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樹高大了,房子舊了。

2022 年 1 月 4 日By 0 Comments

鄭亦傑敲了敲門。

不一會兒,門開了。

「鄭先生,你怎麼來了!」

開門的是顧佩琴的保姆,李媽。

「李媽,佩琴沒給你說我會來?她還沒有回來?」

見到故人,鄭亦傑更加激動。

「佩琴只是說有客人來,叫我做好飯等,並沒有說是你,要知道是你,我就做一道你最喜歡吃的糖醋排骨。」

李媽說得很隨意,跟一般聊天一樣,但鄭亦傑聽來,就特別的心酸。

這麼多年過去了,虧得李媽還記得自己愛吃糖醋排骨。

「李媽,你身體還好吧?」

鄭亦傑跟李媽寒暄著。

「好,就是記性不太好了!」

記性不好還記得他愛吃糖醋排骨。

鄭亦傑無言以對:「謝謝你這麼多年照顧佩琴。」

李媽不好意思了:「謝什麼,要謝也是我謝佩琴,她待我可是真好。你們待我都好,只可惜你們緣分……」

她似乎還在可惜鄭亦傑和顧佩琴的愛情。

「不說這些了,你快屋裡坐吧?」

鄭亦傑走了進去。

屋裡的陳設怎麼那麼熟悉?跟當年一模一樣,只是那些東西舊了許多。

「這……」

鄭亦傑忍不住驚嘆道。

「覺得很熟悉吧?佩琴不許人亂動,跟當年一模一樣。也不知道你們之間到底怎麼回事,多好的姻緣……」

李媽說到這裡,哽咽起來,再也說不下去了。

鄭亦傑腦子一片空白:難道當年真是我錯了?

這時,顧佩琴帶著賈珍珍走了進來。

「你來了,坐吧。」顧佩琴跟鄭亦傑打了聲招呼。

「這是你鄭伯伯。」顧佩琴給賈珍珍介紹道。

賈珍珍很奇怪,她早就八卦出鄭思遠父母早已離異了。

怎麼今天?難道是想要見見我?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鄭伯伯,你好。我是賈珍珍。」

賈珍珍矜持起來真是怪異。

顧佩琴也是女人,了解她此刻的心境。

「珍珍,隨意些,跟在家一樣。」對鄭亦傑道:「珍珍是思遠的女朋友。」

。 葉凡不是很能想懂他們的心思,又怕、有願意顯擺。

就像是那些家裡的女孩兒在大城市打工掙錢,過的辛辛苦苦,最後被家裡人訛詐光了最後一筆錢的人一樣,都屬於葉凡想不懂的範疇。

「行,早點休息,明天我去接待他們。」

陳慧嫻想了想,又嘆了口氣,心裡有無數話想說,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葉凡去洗漱后給李紫涵發了一條信息,告訴她明天找一個建築隊,在山間再建一棟房子。

地皮、手續、錢,這些對於神都李家來講都不是問題。

……

第二天,給李紫涵行針過氣,李家的小公主容光煥發,對著鏡子照了很久。

「葉先生,您行針之後我怎麼覺得我的皮膚白嫩了很多呢?」

「是呀葉先生。」小沫羨慕的說道,「我感覺小姐的皮膚輕輕一碰,感覺就能捏出水來。」

「很正常,行針過氣的功效就在這裡。很多老中醫八十多歲,看著跟四五十歲一樣,就是自己會調理。」

葉凡簡單解釋。

「真好!」

「小沫,你想不想也調理一下?」葉凡問道。

最近用李紫涵的助理小沫用的順手,反正也不費事,葉凡並不介意隨手給身邊的人一些好處。

小沫聽到葉凡這麼說,大喜過望,高興的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女孩子么,哪裡有不喜歡膚白貌美大長腿的。

