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懷疑,以吳剛這種心情他是一定會這麼做的。

本就不是什麼正人君子,還能指望他有什麼心懷大義的想法,他倒戈向魔族,那是必然。

趙信都懷疑,這小子曾經就有魔族接觸。

像他這種邊緣化的仙人,日日夜夜的伐木,對仙域必然有着諸多怨恨。如果趙信是魔族的人,他第一個聯繫的就是像吳剛這類的仙域仙人,他絕對是相對而言最好成功,最好策反的哪一類。

玉帝竟然沒有將他壓入天牢,還真讓趙信感覺有些意外。

總不可能他是乾淨的吧?!

「這吳剛可真凄慘啊。」一旁觀看着這一幕的劍靈不禁低語,「瞧瞧被這些彈幕罵的,要是我早就破防了,他也真能堅持,還在那跟着群仙對線呢。他到底是哪兒來的勇氣啊?」

「不要臉唄!」

靈兒聽后冷冷的撇嘴道。

「你想想,這種天天偷看仙子洗澡的雜碎能是什麼好貨?他那臉估計比城牆都厚,這種嘲諷對他來說根本就是毛毛雨。你竟然覺得他可憐,我倒是覺得應該可憐那些被這個雜碎曾偷看到過的仙子。我都懷疑,有許多仙子都被看到了,只是被吳剛這種爛仙威脅著不敢說出來。現在就百花仙子和蟠桃仙子曝光,鬼知道暗地裏有多少仙子忍辱負重。」

「此言在理。」

聽到此話的趙信愣了一下。

對啊!

靈兒說的這番話是非常有道理的。

並不是每一個仙子都那麼幸運,像百花仙子、蟠桃仙子他們那樣能夠得到王母的賞識。

有許多仙子,都沒有資格進到他們這個群里。

仙子在仙域天庭體系內的地位其實是很低的,就相對童子童女要高一些,甚至有些都不如童子童女。

童子童女至少他們有靠山,許多仙女其實並沒有。

吳剛雖然是個伐木工,他卻是仙域內的上仙,他若是威脅那些沒有身份地位的仙女,那些仙女們還真就不敢聲張。

「對吧?!」

待到趙信應和的靈兒也凝聲道。

「你瞧瞧吳剛的面相,他絕對是做的出來這種事兒的。主人,我倒是覺得,如果想要弄他,讓他徹底身敗名裂,永世不得翻身。咱們真的可以從仙女們這方面去入手,而且你認識二郎真君,在這方面也有人。找個人調查一下,走訪一下,暗巡一番,必然是會有仙女出來作證的。只要數量夠多,送到玉帝那裏,沒有人能保的住他。」

這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強,紙也絕對包不住火。

調查,就必然會有結果。

趙信微微眯了眯眼了,輕輕點頭。

「靈兒,你的建議非常好。」趙信對靈兒表示了肯定,「等這直播結束,我就聯繫二郎真君去調查此事。不,算了,我現在就聯繫他。」

將視頻拉到右上角,趙信點開二郎真君得到聊天框就發去消息。

無極仙尊:真君。

二郎真君:趙兄?

二郎真君:那典籍我還沒有查到,再給我點時間。

看到二郎真君發來的消息,趙信不禁一笑。他倒是也夠上心的,趙信剛聯繫他,他就趕忙說明情況。

沒查閱到具體,其實趙信也能理解。

遠古時期的事情。

沒那麼容易就能夠翻閱到的。

無極仙尊:無妨。

無極仙尊:我找你也並非是為了此事,我是想讓你看看能不能查查這個吳剛。

二郎真君:喔?!

二郎真君:韓湘子聯繫你了?你有看群里的直播么,韓湘子正在跟吳剛對峙,現在吳剛可以說是顏面掃地,估計很難在仙域混下去了。

二郎真君:韓湘子那是真狠,還讓吳剛磕頭呢。

無極仙尊:哈哈哈,我也在看。其實韓湘子去找吳剛的麻煩是我讓的,我當然是會關注的。

二郎真君:你?

