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月晚搖搖頭:「二皇兄家真大呀,根本連轉都轉不完。」

2021 年 12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初永年笑。

「二皇兄,裕寧不知道你有何安排,也不知今後事態如何發展。」初月晚道,「只願二皇兄對人多加留意,千萬不要過於篤信既有的準備,畢竟天有不測風雲,就算是有時覺得無比信任的人,也會有出乎意料的作為。」

初永年略感意外:「裕寧如今,大道理越來越多了。」

「為了信王哥哥,裕寧希望二皇兄好自為之。」初月晚道,「至少裕寧,無論如何都不會刻意加害於你。」

初永年並不言語。

初月晚簡單行禮,轉身朝府門走去。

「誒。」初永年叫住她。

初月晚回頭。

「裕寧旁觀者清,那不妨把今日對本王說的話,也對自己再說一遍。」初永年道。

初月晚愣了愣,點點頭,離開了王府。

……

今日對二皇兄說過的話,也對自己說一遍。

「今日和二皇兄說了好多的話,不知道是哪一句啊。」

初月晚回到摩天塔便覺得累了,泡在池子里很久都不想出來,加了藥粉的溫泉呈現出淡淡的奶色,初月晚覺得自己好像泡在骨頭湯裡面,香香的。

現在在摩天塔貼身服侍的人已經換成了芙蕖,松苓偶爾還來,幫著一併收拾房中的布置,許多講究,從前芙蕖不懂的,松苓事無巨細的交待給她。

「每天要先將東側窗子打開,將備好的香料鋪在席上……」松苓說著,親手展示了每一個物件的拜訪順序和方向。

雖然繁瑣,但芙蕖在宮中也是老人兒了,過目一遍便不會忘記,松苓示範過一次之後,她也馬上就能依樣復刻。

交待之後,松苓跟初月晚打了招呼,退到門外,初月晚讓芙蕖去送送,房中還有別的禮官服侍著。

「松苓長史果然事事精細,從前只聽公主殿下說起您體貼入微,堅實可靠,近些日相處,愈發欽佩。」芙蕖主動搭話。

待了這些時候,她們也從來沒有獨處的時間,幾乎都是交替著在初月晚身邊做事,松苓也常跟著大國師,沒有過多交集。因而今次一來,芙蕖總算得到機會說話了。

松苓平日里就不怎麼跟人私下裡打交道,忽然聽她套近乎還有些遲疑,思慮后才說:「芙蕖姑姑也如公主殿下所言那般善解人意,處處周詳。今後相處,還請姑姑多多包涵。」

「松苓長史多禮,我們公主殿下最是性子隨和,好伺候的,這些年公主殿下在摩天塔,都是松苓長史照料,想來或許比我們還要了解公主殿下呢。」芙蕖道。

這話倒是說到了松苓心坎里,本來這幾日她正問為著初月晚調了椒房殿的人來摩天塔一事不舒服,總覺得受了猜忌冷落,這多年的感情都打了水漂似的。

可芙蕖一說,到好像心裡有點安慰。

「公主殿下前些年隨大國師修鍊,在摩天塔格外辛苦,這些日公主殿下雖有不少閑暇時間,聽道功課之時也不少,芙蕖姑姑怕會心疼吧?」松苓有些拿回了東道主的威勢。

芙蕖嘆口氣:「怎會不心疼呢,可這都是大國師愛徒心切,希望公主殿下早日成才,才如此督促,奴婢怎能以一己私情攪擾。」

松苓抿唇微微笑了一下,道:「沒事,往後芙蕖姑姑若有什麼需要,給公主殿下送點什麼東西,都儘管跟我說來,有能幫到的地方,我都會儘力而為。」

芙蕖再三道了謝,退回房中去。

待她回來,初月晚已經從池子里出來,換好了衣服,在榻上卧著了。

禮官們收拾好東西,將泉水排出,一個接一個地從房中離開。外面候著的應順馬上.將門關好。

初月晚等到只剩下芙蕖,立刻爬起來。

「給輕鴻的信已經送出去了么?」初月晚問。

芙蕖點頭。

「松苓好說話么?」

芙蕖再點頭,有搖搖頭:「但她確乎是喜歡小殿下的。」

初月晚想起前世之事,未免傷懷,但還是忍下來了。想著,便將那個麻線娃娃從自己的床下面拿出來,交給芙蕖:「這個東西,想辦法存好了,不要放在我這兒……還有一件事,得告訴太……」

