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抹了抹腮邊的淚水,笑望着於尊,道:「於尊,我要走了!」

2022 年 4 月 18 日By 0 Comments

於尊一臉獃滯地看着少年,笑罵道:「都多大的人了,還流淚吶!」

可盤踞在他臉上的那些液體,又是甚麼?

兩人相視而笑,或許他們才是一致的罷!

不需要說很多話,業已明白了彼此心間的想法,難道數十萬年前的那場戰爭,真的沒有我於尊參與嗎?

他懊惱地望着漸行漸遠的少年,而少年已轉身離開,再也沒有回頭。

「於尊啊,定要好好地!」他高呼著,笑吟吟地離去了。

。「皇宮……」

殷禪站在那邊沉思,不知道究竟是想到了什麼。

「既然是皇宮裡面的事情,那也輪不到我們去解決吧。」

明風泉說著話,但也是突然對上掃過來的幾道目光,他便又噤了聲。

時景今天的樣子倒是一反常態地安靜。

以往他給人的感覺大都是既是張揚又是活潑,去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兩百二十四章大家都好難受 嘶!

一絲絲寒意直衝陳雲而來,又前進了百米的距離,陳雲終於看到了傳說之中的邪帝舍利!

一個平台之上,一個拳頭大小的珠子懸浮在其上,散發出無窮無盡的冰冷氣息!

而洞穴之中的寒意也是從這邪帝舍利上爆發出來的!

而在不遠處有一個人影雕像,走近一看裡面竟然有一個人!

冰封的人!

邪王,石之軒!

陳雲立即就知道了這人是誰了!

當年石之軒無法控制自身魔性,邀請三大宗師藉助邪帝舍利的能量冰封自己!

陳雲心中暗自一嘆,這石之軒當真是一表人才,哪怕是冰封在這裡面,依然難以阻擋住那逼人的英氣!

冰封住了的石之軒給陳雲造成不了絲毫的威脅,就算是沒有被冰封,陳雲也不怕!

隨後,陳雲的心思就被這邪帝舍利所吸引!

好精純的能量!一靠近這邪帝舍利,陳雲就感覺到一股磅礴的力量潛伏在邪帝舍利之中!

據說這邪帝舍利是歷代魔門強者臨死之前把自身力量注入其中才造就了邪帝舍利的存在!

真假先不說,這其中所蘊含的能量卻是真的!

陳雲迫不及待的伸手握了上去!

咔嚓!

立即一股冰冷的氣息沿著陳雲的手掌朝著胳膊蔓延,一層冰渣出現,陳雲微微用力,冰渣立即掉落在地上。

太極神功快速運轉,陳雲的丹田就像是一個漩渦一般瘋狂的吞噬著邪帝舍利之中狂暴的能量!

極為純凈的冰寒之力迅速覆蓋住了陳雲,很快陳雲的身體也猶如邪王石之軒那般被冰封起來,只不過目的不同而已!

陳雲感覺此時就像是處於極寒之地一般,寒冷無比,他可是已經金剛不壞神功練到了大圓滿之境,就這樣的體質還感覺到如此的寒冷,可見這邪帝舍利強大!

陳雲自然瘋狂吸收吞噬邪帝舍利之中的能量,似乎有一個聲音在不斷的催促他快點,吸收的越多越好!

陳雲也沒有在意這些,只是瘋狂的吸收能量!

轟!

狂暴的能量瞬間沖開了陳雲身體之中的桎梏!

築基四層初期!

築基四層中期!

築基四層後期!

陳雲此時感覺無比的舒爽,就像是在寒冷的冬天泡溫泉一般,他忽然有種不想離開這種感覺的想法!

「不對,我這是在吸收邪帝舍利的能量!」

就算是石之軒那樣的強者都被邪帝舍利給黑化了,陳雲也不可能例外!

磅礴的力量依然在源源不斷的湧入陳雲的身體之中,瞬間,陳雲再次突破!

築基五層初期!

築基五層中期!

築基五層後期!

陳雲驚喜的同時感覺到無比的不真實,瞬間有些害怕起來!

他想停下來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可是他竟然有些無法控制了!

就算陳雲怎麼擺脫都擺脫不了源源不斷的能量進入身體之中,若是真的這樣的話,那麼自己不是被黑化,而且更加恐怖的爆體而亡了!

一時間,陳雲有些後悔自己如此大意了!

若是有和氏璧的力量中和一下,想來這邪帝舍利之中的能量就不會如此的狂暴了吧!

嗡!

築基六層!

這是陳雲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短短一會的時間竟然突破如此多的境界,說是不擔心那是假的!

很快,陳雲的修為就來到了築基六層巔峰,只差一步就可以進去築基後期,成為這個世界真正的第一人!

「哈哈,小子,你吞噬了我如此多的本源之力,如今也還償還了!」

忽然一道尖銳的聲音傳進了陳雲的腦海之中,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般!

