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他們已經沒有時間去想這個了,所有人在苗狼他們開車的帶領下,開始了20公里武裝越野。

2022 年 5 月 19 日By 0 Comments

兩個小時之後,當陳善明按下手裡面的按鈕的時候,還有4個人沒有回來,他們距離這裡至少還要10分鐘以上。

「淘汰。」韓雙直接一揮手開口道。

「滴滴……」刺耳的集合聲再一次響了起來,剩下的人再一次被帶到了偽裝訓練場。

「每個人,2分鐘準備時間,2分鐘之後,規則跟之前一樣,如果你們還可以跑一個20公里武裝越野,我沒有問題。」韓雙淡淡的看著他們開口道。

「所有人解散準備進入,苗狼。」說完之後,韓雙直接對苗狼喊了一聲。

這邊的苗狼立刻和另外一個教官拿著兩個噴壺,給他們所有人的身上都噴上了一股甜香的液體,然後才讓他們進入了訓練場。

所有的菜鳥都有些莫名其妙,徐天龍忍不住低聲道:「這不會是誘蛇劑吧?」

「很有可能。」何晨光苦笑了一聲,「你不覺得,現在這個訓練場才是最恐怖的嗎?」

「我們之前進去的時候,這裡面什麼都沒有,我們偽裝了,雖然被扔進去了蛇,但是我們只要不動,它們不會咬我們,但是現在,這些蛇爬到了什麼地方,我們根本不知道。」

何晨光指了指他們面前那一尺多高的草地……現在這草地裡面之前至少被扔進了三位數的蛇,誰知道蛇在什麼地方?

「這……」

「大家自求多福吧,如果我們再動,反正我是再跑不了一個20公里了。」王艷兵苦笑了一聲。

所有人面面相覷了一番,然後只能是小心翼翼的踏入了偽裝訓練場。

「1分30秒!」韓雙微微笑了笑,大聲開口道。

即便是時間很緊,但是他們也只能是小心翼翼的前進,萬一踩到一條蛇,不用想絕對會被咬一口。

被咬或許不會被淘汰,但是一旦需要治療的話,訓練不會等你的,如果你去治療,結果就只有一個,自己退出。

留到現在的人,沒有人想退出。

韓雙就這樣默默的看著,隨著2分鐘時間到了,他們也都各自找地方偽裝好趴在了地上。確實被他們發現了不少的蛇類,但是他們也強忍著恐懼給挑開了,至少目前來說,他們爬的附近應該是沒有蛇的。

「苗狼。」韓雙沖苗狼點了點頭。

苗狼和另外一個士兵立刻重新上了之前的那輛車,從車上拿下來兩個超大的,裡面被撐起來的編織袋。

小心翼翼的拎著兩個超大的編織袋放到菜鳥們大概中心的部分,然後他們兩個人扭頭就跑。

從縫隙當中看到這一幕的何晨光等人心裏面湧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跑出了七八米之外,苗狼不知道按下了什麼按鈕,「嘭」「嘭」兩個編織袋束口的裝置自動打開,掉落,整個編織袋的口子瞬間被打開,接著令人頭皮發麻的嗡嗡聲瞬間傳入了所有人的耳朵。

當其中一個編織袋倒下的時候,從何晨光這個方向剛好可以看到那編織袋裡面的東西,看到裡面東西之後,何晨光差點忍不住直接一句粗口就爆出來。

因為那裡面,赫然是兩坨巨大的野馬蜂的蜂巢,袋子裡面不知道裝了多少野馬蜂進去,當袋子打開之後,這些野馬蜂似乎收到了什麼驚嚇一樣,瞬間從袋子裡面鑽了出來,開始圍繞兩個袋子不斷的旋轉飛行。

「嗡嗡」的聲音不斷的在空中環繞,而且這個聲音越來越多,趴在地上的所有菜鳥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如果他們還不知道之前噴在他們身上的是什麼東西的話,那也太蠢了。