無極仙尊:對,這吳剛污衊巨靈神偷看嫦娥仙子和玉兔寶寶洗澡,其實是他有這種想法,正好巨靈神撞到。巨靈神是個老實人,他說不過吳剛,倒是讓吳剛這小子成了舉報者。我跟嫦娥仙子和玉兔的關係你是知道的,我不能讓這廝那麼自在的待着。

砰!

收到此消息的二郎真君砰的一聲拍了下案台,將營帳內不停翻閱著古籍的梅山六聖都給嚇了一跳。

「豈有此理!」

二郎真君凝聲怒斥,營帳內的眾仙都看向二郎真君,又望向趴在一旁的哮天犬。

哮天犬搖頭表示他也不清楚。

二郎真君:趙兄,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這就派人去拿他。

無極仙尊:別!!!

趙信趕忙阻止。

無極仙尊:你現在拿他沒有證據,頂多就是抓他個三五天他還是得出來。我建議你派幾個人去暗訪一下天庭的仙女們,她們當中應該會有受害者。只要她們願意作證,或是有證據,那麼吳剛就絕對翻不了身。

二郎真君:好!

二郎真君:到時候讓玉帝貶黜他到畜生道。

無極仙尊:不可。

無極仙尊:他這種性格絕對不能讓他離開仙域,要不然他很有可能就會投敵。他跟哪吒還不一樣,哪吒也許就是去玩,他未必會跟魔族說咱們仙域的事。這小子,他可是有極大概率會說的。

無極仙尊:將他收押天牢,永生永世都不出來,就夠了。

二郎真君:這倒是便宜他了。

二郎真君:放心,我這就去安排。

真君辦事的效率趙信必然是放心的,看着他應承此事,趙信也不禁吐了口氣,一旁盯着屏幕看的靈兒也露出笑意。

「好啊,這小子馬上就要落網了。」

「對啊。」

趙信眉眼中也噙著笑容。

將吳剛解決可是了卻他一樁心事。

重新將直播拉回,韓湘子和吳剛依舊在對峙,就在那縹緲虛空之上,韓湘子眼中儘是淡然的笑意。

「你還要跟我打,真不是我埋汰你,一劍要你命。」

「那就來啊!」吳剛凝聲怒斥,道,「有能耐你就對我出手啊,你在那站着說大話,算什麼本事?」

「媽呀!」

韓湘聽后頓時就笑了。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啊,你是想碰瓷兒吧?我給你一劍,你直接就倒地不起,想要訛我醫藥費。你那點齷齪心思我難道不知道?我打你,你還手那就是正當防衛。有能耐你打我啊,你打我,我就跟你較量較量。」

「呵,我看你想訛我吧?」吳剛冷嗤。

「噗~」

聽得此話的韓湘子頓時就笑了,旋即面朝著鏡頭。

「諸位上仙們,有沒有大佬出手支援一波,咱不用太多,兩萬靈石替我把這醫藥費出一小半就行,小弟我收到打賞立刻就揍他。小子實在是太狂了,嚷嚷着非要我打他。我是誰,韓仙君,我能怕他么?老子豁出去剛才直播的收入不要了,就揍他。哪位上仙願意添補點,我立刻就……」

都未曾韓湘子話落,直播中就出現了兩條打賞。

叮。

嫦娥仙子打賞500000靈石。

叮。

無極仙尊打賞500000靈石。

也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兩條一模一樣的消息發出來。

無極仙尊/嫦娥仙子:給我往死里打!

。 被接住了?

迪維策萬的見聞色捕捉到宴會廳裡發生的事,眉心深深擰起。

爲了一擊擊斃奧達克,他可沒有留力,當然,他並不指望自己只是一擊就能夠重傷菲戈這樣的身體王者、星空知名的青海之王,輕傷甚至被菲戈防禦住他都能夠接受。

但他認爲的防禦,應該是在力量的衝撞下將阿瑞斯飛舟炸燬,同樣能創傷到附近的奧達克,再隨意補上一槍就可將奧達克殺死纔對!

