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看着葉天傾覺得眼熟,但是並不能記起,自己在哪裏見到過他,

畢竟那天他的注意力,全部都被李子涵吸引了,根本就沒仔細看葉天傾,所以也就不記得他的模樣。。 「他,是我的契約獸!」

奚淺:「???!!!」

她覺得,從來沒有這麼驚訝過,看着封瑾修,眼神都變了。

契約獸,相當於大乘期的契約獸,封瑾修簡直兇殘。

「……恕我眼拙,風拂月的本體是什麼?」

「紫金暗龍!」

上古第一凶獸,早就滅絕了的東西,封瑾修都有。

「打擾了!」

「阿淺!」

「幹嘛!」

「不幹嘛!」封瑾修眼裏是瀲灧的笑意,他沒忍住,抬手揉了一下奚淺的頭頂。

外面的夜衾寒看到兩人的動作,眼睛突地瞪大了。

兩人說完話,封瑾修就把隔音陣打開了。

而此時,風拂月已經得意洋洋的落在他們身邊。

手裏還拿着一個玉瓶。

他得手了!

「嗨嘍,小丫頭,咱們又見面啦!」風拂月笑得特別風騷。

奚淺:「……」

「風拂月,我干你大爺的,咳咳……」遠處傳來了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

帶着濃濃的怨氣。

是那頭蛟龍。

「既然你有這個癖好,我送你去見我大爺!」風拂月眯了一下眼睛,突然消失在原地。

然後,下一刻就聽到了一聲響徹雲霄的慘叫!

「啊——」

一個黑影,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這一片天地。

風拂月再次回來,就對上了大家詭異的眼神。

他疑惑的撓了一下頭,無辜的問道,「你們怎麼了?」

「……沒什麼。」

「那走吧,這裏沾上了那死蛟龍的氣息,難聞得很!」風拂月無比嫌棄。

已經飛遠了的蛟龍:「……」卒!

一行人無語的跟在他後面,保持着詭異的氣氛,一直離開了冥幽城才恢復。

「小丫頭,我當初就和你說過,我們會見面的吧,哈哈,早知道我能在這裏見到你,我早就出來了,我還遵守那勞什子約定?」

「還和封瑾修這個惡劣的人打一架,吃了不少虧!」

風拂月喋喋不休的,話特別多,奚淺嘴角抽了抽。

封瑾修默默的抬腳,直接把他踢飛,「聒噪!」

「封瑾修,你踏馬不是人!」

封瑾修:「……」

他額頭的青筋跳了跳!

一行人看着絲毫沒有收斂的風拂月,心裏都為他點了一根蠟。

果不其然,下一刻他就得到了深刻的教訓。

臉龐青腫的回來。

他臉上的傷被封瑾修用了特殊的葯,要三個月後才會恢復。

風拂月哀怨的瞪着封瑾修,離他遠了一些。

不過,他還是湊在奚淺的身邊。

只是嘴裏的話少了一些。

「接下來我要去見玉笙歌,阿淺,你要去嗎?」封瑾修沒管風拂月,看着奚淺說道。

「我去沒事嗎?」

「沒事,我都告訴了你,帶你去無妨的。」

「還是算了,等她們回來的時候,我再見吧。」奚淺想了想,還是搖頭。

她也想見玉姨,但現在不是時候,玉姨肯定是在關鍵時刻。

「行,那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點。」封瑾修嘴角掛着清淺的笑容。

「好,你也是。」奚淺笑着點頭。

兩人對視一眼,一切盡在不言中。

接着,封瑾修看向躲在奚淺身後的風拂月,眼睛微眯,「你自己走還是我親自動手?」

風拂月:「……你不威脅我會死?」

「不會!」

「那你……」

「但是你會死!」

風拂月:「……」有句髒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無奈,他只得跟着封瑾修離開,走之前,依依不捨的看了奚淺一眼,「小丫頭,你等我,我……啊!」

奚淺:「……」

她嘴角抽搐的看着空無一人的地方,特別無語。

這可能是封瑾修離開得罪快的一次。

「這人那麼強,在封瑾修的年前竟然沒有反抗,嘖嘖……」樓嫣雪突然搖頭感嘆。

奚淺:「……」你那有些詭異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而夜衾寒等人,還殘留在見到封瑾修,和封瑾修同行的激動里。