那確實不是誘蛇劑,但是那特么是誘蜂水啊。

果然,很快這些馬峰就四散開來,不斷的開始在空氣中尋找它們聞到的特殊味道。

看著那些蜜蜂已經準確找到了所有的菜鳥,就在他們的身上不斷的起落,環繞飛行,韓雙點了點頭,嗯,這效果確實不錯。

沒有人想再跑20公里,所以,即便是這些馬峰已經落在了他們身上許多,甚至有一些順著他們的偽裝服在不斷的爬行,也沒有人敢動。

他們第一次明白了,韓雙嘴裡面的忍耐力是幹什麼。

夜色很快變得漆黑,陳善明走過來給韓雙敬了個禮:「風箏,五號找你。」

「明白。」韓雙點了點頭,「這裡交給你了。」

。 「簡單!」

林羽笑呵呵的說道:「殺了我們,你就不用為難了。」

在錢萬金問出那個問題的時候,他就明白錢萬金的意思了。

殺人滅口,最簡單直接的辦法。

「林老闆,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哦。」

錢萬金臉上的笑容燦爛無比,無奈道:「我其實不想殺你們這些財神爺的,但我也沒辦法,我得保我自己的命啊!」

「嗯!理解。」

林羽臉上的笑容也不減一分,主動退到一邊。

他知道,白妙手肯定很想跟錢萬金一戰。

反正錢萬金人已經在這裡了,而且是個惜命的人,等他們戰一場后,再慢慢問他也不遲。

就在林羽退後的同時,錢萬金突然向林羽出手。

他那肥胖的身體,絲毫不影響他的速度。

果然是扮豬吃虎!

前一秒還人畜無害的,下一秒,出手就是殺招。

而且,根本不講什麼武德不武德的。

就在錢萬金出手的瞬間,白妙手也閃電般出手,一招將錢萬金逼退,同時擋在林羽身前,目光冷厲的看著錢萬金,「你找錯對象了!你的對手,是我!」

「沒有,我就是想找林老闆來著。」

錢萬金咧嘴笑道:「我沒把握勝過白老闆,所以想抓住林老闆來威脅你們,沒曾想,白老闆還是技高一籌。」

「……」

白妙手和林羽愕然相視,臉上同時一抽。

錢萬金有這個想法可以理解。

但他竟然還不要臉的承認了?

短暫的失神后,白妙手伸手按住了劍柄,「既然你沒得逞,那剩下的就是我們兩個的事了。」

「不打、不打!」

錢萬金連連擺手,「剛才,你后發先制,我看出來了,我肯定打不過你,再跟你動手,我不是傻了嗎?」

聽到錢萬金的話,林羽頓時「噗呲」一笑。

拋開別的不談,這錢萬金絕對是有趣的人。

如果可能的話,他甚至想跟錢萬金交個朋友。

白妙手也被錢萬金這不要臉的態度搞得有些哭笑不得,沒好氣的看了錢萬金一眼,這才說道:「既然你知道不是我的對手,那就趕緊說!你不想跟我動手,但我是真的想跟你動手!」

「我是真不喜歡你們這些人!」

錢萬金不顧白妙手的威脅,起身往屋內走去,嘟囔道:「成天打打殺殺的,有什麼好的?坐下來喝杯茶不好嗎?」

很快,錢萬金又拿著茶壺和茶杯從屋內走出來。

不用想也知道,那茶壺和茶杯絕對是純金打造的。

邀請兩人在院中坐下后,錢萬金又給他們斟上茶水。

「我看出來了,你倆應該都是大人物,能不能別為難我?」錢萬金愁眉苦臉道:「我的命已經很苦了。」

「你的命,可真苦啊!」

兩人同時一臉黑線的開口。

林羽指著這桌上的金鞋,「我估計,全天下找不出第二個像你這麼命苦的人了。」

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就他這樣,還敢說他自己命苦?