有了青烏子的事情之後,陳雲對於這種事情自然不陌生!

這是要奪舍!

這邪帝舍利之中怎麼會有靈魂?

儘管陳雲百思不得其解,可是他也不會坐以待斃!

要想對付魂體,普通的功法自然不行,根本對靈魂造成不了傷害!

陳雲一看這魂體絕對不普通,不是青烏子可以比擬的存在!

「小子,你的資質不錯,可是在老祖我的面前還是不夠看的!」

「放棄掙扎吧,等老祖我君臨天下,也有你的一份功勞!」

腦海之中傳來猖狂的大笑之聲!

瘋狂的能量依然在不斷的湧進身體之中,陳雲大部分的精力都用來控制這股狂暴的能量了!

轟!

身體之中又是一陣悶響!

築基七層初期!

陳雲心裡也是焦急起來,若是無法消滅腦海之中的殘魂,就算是修為再高也是無濟於事,為他人做嫁衣!

僅僅只是依靠神識攻擊估計是不行的,對於這種殘魂來說,必須一擊致命,不然反撲必然十分慘烈!

陳雲要的可不是慘勝!

陳雲越是不搭話,那殘魂也是越得意!

「吸收吧,雖然你比歷代魔門小崽子都要強,可是還不夠!」

「當初這個傢伙竟然發現了我的一絲秘密竟是直接找來高手把自己冰封了,真是太遺憾了,讓本尊又等了這麼長時間!」

陳雲也不說話,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身體,識海之中,神識也是滿滿的凝聚起來,化成一道長矛!

「咦小子,不錯啊,你真是給我太大的驚喜了,靈魂之力竟然如此強大!」

「等我融合了你的靈魂以後,我的傷勢也必然會恢復!」

「真的是太好了!」

陳雲心中微微一沉,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小動作竟然被發現了!

「哼,小子花樣不少,為了減少意外,老祖我就不等了!」

一道黑色的人影猛的朝著陳雲的識海深處撲去,似乎要佔據陳雲的識海!

忽然,陳雲心中一動,也不阻攔,任由這殘魂朝著自己識海深處而去!

不一會,黑影就停了下來,他竟然感覺到累了!

「這是怎麼回事,一個小傢伙的識海怎麼這麼大?」

現在才發現嗎?

晚了!

陳雲冷然一笑,恐怖的威勢瞬間降臨,四面八方猶如塌陷了一般讓黑影無處可逃,這個時候陳雲也看清了黑影的真正面目!

這是一個相貌普通的中年男子的模樣!

中年男子臉色難看無比,他竟然被算計了!

「小子,這是什麼手段,快放我出去,我傳你魔門最高心法!」

陳雲依然不為所動,動念之間整個天地都在縮小,狠狠的壓迫這道殘魂!

陳雲可不是初來乍到的小孩子了,豈能會被對方的言語所說動!

這種人一旦找到機會,那自己必死無疑!

神識被發現之後,陳雲就立即改變策略,將計就計,直接把這道殘魂引入了隕銅世界!

或許殘魂已經不算是完整的生命了,所以這殘魂在進入隕銅世界之後並沒有立即死亡!

「小子,快停下來!」殘魂發出驚恐的尖叫,面色也扭曲到了極致!

「我告訴你邪帝舍利的真正秘密!」

陳雲微微停頓了一下,那殘魂微微一喜,再次說道,我可以幫你得到邪帝舍利的全部能量,你放我出去!

「放你出去?怎麼可能呢!」

陳雲心念一動,整個隕銅世界的威壓再次降臨!

碰!

殘魂直接被恐怖的壓力擠爆!

陳雲神識一掃,這些被壓爆的殘魂立即立即被陳雲吞噬,神識之力也是在瘋狂的增長,與此同時陳雲也知曉了這邪帝舍利的真正秘密!

就連陳雲也沒有想到,這邪帝舍利竟然是一枚金丹!

歷代魔門老祖不知道這邪帝舍利的真正來歷,而每次注入能量都會讓金丹之中的殘魂強大一分,以至於今日想要奪舍陳雲!

可惜他不知道陳雲不僅有神識,還有更加神秘的隕銅世界!

隕銅世界已經認陳云為主,只要在隕銅世界,那陳雲就是天!

。 苗疆,五毒教總壇。

蘇馨正在修鍊,可她並不想修鍊。

之前她幫了唐宇大忙,約定好唐宇忙完了來幫她的忙。

可是,沒等唐宇忙完,她就聯繫不上唐宇了。

不是唐宇躲着她,而是她被強行閉關了。

她被扔進一處瀑布後面的山洞,門外有兩位長老守着。

被扔進山洞前,身上的通訊設備都被沒收了。

她出不去,也接觸不到任何人。

一人在山洞中,她不得不吃飽了睡,睡醒后修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