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今晚他最大的對手就是這三個外星生物。

而眼前的這些勢力,不過都是一群嘩眾取寵的小丑罷了。

「屢屢讓你從我們的眼皮底下逃脫,你當我們真是擺設嗎?」

陳老三儘可能的在晃動的火車頂上,穩住他的身形。

揮動著手中的利刃劃過庄塵的膝蓋。

逼的庄塵只能夠連連後退,高老六攻擊庄塵的上盤,而下盤則被陳老三鑽空子。

庄塵的手中凝聚出雷電鞭,揮打在他們的身上。

可由於火車速度產生的颶風,導致他的雷電之鞭揮舞的方向幾次都有著偏差。

庄塵的心中有著惱怒。

不過他很快發現,由於對方是背對著火車頭看不到身後。

他的腦袋裡面靈機一閃。

庄塵在後退著跟他們拉開距離之後,他穩穩的站在原地一臉鄙夷的看著他們。

陳老三跟高老六視線交匯了一番,咬牙切齒的揮舞著手中的武器朝庄塵而來。

在千鈞一髮之際,庄塵立馬趴在車頂上。

他們兩個人疑惑了一秒便反應過來,當他們正要趴下去之時。

卻被身後的洞穴頂直接撞擊出去。

「跟我斗,你們還嫩了一點。」

庄塵回過頭看著他們的身子被壓倒火車下,嘲諷著他們的舉動。

「狂次狂次……」

庄塵的耳朵邊,只能夠聽到火車輪與軌道碰撞的聲音。

黑漆漆的一片他只能夠摸索著前行。

在長達十幾分鐘的黑暗,庄塵的整個人都被籠罩在其中。

在出了岩洞剎那間,微弱的月光照射過來,庄塵立馬站起身子向前面奔跑著。

他看著火車的兩邊還是有著不同的勢力,在找著機會上來。

他在奔跑的過程中,一腳踹開了爬上來的勢力。

還沒有來到火車的最前面,車頂上就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

他們相互的推搡著把對方推下去。

「咚!」

庄塵踩著他們的腦門飛躍在半空中,跳躍到前面的一節車廂上。

他單膝跪地的平穩落地,再抬頭卻被幾個相互錯開的黑影籠罩著。

庄塵抬頭一看,發現眼前是幾個像是黑武士的半喪屍,排成了兩排攔住他的去路。

他們毫無波瀾的瞳孔,死死的盯住庄塵的一舉一動。

「這些老熟人還真是沒完沒了。」

庄塵煩躁的左右活動著他的脖頸,揉搓著手腕跟他們大戰一場。

半喪屍跟庄塵同時抬著步子,向對方奔跑而來。

他的雙手凝聚出兩把火刃,熊熊的火光映照著他面無表情的臉龐,瞳孔中閃現過一抹殺意。

他們強勁的力量相互的碰撞著,火車頂上的位置太過於狹窄。

稍不注意就容易被掉下火車,庄塵憑藉自己靈活的身子左右躲閃。

趁他們不注意直接蹲下身子,一個橫掃便將他們統統都送下火車。

「都是讓這些沒有腦袋的傢伙,來侮辱我的智商。」

庄塵的鼻尖不屑的輕哼著,再次的往火車前面奔跑著。

一直沒有看到阿達娃他們身影,庄塵的心中極度的不安。

他懷疑這三個外星生物,是不是進入火車內部?

庄塵跳到車廂與車廂連接的地方,抓著把手側著身子爬在火車的壁上。

他一拳打碎了火車的玻璃鑽進去。

火車內部的場景猶如人間煉獄,大片的血液染紅了座椅。

被咬的只剩骨架的肢體橫擋在中間,椅子上面儘是喪屍抓撓的痕迹。

庄塵不斷地往前面奔跑著,他發現其他勢力為了抵擋其他人。

還將大門給抵擋住,他伸出右腳猛踹。

「也就只會玩點這些小伎倆。」

庄塵鄙夷的吐槽著他們的舉動。

當他趕到第八節車廂時,各方的勢力已經跟喪屍扭打在了一起。

他們強勢的剖開喪屍的心臟奪取晶體。

不過這一批喪屍,很顯然並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大部分的喪屍都是擁有著異能,導致其他勢力的人不敢與他們正面衝突。