她頓了一下,眼神明亮:「想辦法告訴太子哥哥,父皇的病根兒,得查一下。」

。 劉詩雅帶著雲韻來到了一處櫃檯前,對雲韻介紹道:「這是水屬性至寶,鯨膠。五階的,六階的都有,五階的存貨還有不少,六階的還有8塊。」

鯨膠是鯨類魔獸在死亡后都能生產的東西,能量溫和,對於水屬性的修鍊者來說,是一種上佳的修鍊助力。

不過鯨類魔獸都是在海洋深處,人們要想獵殺一頭鯨類魔獸只能入海戰鬥,戰力不足8成,所以海洋魔獸一直都很難獵殺,如果你不是比海洋魔獸高上至少3個小等級,那麼你大概率獵殺不了。

「鯨膠么,倒是好東西。」雲韻點了點頭,這的確很適合夏玥,夏玥已經7星斗王了,若是吃了鯨膠加上斗王丹運氣不錯的話可以直升九星斗王。

「怎麼樣?」雲韻看向夏玥,夏玥也能感受到鯨膠裡面溫和的水屬性能量,也很心動。

可是夏玥自己沒有錢,只能靠雲韻買,吃人家的嘴軟,這讓夏玥有些猶豫,買了以後自己還能對她硬起來嗎?那不是以後要被她壓一頭了?

還在夏玥糾結的時候,雲韻沒等夏玥回答,就對著劉詩雅說道:「我買了,以物換物如何。」

「當然,請跟我來,我們有專門的評估人員。」

劉詩雅帶著雲韻來到一間裝修簡樸的房間,沒有各種花里胡哨的裝飾,只有一張桌子兩把椅子,一張椅子上坐著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不過他的眼睛卻炯炯有神,好像一切寶物都逃不過他的雙眼。

雲韻心中暗想:看樣子還不錯,可能比我強了一點點吧。

劉詩雅開口道:「樊老,這位貴客要以物換物來買鯨膠,您給鑒定一下價值吧。」

「哈哈,原來是劉丫頭,好,這位貴客把東西拿出來吧。我們珍寶閣在鑒定一事上一直是最好的信譽。」

雲韻坐在了他的對面,拿出了3顆火蓮子,這火蓮子她也沒剩多少了,一顆一顆的吸收沒想到用的還挺快,現在還能拿出來換錢,用完了真要賺錢了。

話說她不是煉藥師,賺錢的方法也太少了,只能出去獵殺魔獸和尋寶藏了,不過她喜歡找寶藏。

當雲韻拿出火蓮子的剎那,整個房間內都充斥著火屬性的能量,溫度都上升了不少。

「這是??」那老者驚疑的聲音傳出,他拿過了火蓮子先是端詳了好久,然後開始用鬥氣一層一層的感受火蓮子的能量,又拿出了很多雲韻看不懂的儀器開始檢測。

果然專業!不愧是大城市,那儀器雲韻也不認識。

不過也有這樊老不認識的原因,如果他認得那就不用這些儀器來分析了。

劉詩雅也有些驚訝的看著雲韻拿出來的東西,沒想到她還真拿出了好東西,看樣子樊老還不認識。

樊老用了好多方法最後終於做出了結論,他說道:「火屬性的天材地寶,能量級別是斗皇巔峰,還能增進控火能力,對斗宗以及斗宗一下都能起到作用,這對煉藥師格外友好價值可以增加不少,總的來說的確是好東西。」一口氣說完后,樊老也有些氣喘。

「嗯,這是青蓮地心火在誕生的過程中伴生而出的蓮子。」

樊老和劉詩雅都驚訝的說道:「異火榜排行第十九的青蓮地心火?」

竟然是異火的伴生物,要知道能直接提升控火能力的東西真的沒有多少,怪不得這火蓮子能有這麼強大的功能。

「那樊老看能換多少鯨膠呢?」劉詩雅在一旁問道。

樊老默默計算了一下最後給出兩個方案:「貴客如果都換六階的,那可以換6塊,如果要換5階的那麼一塊6階的可以換10塊五階的。」

樊老和劉詩雅看著雲韻等著她做決定,雲韻直接就說了:「就6塊六階吧。」.

