得到你的同意就擅自動手,可是我不願看到你為了仇恨而喪心病狂的模樣。

我會見,在這之前,幫我照顧好那兩個混小子,對我來說,他們是很重要的人。

待他們傷好之後,用你的劍提升他們的實力,只要不弄死他們,隨便你怎麼處理都行。

最重要的,葉缺那臭小子說的話十句有九句都是假的,別信他。

空心。」

葉缺望著白衣女子,原來她的名字是易心。

易心此時臉上帶著寬慰的笑意,僅僅一封信就讓易心臉上出現了光采,葉缺不用猜就知道空心一定在易心心上佔了一個很大的位置,而且是遠比他想像的還要大的位置。

易心拿起劍,抽出一半的劍身,仔細端詳著劍鋒,銳利的銀光閃爍讓易心滿意地點了點頭,渾身散發出劍客的銳氣。

「我也好久沒有好好用過這把劍了,自從當上斗聖之後。」

葉缺與清風的呼吸再次一滯,斗聖,多麼崇高又令人敬畏的稱謂,要在浴血斗場得到這個稱呼,劍上、手上、身上染的血腥,起碼是數百條人命所堆疊而成的。

易心感受到葉缺及清風緊繃的情緒,微微一笑,方才柔弱女人的一面完全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份屬於強者的傲氣。

「放心,我不會殺了你們。」

第九十八天,心兒幫清風拆掉包覆全身的繃帶,風清起身下了床,小心翼翼地舉起手,抬抬腿,扭動脖子,運轉真元,真元在經脈流動極為順暢,充滿一股猛虎般的活力。

清風深吸一口氣,眼神發亮。

痊癒的感覺,真好。

清風緊緊握著拳頭,感受澎湃的力量在體內流動,此時的他彷彿獲得新生,渾身充滿了銳利的鋒芒。

曾經,清風以為自己就算有幸不死,這輩子大概也會與殘廢無異,沒想到在浴血斗場之人的醫術治療之下,竟然完全解除了反噬之力帶來的痛苦與殘害,而且經過了與葉缺一戰,修為更是有所精進!

此時的清風,恨不得馬上拿起槌子,再與葉缺大戰一場。

。 說幾件事。

書寫到現在,也確實能夠發現很多的問題。第一是因為作者筆力的不足,寫不出神秘復甦的那種感覺。

所以這本書總體上來說還是有很多缺點的,這一點我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