庄塵眼尖的看到遠處的第六節車廂,阿達娃跟他的兩個同類憑藉著身高的優勢。

他們蹲在角落裡面沒有引人耳目,不斷的吞噬著喪屍的身體。

難怪他覺得走過來這一路上,都沒有看到完整的屍體。

原來都是被他們三個外星生物給吃掉了。

庄塵拉低他的帽沿,想要以此來遮住他的容貌。

他將身子緊緊的貼在邊緣,側著身子貓著腰越過他們的打鬥。

那些不長眼的喪屍被他輕而易舉的解決。

就在庄塵快要靠近阿達娃之時,卻被他敏銳的發現庄塵的存在。

就在阿達娃要給庄塵使眼色讓他離開之際,卻被他的兩個同類看到了庄塵。

他們的獨眼上下在庄塵的身上打量著,一股莫名的危機感直上了他們的心頭。

兩個外星生物頓時扔開了手中的屍首,眸子兇狠的朝他走過來。

「哇……」

「這是什麼怪物呀?」

「這他媽怕不是什麼變異的怪物吧?可嚇死老子了。」

「……」

旁邊的惡勢力發現阿達娃他們,驚恐的後退了半步之後。

隨後紛紛的爆發出自己的異能,向阿達娃他們攻擊過去。

不過眨眼間的功夫,卻被阿達娃他們張開宛若無底洞的大口把它們吞入腹中。

這群人連慘叫都還沒有吼出,就沒了身影。

庄塵的心跳像是打擂鼓,他強迫著自己冷靜下來。

。 沐塵和巨大的白色小……大貓咪對峙,一人一虎虛空而立,恐怖可怕的氣氛令躲的遠遠的白虎小萌新嚇得瑟瑟發抖。

大貓咪一個巨大肉掌從天而降,狠狠拍向沐塵的腦袋,空間都在此刻被鋒利爪子弄得一道道空間裂紋。

沐塵面不改色,深藍色火焰暴涌而出,此火是他前身所使用的火焰,此火,名為:蒼穹炎,俗稱:天火。

深藍色火焰熊熊燃燒,並沒有想像中的恐怖高溫,火焰翻騰間,淡淡的威壓瀰漫,大貓咪見到蒼穹炎似是也很忌憚,但依舊是一爪子拍下,威力不減反增。

快要拍住腦袋時,沐塵緩緩伸出手指向前一點,白玉般的纖細手指在深藍火焰襯托下有股另類的美感。

蒼穹炎聚集指尖,玻璃珠大小的火焰球像是深藍的寶石。

咻!

沐塵一指彈出,火焰珠與大貓咪肉掌碰撞在一起。

轟!

火焰巨浪肆虐,空間崩碎。

咚!

大貓咪的身軀狠狠砸在地面,一個近百米的巨坑呈現眼前。

見大貓咪一招落敗,旁邊白虎連忙飛到沐塵諂媚道:「前輩好厲害,我對前輩的崇拜宛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前輩……」

白虎說話激動的口水亂飛,沐塵微微皺眉,這貨,口水噴得到處都是,還有,你幾百年沒刷牙了?臭死我了!

隨後,他手掌一抬。

啪!

白虎身軀直挺挺插入大地,只剩下半截身子露在外面,尾巴耷拉。

沐塵悠哉悠哉前往小貓咪墜落地查探情況,他下手有分寸,這點程度,死不了。

來到巨坑中,塵土散去,看到眼前情景,沐塵「咔嚓」一聲瞬間石化在原地。

費好大勁拔出來的白虎屁顛屁顛來到巨坑中時,也是「咔嚓」一聲瞬間石化。

一人一虎眼前,一道白色的倩影出現,銀白色的長發,湛藍的眼睛,美貌絕對不輸於秦玉墨,身材被藍白色的勁裝完美勾勒出,高貴的氣質僅次於沐紫萱。

「咕嚕」

這是沐塵的聲音,他咽了口口水,驚艷的。

嘎。

這是白虎的表情,它驚訝的嘴巴張太大,下巴好像脫臼了,驚嚇的。

好半天,沐塵回過神來,東張西望,沒有看見大貓咪。

他最終將視線放在眼前銀白髮女子身上,腦海中閃過一個大膽的想法。

該不會,她就是大貓咪吧?

鎮定下來,他深呼出一口氣,詢問道:「你,到底是誰?」

銀白髮女子看向沐塵,身影閃爍,眨眼間到沐塵跟前,語氣霸道說道:「既然是你打敗的本王,那麼本王就宣佈,本王答應你的請求,做你的配偶。」

噗!

沐塵跟白虎一人一虎齊齊一口老血噴出,噢,白虎是真的吐出了口血。

「不是,不是這個人類向大王你提出的請求。」白虎急忙道:「大王,是我,是我向大王你提出的請求。」

大王?

沐塵端詳著由大貓咪變成的銀白髮女子,合著這傢伙是這個天水山脈的獸王!怪不得白虎那貨稱她大王。

銀白髮女子斜了眼白虎,一巴掌把它糊到岩石縫裏,摳都摳不下來的那種。

這白虎,弱的一比,根本配不上她。

「那個,真的不是我向你提出的請求,我是代表剛才被你拍飛的白虎參戰的。」沐塵撓了撓臉頰,他現在麻煩事一大堆,全是關於小姐姐的,一不小心處理不好,老爺子那裏好說,老爺子巴不得他娶一群孫媳婦繼承家族血脈。

可麻煩的是姐姐們那裏,她們一個比一個病嬌的更厲害,要想經過她們同意,這關難度好比刷副本時的終極大BOSS,而且一口氣遇到三個。

「就算不是你提出的請求,但事實是你確實擊敗了本王,按照我們的規矩,你以後就是本王的配偶!」白衣女子一副「我就是賴上你了,你必須答應我」的態度。

「哎……」沐塵長長嘆氣,這叫什麼事!!!

……

天鬼府大牢,一位衣服華麗公子哥模樣的少年嘴裏叼著一根茅草,躺在冰冷石板上,翹著腿,哼著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