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陳雲臉色一變,他竟然發現宋玉華竟然還是罕見的噬靈體質!

這樣的體質就算是九叔也只是從典籍之中才知曉的,今天沒有想到被陳雲遇到了!

「玉華,你的資質十分逆天,可以說是千年難遇,這件事不要讓任何人知道,不然你會很危險的!」陳雲神色變得凝重的說道!

「陳大哥,我知道了,我一定不會說的!」宋玉華心裏甜蜜的想到,這是她和陳雲共同知道的秘密!

宋玉華體質特殊,普通功法自然無法調動體內幾乎凝固的靈氣的!

正好陳雲曾經在算計任家鎮任家的那個風水先生也就是煉屍門老者的身上得到了半步噬靈決!

他本來是打算佔據資質好的人來修鍊的,只是還沒有這個機會就死在了陳雲和九叔的身上!

雖然只有半部,但是也足以修鍊到練氣巔峰了,到時候就算是遇到大宗師也無懼!

噬靈決的修鍊之法教給了宋玉華,宋玉華本就聰明無比,而且飽讀詩書,很快就理解了,在陳雲的引導之下,一絲真元開始在宋玉華狹窄的經脈之中竄行!

沒錯,宋玉華修鍊的不是真氣,而且更加高級一點的真元之力!

若是宋玉華自己自然是沒有辦法直接修鍊出真元力的!

陳雲先是讓分出自己的一批真元進入宋玉華的身體之中,引導著宋玉華煉化這一絲真元,以後只要不斷的凝練這一絲真元就可以了!

短時間裏宋玉華不需要吸收外界的天地靈氣,她可以憑藉自身已經固體化的靈氣來修鍊,不鼓顧忌任何環境限制!

幾個小時以後,宋玉華停下了修鍊,修為也提升到了後天巔峰,只差一步就可以晉級到先天之境!

「陳大哥,謝謝你,我終於可以修鍊了!」宋玉華一臉的激動,她從未想過自己也有能夠修鍊的一天!

看着激動的宋玉華,陳雲微微一笑,修鍊不易,他想到了自己第一次穿越拜師的時候也是如此!

「陳大哥,今晚留下吧,玉華無悔!」宋玉華含情脈脈的看着陳雲說道!

情一動,如大堤決口一般,無法阻擋!

食髓知味,陳雲眼神閃動,說實話,宋玉華這樣的美人誰不喜歡?

假戲真做,宋玉華無怨無悔!

……

「來來,你們先叫聲娘來聽聽!宋玉致沖着雙龍擺手笑嘻嘻的說道。」玩的不亦樂乎!

「可惡,你這是小人得志,你是得不到爹的寵愛的!」雙龍氣的哇哇大叫!

可是卻根本就沒有辦法!

雖然雙龍修鍊長生訣進步很快,可是現在卻是打不過宋玉致!

天刀宋缺的女兒即使在不行,也不是野路子雙龍可以相比的!

至少現在不行!

「好,今天不跟你吵,我們要去至尊堡了,爹說了,以後我們就是龍軍第一位大將軍!」寇仲一臉憧憬的說道!

「什麼龍軍,我怎麼沒有聽說過!」宋玉致一臉疑惑!

「你不知道太正常了,這可是龍軍的機密,更是爹創立的!」

「這個大壞蛋,這麼大的事竟然沒有告訴我,我可是他名義上的妻子!」

「切,頂多就是小妾!」

「你們兩個臭小子給我等著啊!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說着,宋玉致就去找陳雲!

她有點生氣了,不知道為什麼,總之感覺不舒服!

。 啾啾啾……

三十二隻雪羽鷹分為十六組,兩兩一組在高空之中飛行,銳利的鷹眼掃視著地面上的一切異物。

雪白的大地讓那些根本沒有料到高空中會有眼睛盯著他們的獸人精銳們無所遁形。

帕爾需要的只是帶人追過去,出其不意的來一個偷襲罷了。

如今有著巔峰青銅實力的帕爾只需帶人進行一波衝鋒,多則二三十人,少則十幾人的獸人精銳就會被斬殺一空。

或許會有遺漏,但帕爾可是會釋放魔法的,一個滿級的凍結術下去,白銀級之下的存在至少被困住兩秒,這兩秒足夠帕爾將其斬殺。

這些可都是獸人各個部落的青銅級精銳,誰能想到在肆虐一周之久后遇上了他們的「死神」?

