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凱瑟琳搖了搖頭,然後不等精靈女王繼續叫她小鴿子,就開口轉移了話題:「女王陛下,是發生什麼了嗎?」

2022 年 4 月 15 日By 0 Comments

「嗯。」

精靈女王也不笑了,她聲音低沉的說了一下發生的戰爭,凱瑟琳聽完之後感嘆了一聲:「時間有些巧合啊!」

然後凱瑟琳拿出一張紙,指著上面的數據說道:「根據這些日子的情況來看,還有一個月左右才能結束,如果今年大賽的魔藥師都過來幫忙的話,時間應該可以縮短到半個月。」

精靈女王連連搖頭:「這可不行!先不說信不信任的問題,我們精靈族哪有那麼多未出嫁的族人?就算把我這個老人加上也不夠啊!」

「哈哈哈。」

知道外面形式緊張,而一臉嚴肅的凱瑟琳都被逗笑了,然後她指著精靈女王打趣的說道:「女王陛下,如果現在還是千年前,咱們這個年齡段的精靈也就剛成年而已,而她們還是個孩子……」

凱瑟琳突然止住話語,和精靈女王對視一眼,然後兩人不約而同的轉頭看向空間中間的大洞,齊齊的嘆了一口氣。

唉~

之後兩人不再說話,凱瑟琳繼續自己的工作,精靈女王則是獨自一人走到大洞邊緣,赤着腳踩在光膜上走向了最中間的位置。

仔細看去,光膜上最中間的位置那裏有一座模糊的雕像,十幾把各式各樣的武器圍繞着雕像旋轉,其中就有精靈柚子送回來的木棍。

「……」

精靈女王慢步來到雕像前面,默默地雙手合十祈禱起來:「我們的母親,慈愛的生命之神……」

幾分鐘后,祈禱結束的精靈女王伸出雙手,輕輕的搭在了雕像的肩膀上。

呼……

狂風憑空而起,吹動着精靈女王身上那繁瑣的白色長裙。

從高空望去,精靈女王就猶如一朵最為純潔的白色花朵,在綠色光膜的中央驟然綻放。

強大的能量開始涌動,垂下來的樹根上的那些寶石碎片快速閃爍起來,然後發出一道道翠綠色光柱,匯聚到了精靈女王身上。

嗡……

精靈女王腳下的光膜顫動起來,其上的光彩越發濃郁,暫時遮擋住了洞裏的黑暗。

……「殿下所慮不無道理,」鳳閣點頭,把難題拋給她,「那依殿下的意思……」

在他這裏,皇帝交代的差事,要不到人就要解決的法子,反正不能空手而歸。

一無所獲會讓皇帝覺得他辦事不力,難堪大用。

「晉西一戰,我國公府傾巢而出,府兵、親衛死傷無數,急需培養新丁替補。」元昭自知推託

《一簾風月掛九重》第236回 雖然支勇看起來很叼的樣子,但何志雄也很叼。林天成有些擔心等下支勇鎮不住,讓夏雪受到牽連。

想了想,林天成道:「支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你和夏老師先離開吧。」

劉軼也好心地道:「是啊,支先生,等下讓你吃虧就不好了。」

支勇之所以敢叼,也不是全無依仗。

他是鳳城人,家裡也有幾個錢,關係網還是有的,一般小事都可以擺平。還有,支勇雖然同樣是學中醫的,但並沒有搞中醫,而是練武,幾乎所有同學,都知道支勇有武功。

支勇知道劉軼沒安好心,但他不怕。

他看了劉軼一眼,不冷不熱的笑道:「激將法對吧?省省吧。我是看在小雪的面子上才留下來的。」

劉軼臉上露出幾分輕笑,不再做聲。

從劉軼的表情上,支勇也感覺到,林天成的麻煩不小,他有心想問問對手是誰,但又怕丟面子。

想到林天成只是一個省中醫院的實習生,牛逼的人也不可能會拿林天成當對手,支勇放下心來。

接下來開始吃飯,支勇儼然把自己當成核心人物。

他翩翩自然,談笑風生,把話語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兩杯白酒下肚,支勇開始意氣風發起來,他對林天成道:「聽小雪說,你也是學醫的?」

「是的。」林天成道。

支勇笑道:「我也是醫科大學畢業,經過這麼多年鑽研,我發現中醫和習武,可以相輔相成。中醫可以調理身體,固本培元,習武同樣可以強身健體。兩者結合,更是另有一番天地。」