又給小沫行針順氣,囑咐別墅門口的門房位置要抓緊時間搭建,葉凡和陳慧嫻出門。

李紫涵與小沫要跟著,被葉凡給攆了回去。

去見陳慧嫻的家裡人,一旦他們說了什麼不中聽的話得罪了李家的小公主反而不美。

葉凡沒有開保時捷帕爾梅拉的房車出門,而是開了一輛李家小公主的跑車。

來到山下,葉凡特意找了個停車位把車停好,和陳慧嫻打車去飯店。

「葉凡啊,為什麼不開車去。」陳慧嫻有些戀戀不捨。

蘭博基尼的跑車坐起來很帶感,那車一看就很貴,貴的讓普通人一輩子都不會有念想。

「去和親戚吃頓飯,開這麼好的車幹什麼。」葉凡笑了笑。

陳慧嫻心裡特別糾結,即想著能讓親戚們羨慕嫉妒,又怕親戚們不斷的來煩自己。

既然葉凡說了,那就打車去好了,陳慧嫻也沒什麼主意。

陳慧嫻家是附近鄉下的,大家熟門熟路,也不用去接。路上她接了個電話,親戚們已經到了飯店,催著陳慧嫻快著點。

「葉凡你也是,要是開那台跑車,肯定早都到了。」陳慧嫻埋怨道。

司機聽著有趣,開跑車的人哪有打車的,這兩個人真逗。

來到飯店門口,葉凡下車,見一個很陌生的人蹲在飯店的台階上抽著煙。

「三姨,你不是掙了大錢么?怎麼還不買台車,要打車來啊。」那人撇著嘴問道。

陳慧嫻有點尷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連忙給葉凡介紹,「葉凡,這是你四姨家的小子,你叫他柱子就行。」

「柱子,這是我家女婿,葉凡。」

「呦呵,我知道,就是舔著臉非要嫁到你家的那位。」柱子嘿嘿一笑,看著葉凡說道,「哥們,臉皮可真厚,在我們鄉下倒插門那可是走投無路的人乾的事兒。」

葉凡笑了笑,沒搭理柱子。

「我看你……算了,這都什麼年代了,還背著帆布書包,跟特么小學生似的。三姨,你家真的在卧龍山買了別墅?我讀書少,你可別騙我。」

陳慧嫻特別尷尬,原本想著和家裡人顯擺一下,但看柱子這個樣子還有自己是打車的來的,她心裡氣不打一處來。

「葉凡,都怨你,就算是不開李小姐的車,開咱們的車來也行啊。」陳慧嫻埋怨。

「媽,開什麼車不重要。」葉凡笑道,「咱日子過得好……」

「不行,我受不了你這吹牛逼的勁兒。」柱子瞥了一眼葉凡,右手焦黃的食指、中指夾著煙,嘴角一撇,吐了一口黃痰在地上。

「柱子,怎麼跟你姐夫說話呢!」陳慧嫻斥道。

「姐夫,他還真是我姐夫啊。」柱子鄙夷道,「三姨,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家出了什麼事兒,我都聽我媽說了。」

「……」陳慧嫻無語。

「我媽說了,這個傢伙拋妻棄子,我姨夫一去世他就把家裡的錢都拐走了,還把我姐賣給別人。怎麼著,你這是發達了,還是知道我三姨有錢了,又回來吃便宜飯。」

「柱子,不是這樣。」陳慧嫻連忙解釋。

「三姨,你都不知道咱們村裡人聽到后怎麼說。」柱子鄙夷的看著葉凡,又瞥了一眼陳慧嫻,「我姐癱瘓了,他卻回來,都說你老牛吃嫩草,你們倆好上了。」

「……」陳慧嫻萬萬沒想到老家的人會這麼說,她氣得手發抖,指著柱子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想要顯擺一下,沒顯擺成,反而被人在背後嚼舌根子,陳慧嫻被憋屈的差點沒炸開。

「柱子,別聽人瞎說。」葉凡很平淡的說道,「走了,點菜了么?」

「切,跟你說話都跌份!」柱子鄙夷道,「我就沒見過像你這樣臉皮厚的人。姐夫,你說你跟我三姨搞到一起去,母女通吃……」

話沒說完,葉凡一記耳光抽在柱子的臉上。

「啪」的一聲輕響,柱子被抽了一個趔趄。

他捂著臉,感覺一點都不疼,開始心裡的一點點害怕變成了囂張。

「你特么敢打我!」

「打你怎麼了?胡亂說話,小心以後說話漏風。」葉凡冷冷的看著柱子,心裡膩歪的很。

「葉凡,你別動手……」陳慧嫻也分不清裡外,開始拉架。

「呼~~」柱子一拳打過來,可直接打在空氣中。

葉凡已經拉著陳慧嫻走進飯店。

「媽,你聽見他們背後說什麼了吧。」葉凡無奈的說道,「你自己照顧雪巧,沒人來幫忙。知道你有錢了,馬上就聚上來。你說說,這種人和他們來往有必要麼。」

「可那是我的姐妹。」

「背後說你壞話的時候,她們就不覺得是你姐妹了。」葉凡冷笑。

「葉凡,你別這麼說。」

兩人走進飯店,包間的門開著,一個粗豪的聲音傳出來,「我現在可算是混出頭了,大年哥你們知道吧,當年身上插著九把刀追了那幫人三條街的狠人,現在是我大哥!」

。 「我要讓你知道,你主人永遠是你主人。」還不等岡特多想,教皇殿下伏上身來,吻住了岡特,然後下唇一痛。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