帕爾的收穫也是豐盛的,初級青銅獸人給一個白色光點,中級的兩個,高級的三個,巔峰的五個,銀色光點的數量是白色光點數量的十分之一。

每隊敢來偷襲運糧隊的獸人精銳的成員都是青銅級,最弱的都是由高級青銅獸人帶隊,成員大部分是初級青銅,有二三個中級青銅。

他們活躍在各個道路周邊的群山之中,襲擊一次就會遠遁到其他道路周圍,顯得很有計劃。

確實是有計劃的。

因為他們是遍布整個西境要塞群北部戰線上幾十萬獸人大軍共同派過來的,這是一個統一部署的行動,就是要斷掉人類的補給線。

為了這場戰鬥,沖牛部落可謂是全部落出動,路上裹挾上其他獸人部落,頗有一種不成功便成仁的態度。

這可就便宜了帕爾,帕爾帶人在西境群山之中跑了一周,一多半時間花在了趕路和休息上面,和獸人的戰鬥只佔據了很小的一部分時間。

這天,天氣陰沉,寒風呼嘯,虎婭看了看天空,告訴帕爾今天晚上可能有一場大雪。

「休息一天。」

連續奔波一周,雖然每天都有休息,但除了帕爾之外的其他人還是已經疲憊不堪,連尾巴都顯得有些無精打采。

帕爾帶人找了一個山洞,收拾一番,就在這裡休息了。

呼……呼……

不一會兒的功夫,風聲大了起來,鵝毛大雪從空中墜落。

雖然時間已經來到了風狼歷1274年的復甦一月,但氣溫顯得比之前的凜冬十二月還要寒冷。

如果問為什麼?

風狼王國的人就會告訴你,復甦一月的月底那幾天才是萬物復甦的開始,之前的日子你可以看做是去年凜冬十二月的延伸。

帕爾坐在一個小板凳上看著外面的大雪飛落之景,獃獃的看著,心中不知道在想什麼。

「喝一口暖暖身子吧!」

就在這時,虎婭端著一杯燒好的熱水走了過來。

「嗯。」

帕爾點了點頭,接過熱水卻沒有喝,而是抱在手裡,感受著那適宜的溫度。

虎婭沒有問帕爾在想什麼,她默默地蹲在帕爾旁邊,陪他一起看洞外雪景。

嗷嗷~

靜謐的氣氛好像也感染到了尾巴,她這次沒有鬧騰搗亂,只是默默的走過來抱住帕爾的後背,側耳傾聽著帕爾的心跳。

帕爾慢慢的閉上了眼睛,回想起了穿越過來之後的一幕幕。

說實話,這追殺獸人精銳的一周才是我過得最輕鬆的一周,沒有任何束縛,天大地大,到處可去。

帕爾心中如此想到,而後想起了這一周的收穫,臉上露出了明顯的喜色。

平均一下,每隊獸人精銳有二十人,其中十四名初級青銅,三名中級青銅,兩名或三名高級青銅,有可能還要一名巔峰青銅。

每隊可以提供三十顆左右的白色光點。

帕爾這一周幾乎每天都能追上一隊,再算上開門紅的那隊獸人,一共八隊,三八二十四……帕爾獲得了二百四十三顆白色光點和二十四顆銀色光點。

算上之前的,帕爾有了二百四十三顆白色光點和六十二顆銀色光點,和……

生命能量點:1330

精神能量點:1480

這是前所未有的收穫,也是帕爾動力的來源。

……

與此同時,大雪紛飛中,剩下的精銳獸人按照預定計劃慢慢的匯合在了一起。

這是一個極為隱秘的山洞,位於群山深處,各隊精銳獸人趕來後向著這次行動的總負責人,一名有著初級白銀實力的紅眼牛頭人彙報戰果。

「我們這些天一共偷襲了五次人類運送物資的隊伍,那些人類真是不堪一擊。」

「我們這邊偷襲了三次……」

「我們……」

順利的偷襲行動讓這些獸人們的臉上遍布喜色,到後來人多了,都哈哈大笑起來,談論著自己砍死了多少人類,以此進行攀比。

當然,這些獸人也不是毫髮無損,很多獸人都帶傷,各隊之中也有了減員,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們覺得這是一場大勝。

負責這次行動的紅眼牛頭人叫牛浪,他默默地聽著眾獸人的彙報,並在地圖上寫寫畫畫。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就過去了半天,已經兩三個小時沒有新的隊伍回歸了,這讓牛浪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正在給部落族長和薩滿寫信的他抬起頭來,數了數歸來的隊伍。

數量不對,少了九支隊伍,他們怎麼還沒來?應該是距離太遠了,再等等吧!