「支先生也習武?是傳統武術還是現代搏擊?」林天成問。

林天成雖然厲害,但對武術還是一竅不通,就想在支勇這裡了解一下。

支勇醫術其實很一般,他最得意的就是功夫,故意把話題扯到這上面來,聽到林天成詢問,他果斷抓住機會。

只是,見林天成不像練過的樣子,支勇還是有些詫異,道:「你也練過?」

「談不上練過,只是比較感興趣,自娛自樂吧。」

支勇點了點頭,道:「有很多人爭論,是傳統武術更勝一籌,還是自由搏擊後來居上,在我看來,不管是自由搏擊,還是傳統武術,都各有所長。我本人,就是自由搏擊和傳統武術兼修的。為了印證一下自由搏擊和傳統武術孰強孰弱,我特意找人請教過。」

武術是國粹,很多人是感興趣的,就連夏雪,都來了幾份興趣,轉頭看著支勇。

支勇繼續道:「首先,我找的是一個傳統武術家,他的名字我就不說了。老先生是詠春傳人,浸淫詠春數十載,在傳統武術界裡面,有著極高的威望。曾經有一個練自由搏擊的人上門討教,結果,老先生只用了三招,就打斷了那人六根肋骨,這還是老先生手下留情。」

說到這裡,支勇臉上,也露出濃濃震撼之色,「老先生不虧是詠春拳泰斗。」

林天成也暗自點頭,他接觸過不少練傳統武術的,包括樂海樂洋兩兄弟,深知傳統武術博大精深。

夏雪臉上,也露出幾分震撼。

就連看不慣支勇的劉軼,都忍不住問道,「那你呢?你和老先生交手,結果如何?」

支勇臉上露出幾分矜持的微笑,「我也是足足用了十幾招,才將老先生擊敗。」

夏雪聞言,俏臉上的震撼之色更濃,深深地看了支勇一眼。

很多人都知道支勇有武功,因為支勇經常在微信發朋友圈,有時候曬一副拳擊手套,有時候曬一下練武場地之類的。只是,夏雪萬萬沒有想到,支勇竟然這麼厲害。

劉軼聞言,恨不得打自己的嘴,不過支勇說的是真是假,這傢伙也太能裝逼了。

支勇又道,「後來,我又專門去找了一個自由搏擊高手討教。他經常參加擂台賽電視節目,我找他的時候,他的戰績是38勝1負19次KO對手。」

說到這裡,支勇臉上又露出幾分震撼之色,「由於他重拳神出鬼沒,KO次數驚人,甚至闖出了死神的稱號。」

這次,劉軼知趣地沒有再問。

支勇也不介意,停頓了下,繼續道,「我們採取的是不限制規則搏鬥,他足足堅持了一分多鐘,才被我找到機會KO。」

林天成道:「支先生,有時間,我也希望向你學習一下。」

林天成說的是肺腑之言,他想積累戰鬥經驗。

支勇心情愉快,並未拒絕,他點了點頭,道:「你是小雪的朋友,學習沒問題,但不能有傲氣,而且要有耐心。我能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其中之艱難,是你很難想象的。而且,你要跟我學習,首先要學的第一點,就是把你以前會的,統統忘記。」

林天成點了點頭,他好像只是會打耳光。

「陸師傅,就是他。他就是林天成。」這個時候,何志雄已經在水下布置完畢,領著陸寶國來到了林天成幾人面前。

陸寶國目光銳利如鋒,盯著林天成,「就是你,打斷了別人的腿?」

支勇轉頭一看陸寶國,面露詫異之色,「陸師傅?」

他是練武之人,陸寶國是省武術協會副會長,在江岸省傳統武術界名氣很大,所以認識。

陸寶國也認識支勇,但他看都不看支勇一眼,只是用壓迫的目光看著林天成。

縱然陸寶國名氣很大,但支勇不怕。

在支勇心中,不少所謂的傳統武術名家,某某傳人,不過是沽名釣譽,自欺欺人。

省武術協會那麼多副會長,有幾個敢光明正大登台較技?