「我的苦,你們不明白的。」

錢萬金滿臉苦澀的嘆息,「先喝茶吧,咱們邊喝邊聊。」

白妙手端起茶水,放在鼻尖輕嗅。

「放心,沒毒。」

為了打消白妙手的顧慮,錢萬金直接抄起茶水喝乾,放下茶杯道:「我可不敢給你們下毒,我還想多活幾年!而且,除了赤練天香外,我還真不知道有什麼毒藥能毒翻你們。」

「你這個人扮豬吃虎,我們不得不防。」

白妙手直言不諱,這才將杯中的茶水喝完。

林羽也喝完茶水,又好奇的看著錢萬金,「給我們說說,你有什麼苦的,沒準,我們能幫上忙。」

錢萬金自嘲的笑笑,這才開口道:「如果我說,這歸墟山莊是我的囚籠,我離開這裡就會死,你們信嗎?」

兩人稍稍一愣,同時搖頭。

錢萬金這個人,他們都看不透。

這人滿嘴跑火車,誰都不知道他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錢萬金聳聳肩,「我就知道你們不會信。」

「如果你再說得具體些,也許,我們會信。」林羽目光如炬的看向錢萬金,「比如,這裡為何會是你的囚籠,為何你離開這裡就會死?是有人要殺你,還是其他的情況?」

「我又不惹事,就想安心的賺點錢,除了你倆,還有誰想殺我啊!」錢萬金撇撇嘴,一臉幽怨。

「我們也沒想殺你。」

兩人同時搖頭而笑。

好端端的,他們殺錢萬金幹什麼?

他們只是對這歸墟山莊有著太多的疑惑。

另外,也有事不得不找錢萬金打聽。

錢萬金丟給兩人一個白眼,哼哧道:「我要不把你們想知道的告訴你們,你們不就打算殺我了嗎?」

「……」

兩人同時一窒,頓時啞口無言。

是的,如果錢萬金不把他們想知道告訴他們,他們確實會要了錢萬金的命。

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不必否認。

「算了,我現在是你們砧板上的肉,為了保命,我也顧不得什麼規矩不規矩的了。」

錢萬金無奈苦笑,「這樣吧,你們給我弄一噸黃金來,我就把你們想知道的告訴你們。」

兩人臉上同時一抽,無語的看著錢萬金。

這個時候了,還惦記著黃金?

他是真的痴迷黃金,還是在他們面前演戲啊?

「不是……」迎著兩人的目光,錢萬金頓時急眼,理直氣壯的說道:「你們讓我壞了規矩,我找你們要點好處,這很合理吧?」

「合理個屁!」

白妙手一巴掌拍在桌上,怒道:「你要之前提這個要求,我們興許還答應!現在,一兩黃金都沒有!」

「我警告你,我們的耐心有限!趕緊說,是誰買走了那些靈藥!」

「再跟我們在這裡嘰嘰歪歪的,我不但不給你黃金,還把你這裡洗劫一空!」

別說白妙手了,連林羽都被這個奇葩搞得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如果不是確認那茶沒毒,他都會懷疑,錢萬金是故意在這裡拖延時間,等著他們毒性發作。

看著白妙手那滿臉怒氣的模樣,錢萬金頓時哭喪著臉哀嚎起來,「不帶你們這樣的!你們這不是欺負人嗎?」

兩人臉上不住的抽動,恨不得將他暴揍一頓。

「快說!」

白妙手努力的壓住抽人的衝動,咬牙切齒的叫道。

一股濃烈的殺機瀰漫開來,讓錢萬金心中一涼。

「有話好好說!我說,我都說……」

錢萬金不敢再跟他們扯淡,滿臉堆笑。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陳飛揚說道:「容城那邊是華興的分部,以後的重心是研發和營銷,華興廠主體還是會留在Z市,至少生產車間不會搬遷。」

陳飛揚的表態讓領導稍稍安心,但還是有點不放心。

空口白話的,沒什麼意義,到時候陳飛揚要是想走,你也拿他沒辦法。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