「那我們這生意就成了?」

「成了。」

「哈哈,交易愉快啊。我去拿貨,劉丫頭就陪貴客聊聊吧,我一會兒就回來。」樊老說完就出門拿鯨膠去了。

劉詩雅好奇的坐在了雲韻的對面問道:「雲小姐來永凍之城是有什麼事嗎?不知道有沒有我可以幫你的。」

「我要去半日深淵,來這裡買一些去那裡的情報。」雲韻如實說道。

「原來如此,要說情報那這永凍之城情報最全的一定是珍寶閣,雲小姐可以去後面一棟樓,那裡是珍寶閣專門賣情報的。」

「我已經與一個長老達成交易了。」雲韻說道。

「哦?是嗎?」劉詩雅有些意外。

就在這時房間的門被打開了,進來的是一個神色莊嚴的老者,剛剛的樊老恭敬的站在這位老者之後。

劉詩雅看到這老者之後,一下子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臉上也沒有了隨意的神色,趕忙行了一禮喊了一句:「閣主。」

那老者看似一臉嚴肅,不過說話倒是慢慢吞吞的一點沒有殺氣:「劉丫頭啊,都說不用喊閣主,我和你爺爺什麼關係。」

劉詩雅聽到這麼說也甜甜一笑說道:「那要是被我爺爺知道他可要罰我了。」

「他敢?」

原來這是珍寶閣在此地的閣主,雲韻也站起來行了一禮,雖然自己身上也有一個不靠譜斗宗,不過自己比較沒人家厲害,行個禮還是應該的。

「閣主您怎麼親自來了?」劉詩雅疑惑的問道,這買幾塊鯨膠還能驚動閣主了?

「原來你還不知道啊,苑極那傢伙路上被人打劫,多虧了雲姑娘保護他回來,不然我們珍寶閣損失這一次損失可大了。」閣主說道。

「苑極長老在護送什麼珍貴的東西嗎?」劉詩雅更加疑惑了,斗王長老一般不會運送什麼特別珍貴的東西,那是斗皇長老乾的事。

「異火。」從閣主嘴裡蹦出的這兩字可把劉詩雅震的不輕。

劉詩雅有些驚異的看向雲韻,她之前感受到了雲韻的氣息,妥妥的高階斗皇,她竟然沒要那異火而是和珍寶閣換了情報。

雲韻聽到閣主這麼說也笑了笑說道:「去半日深淵對我來說比較重要,其他事都可以往後排。」

「原來如此。情報我已經。。」

閣主話還沒說完,只見雲韻突然眉頭一皺,然後一股恐怖到極致的殺氣從雲韻身上冒了出來,「轟」一聲雲韻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閣主也一愣,心裡暗道不好,整個人憑空消失不見。

雲韻剛到一層大廳,就看到一個斗靈已經一爪抓向小醫仙的胳膊。

周圍的人看到那斗靈抓向了那小姑娘的胳膊,都是心裡一嘆,雖然這斗靈沒有下死手,這小姑娘肯定要受傷了。

然而就在這斗靈的手快要碰到小醫仙的時候,「嘣」一聲巨響在一樓響起,等人們回過神的時候,驚駭的發現,出手的斗靈那隻手已經沒了!

他的右臂處已經空蕩蕩了,他的右臂被直接一擊變成粉碎,他身後的地面上全是血肉碎片。

那人一開始沒反應過來,後來他看向自己空空的右邊,然後突然就開始凄厲的大叫起來,慘叫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大廳,所有人心裡都涼涼的。

「誰!」那斗靈身邊有一個年輕的男子憤怒的開口。

「你也找死。」淡淡的聲音回蕩在一樓大廳。

鬥氣飛速的在雲韻手掌形成一個漩渦,接著雲韻一掌拍向了那年輕男子。

「誰敢在珍寶閣放肆!」旁邊一個老者沖了出來,與雲韻對了這一掌,整個人悶哼了一聲,不過這一掌也算是接了下來。

就在這時斗宗的威壓降臨了,所有人都被威壓禁錮在原地。

「怎麼回事?」閣主威嚴的聲音說道。

「來,到師傅這來。」雲韻一把拉過小醫仙,小醫仙好像有些嚇到了,被雲韻拉到了懷裡這才反應過來,「哇」一聲就哭了出來。

雲韻輕輕的拍著小醫仙的背,安撫了好一會兒小醫仙終於緩了過來,不再大哭而是慢慢的抽泣。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