但現在竟連衝擊都被掐滅……

這傢伙是怎麼回事?

遲滯驚疑只持續了一瞬,因爲盛怒的阿瑞斯已撲了過來。

人還未至,空氣中,便有無數肉眼難見的細菌匯聚。

在微觀的視角內,這些細菌就像一隻只蟑螂,形成一道恐怖的洪流,瞬間衝過了迪維策萬的身體。

‘麻痹菌!’

阿瑞斯的右手一抓,迪維策萬的身體和神經頓時麻痹起來,眼球轉動,心裡暗道‘麻煩了’。

轟——

交碰的聲音只回蕩一瞬,天空便陰暗下去,迪維策萬倒射出去的同時所持槍械亦化作齏粉飄零,但在他探手一招之時,那些粉末便又在他手中重聚,還原如初。

嗡——嗡——嗡——

火舌連吐,三發子彈成品字型阻擋阿瑞斯,迪維策萬身軀一震,上浮脫離皮斯特斯星,但閃過子彈之後,阿瑞斯亦追了出去!

看樣子,像是要不死不休!

……

船長你別走啊船長。

瘟疫海賊團幹部們心說。

他們看看菲戈,再看看桌上那枚被捏扁的特製子彈,有點麻了。

都是星空間有數的強者,心裡都很有數,事後回想子彈來襲的那一瞬,只有阿瑞斯和菲戈做出了反應,就絕不會因爲菲戈輕鬆掐滅了子彈的力量而小覷這顆子彈。

那可是星空最強的狙擊手!

但他們是海賊,而且是宇宙海賊四皇阿瑞斯麾下的海賊,也不至於被菲戈一個人的實力輕易鎮住!

庫瑞斯自始至終都如菲戈一般淡定地坐在椅子上。

而只僵硬了幾秒鐘,名叫索菲亞的女海賊臉上亦勾起一個危險的笑容,道:“那就來吧,幫青海之王把桌子收拾好,再上一桌菜。”

殭屍僕從們立刻行動。

海賊團幹部們亦一個個重新坐回座位上,只不過氣氛變得比之前更加凝固了一分,彷彿已經點燃引線隨時就要爆炸的火藥桶!

奧達克受了些驚嚇,也因爲阿瑞斯的飛撲而有些失神,坐回椅子上,半晌才道:“剛剛……第八神將是要殺了我嗎?”

“沒錯,你欠我條命。”

臭不要臉的,如果不是你抓我到這裡,我怎麼可能……算了,反正我也沒機會還了,你難道還能讓我老婆……我的老婆啊……

一想到自己的十個老婆,聰明的智商瞬間佔領高地,奧達克腦海之中回放與菲戈相處的一幕幕,尤其是菲戈無視他的毒藥與剛剛接住第八神將子彈的瞬間……

‘你有沒有想過,我可能比那更強一點點呢?’菲戈的話重放。

這個傢伙……難道……

“看來時隔14年,無冕的四燈王者青海之王已經真正點燃了第四盞燈火,星空之間,燈火如太陽一般耀眼的王者又多了一位。”

當桌上的菜重新布好,庫瑞斯開口道:“恭喜。”

“謝謝。”菲戈禮貌得很。

試探得到肯定,庫瑞斯的眼底微閃波瀾,其餘海賊幹部們的眼神亦沉了一分,看着菲戈重新開始動筷,他們卻根本沒有吃飯的心思。

“你剛剛說,要邊吃邊告訴我們爲何派往青海的老鼠都失去了聯絡,現在可以說了吧。”庫瑞斯的語氣依然平靜:“青海之王。”

“自然是因爲都被我抓了。本來我打算把他們送回來,但他們一個個都挺抗拒,寧願進推進城,也不願意回到這裡。”菲戈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