看見陸寶國沒看自己,支勇口氣加重幾分,站起身,道:「林天成是我朋友,不知道他打斷了誰的腿,怎麼驚動陸師傅了?」

陸寶國不屑地看了支勇一眼,「不關你的事情。」

支勇雖不怕陸寶國,但在夏雪面前,還是很有禮貌的樣子,對陸寶國笑道:」陸師傅,我都說了,天成是我朋友,你看,大家都是一個圈子裡面的人,這裡面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陸寶國已經警告了支勇,他顯然沒興趣再和支勇說話,一撩衣襟,抬腿就朝林天成走去。

支勇立即上前兩步,擋在陸寶國面前,語氣也冷了幾分,「陸師傅,不要讓我難做。」

…… 秦舒剛抬手搭到柳唯露的脈搏上,聽到兄妹倆爭執,她扭過頭,對褚臨沉說道:「你也出去。」

褚臨沉:「嗯?」

秦舒解釋道:「我看褚夫人的情況,恐怕要馬上進手術室做心肺機能恢復手術,你可以去提前安排一下。」

「好。」褚臨沉點點頭,倒是對秦舒說的話沒有絲毫懷疑,牽過小巍巍,就準備帶他一起出去。

見狀,秦舒眸光微暗,說道:「兒子留在這兒,看不到他,我不放心。」

褚臨沉唇角扯了扯,卻也沒說什麼,把巍巍留在了病房裏。

等人都走光,秦舒鬆了口氣的同時,面色卻也嚴肅起來,轉頭看着病床上的柳唯露,眼裏露出深深的思索。

片刻之後,她立即從包里拿出一張紙,快速寫下了一張方子,放在床頭。

「褚夫人,我能做的也就這麼多了。」

柳唯露意識混沌,艱難地開口,「你是……」

秦舒沒有說話,轉身準備離開。

一秒記住https://m.net

但不知想到什麼,她又折返回來,再次拿出一張紙,寫下一行字,然後摺疊起來,壓在了柳唯露的手腕下面。

做完這些,秦舒才牽起小巍巍,說道:「寶貝,媽咪現在要帶你離開這裏,好嗎?」

小巍巍疑惑地看着她,「不跟爸爸他們打招呼嗎?」

「你叫他什麼?」

秦舒驚愕地看着兒子。

小巍巍自知失言,連忙吐了吐舌頭,「都怪那個叔叔總是在我面前說這個詞,我不小心叫錯啦。」

秦舒無奈地摸了摸小傢伙的腦袋,心裏有些沉悶。

不過,她離開的決心是不會動搖的。

之前在醫院的時候,秦舒就觀察過這裏的病房構造。

比如這間高級病房,外面陽台互通,只有一個一米高的玻璃護欄,很容易就翻過去了。

她沒有從門口離開,而是帶着巍巍,翻過陽台,悄然離去。

「雲希,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裏,我爸說柳阿姨突然病重,她現在怎麼樣?」

辛寶娥看到褚雲希一個人在走廊上,好奇問道。

褚雲希看了她一眼,皺着眉頭說道:「我不過是說了一句秦舒的不好,我哥就大發雷霆把我趕出來了,這會兒,他讓秦舒給我媽診脈呢。」

辛寶娥聽到秦舒的名字,怔了下,不過很快恢復自然,說道:「這樣么,我爸也是知道我剛好在醫院裏照顧昱風哥哥,擔心柳阿姨的情況,所以讓我先過來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謝謝你和辛叔叔。」

「不用客氣,那我現在去看看柳阿姨,你……」

「我就不去了,免得又被我哥說。」褚雲希不滿道。

辛寶娥也沒再說什麼點點頭,朝病房走去。

走進病房裏,除了床上的柳唯露,並沒有其他人。

辛寶娥有些疑惑,褚雲希不是說秦舒在給柳阿姨診脈嗎?

她沒有深想,朝着病床走去,「柳阿姨,我來看看您——」

辛寶娥話音未落,便看到了放在床頭的一張紙。

她覺得這字跡眼熟得很,拿起來一看,再看看柳唯露的情況,突然就明白了這是什麼東西。

這時,門口傳來腳步聲。

辛寶娥鬼使神差地把這張紙藏進了自己的口袋裏。 溫惜不想再跟陸卿寒有正面衝突,既然知道他來了,便有意避開。

她給莫笛發了消息后,就站在展會外面等她。

不多時莫笛就出來了,一看見她就興奮道:「小惜,你猜我剛看到誰了?陸老師!就是陸卿寒!」

溫惜抿唇,沒有接話,莫笛也不在意道:「他竟然也來參加珠寶展了,聽說陸氏旗下最近在開發淺明島,淺明島你知道嗎?就是一個珍珠島,裏面盛產珍珠,而且聽說陸氏想要把淺明島跟風景旅遊業結合在一起。不得不說,資本家就是懂得怎麼賺錢,一邊看風景還能一邊剖珍珠,等到下個月這個景區開發完成,估計會有不少人都要去體驗一下呢。」

溫惜淺笑着聽她喋喋不休,剛準備下台階,忽然,背後一群人也走出來。

莫笛轉身,看見來人熱情的喊道,「陸老師!這麼巧啊,在這裏碰見你!」

溫惜背脊一僵。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