這一等就等到了第二天早上,按照計劃,就算再慢,所有隊伍都應該來了,就算外面有著很大的風雪,但也不應該對全是青銅級的隊伍造成影響啊!

一夜未眠的牛浪眼睛更紅了,他開始詢問其他隊伍的隊長,得到的卻是清一色的不知道。

西境群山那麼大,每支隊伍負責的區域不一樣,很少能碰上面,這次集合還是來之前就約定好了的。

「難道真的在大雪中迷路了?」

牛浪開始在洞穴之中踱起步來,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動靜,又一隊精銳獸人來了,只不過他們這隊有些凄慘,二十幾人的隊伍只剩下了七個,還個個帶傷,隊長早就不見了蹤影。

「發生了什麼?」

牛浪快步走到實力最強的那名獸人跟前大聲詢問起來,結果確實他們前兩日襲擊一隊山岩要塞前往金晶要塞的運糧隊之時被反殺了,要不是隊長用生命攔住了那個厲害的人類,這幾個獸人都跑不出來。

害怕屁股後面跟著人類,這幾名獸人繞了兩天才敢過來匯合。

「這也不對啊!」

牛浪擺手讓受傷的獸人去休息,他自己站在洞穴口沉思起來,就算有一個非常厲害的人類,也不可能讓另外八隊精銳獸人無聲無息的就消失了啊!

這就好像暗處有一個幽靈,他們襲擊人類,幽靈襲擊他們,人類找不到他們,他們找不到幽靈。

牛浪心中一沉,決定將此事報告給族長和薩滿。

很快,牛浪就寫好了信,讓跑的最快的一名兔頭獸人去送信,不遠,因為外面有專門接應的人。

也就半日左右,氣喘吁吁,沒有停歇的兔頭獸人就回來了,說信已經送到,接應的人會抓緊時間將信送到沖牛部落的薩滿和族長手中,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第三天就會有回信。

為了保險起見,牛浪沒有再讓剩下的十幾隊精銳獸人出發繼續襲擊,而是讓奔波了十多日的他們休息兩天。

沒有想到,沖牛部落的薩滿和族長很重視牛浪這邊的行動,在信件送達的半個小時之後,一隻墨色羽毛的牛角大鳥就頂著寒風大雪,從幽炎要塞前方荒原上的獸人主營中拔地而起,繞過幽炎要塞,飛向了牛浪所在的位置。

也不知道牛角大鳥怎麼找到準確位置的,很快就降落在了那個隱蔽的洞穴口。

「族長的愛寵。」

牛浪認識牛角大鳥,是沖牛部落族長養的一隻魔獸,有著中級青銅的實力,常常被用來送緊急信件。

所以牛浪第一時間跑了出去,從牛角大鳥背上摸索了一下,摸出來一張散發著微光的皮紙。

「薩滿大人的親筆信!」

牛浪的表情鄭重起來,心想肯定發生了什麼大事,要不然薩滿大人不會親筆寫信。

皮紙不大,內容也不多,除去那些神神叨叨的話語,總結一下就是:

我得到了先祖的啟示,那些沒有歸來的獸人已經回歸先祖的懷抱,並且是被一隊人馬所殺,關鍵點就在空中。

「全死了!空中?空中!」

牛浪如同醍醐灌頂一般恍然大悟,他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沒想到自己竟然忽略了天空。

「沒想到人類一方也有人飼養飛行魔獸,還將其派到了這裡來……」

牛浪喃喃自語著,而後將目光投向牛角大鳥,想著讓牛角大鳥幫他一把,但牛角大鳥根本不理他,見信送到了,轉身扇動翅膀就離開了這裡。

愣了愣神,牛浪明白了部落薩滿的意思,那就是這件事他自己解決。

「該怎麼辦呢?」

回到洞穴之中,望著外面慢慢減弱的大雪,牛浪想出了一個辦法,只不過這個辦法可能會犧牲一些精銳獸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