半晌才回過神來。

「嗷,我的偶像竟然離開了,我還沒來得及打招呼呢!」夜衾寒後知後覺的哀嚎。

其他人:「……」

懶得理他。

「咱們害去哪裏找清璃的下落?」樓嫣雪問正事。

這也是奚淺在想得事情,她眉頭微蹙,也是沒頭緒。

「我也沒頭緒,只能隨心走着,先試一下聯繫她,看看能不能聯繫上。」

「只能如此了!」

夜衾寒聽到她們的話,「既然你們暫時沒地方去,那我帶你們去一個地方如何?」

他眼裏閃爍著精光。

奚淺兩人對視一眼,「什麼地方?」

「西域!」

「西域?妖獸部落?去那裏做什麼?」

「西域有一場盛會,無論是妖獸還是人類修士,還是鬼修,全部都可以參加,名義上雖然是交流會,但私底下,是個魚龍混雜的奪寶大會,相當於賭博的那種……」

「有人一夜暴富,資源可以用幾百年,有人一夜之間傾家蕩產,輸得褲衩都不剩,但無論是妖獸還是人類,都抱着贏的想法,非常瘋狂!」

夜衾寒說着,眼裏露出了嚮往和躍躍欲試。

奚淺默了一下,聽起來倒是很好玩的樣子。

「你去過嗎?」

夜衾寒搖頭,「沒有,我只是聽我師父說過,他就是一夜暴富的那個,憑藉大筆的修練資源,從分神巔峰修練到渡劫初期!」

他師父也是個十足的賭徒。

「這樣的交流會,肯定很危險,假設你贏了,沒有一定的實力根本帶不走,還早面對以後的劫殺!」奚淺實話實說。

樓嫣雪點頭,「不錯,魚龍混雜的地方最沒有規則可言,如果要去,就必須保證自己的安全!」

「你做好準備了?」奚淺問夜衾寒。

想要見識不錯,但如果沒有相應的實力,那是親自把自己送上別人的砧板。

「做好了,就我們三個,應該還可以吧,我不信你們沒有點底牌!」

他這話一說出來,他身後的五人立刻變得委屈。

「……少主,您要拋棄我們了嗎?」

這哀怨的語氣。

奚淺和樓嫣雪的眼神突然就詭異了。

夜衾寒:「……」

他嘴角抽搐,「把你們心裏的想法收起來。」然後轉頭看向一直跟着自己的五個弟子,按了一下額頭的青筋。

看到他們臉上哀怨的表情,嘴角又抽了一下。

。魯肅也從未執此龍令,前往指定的地點與暗衛接頭,只是想當然地說道,如今權宜之計,只能讓他賭上一賭。

他如此地往大了說,不過是想讓喬公明白他的身份重要性,不過這些話到不是他自己胡編亂造,而是暗衛交給他時親口所說。

喬公也沒有相到,面前這個貌不驚人的傢伙,竟然有如此的能量,並且受到楚王如此的重視。

重新將目光從令牌上收拾,抬起頭時已經換了一副嘴臉,變得如春風拂面,人見人愛的笑面長者。

他雙手恭恭敬敬地將銀龍令遞……

《三國重生之我有反傷刺甲》第三百七十八章銀龍令見狀,陳凡也不再糾結,而是又看了一眼其他地方的縫隙。

其結果一模一樣。

每個縫隙下都隱藏著一個洞口,而且裡面的場景都一模一樣。

見此,陳凡也沒有辦法,這地方實在是太奇怪了。

不過讓他心安的是這地方還好沒有什麼危險。

經過一番探索,他終於搞清楚了自己所處的環境,四周的空間看著很小,實則還是挺寬鬆的,用手撐一撐,就能擠出一片半米寬的空間。

陳凡再次回到之前的那個被自己拋開空間的地方。

然……

《民間詭異筆記》第二百七十八章居然有狼。 血邪看著浮屠戰旗,目露震撼之色,「楚帝,浮屠古族和你是什麼關係,他們怎麼可能把如此至寶交給你。」

如果不是浮屠古族願意把至寶交給楚帝,就算他手段逆天,也絕對不可能獲得掌中旗幟。

血邪對浮屠古族還是有些了解的。

楚帝看著浮屠戰旗,淡然一笑,「浮屠古族族長,那可是朕的好朋友。」

「這旗幟就是他們硬要給朕的,怎麼推都推不掉啊。」

說道這。

他隨手一揮,太一令飛了出去,懸浮在虛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