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香薇挑了挑眉,調動自己的意識,果然在一片虛無的空間里發現了一個「電子屏幕」,上面寫著「物品欄」三個字。

而在物品欄里,正好放著一瓶「礦泉水」,下面有一行小字,說是來自「古地球-周敏」所增。

楊香薇感覺有些新奇,她經歷了那麼多世界,還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來了興趣。

楊香薇嘗試著將那瓶礦泉水拿出來,結果一碰觸,礦泉水上面就多了一行字——【是否使用?】

下面有兩個選擇,一個「是」,一個「否」。

雖然不知道這個「使用」是使在哪裡,但楊香薇猜測,剛剛她才同情那顆種子沒有水它就出現了,估計是讓她給那粒種子澆水吧?

果然,楊香薇一點「是」,那瓶水就憑空出現在了那粒種子的上空,一隻虛無的手擰開瓶蓋,礦泉水灑下……

【呼……好舒服!】

【終於有水喝了,差點渴死我!】

……

另一邊,古地球那個叫周敏的女孩子驚呆了。

當她無意中發現自己手機上多了一款叫做《星球意識》的紙片人養成遊戲,還以為自己下載軟體的時候,不小心被流氓軟體給捆綁了。

望著手機上那顆光禿禿什麼都沒有,一副球模樣,還據說是叫「星球」的東西,周敏連看都不想看一眼,只覺得憤怒:這種流氓軟體,討厭死了,肯定又是想偷我的個人隱私!

她憤怒的想要刪掉,結果手指才剛碰觸到界面上,上面就多了一行字,不待她看清,她就看到自己點了那個「是」。

界面突然變成雪花。

周敏心頭一抖,生怕自己的個人隱私或者電子銀行卡密碼被人給盜了,接著就見界面恢復了正常,一瓶水出現在上面,開始澆灌起來……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周敏剛剛買的那瓶,還沒喝的水,竟然憑空消失了?!

「我靠!」

周敏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確定自己是不是在做夢,要不然,她怎麼會夢見這種事?!

然而大腿上的疼意真實地告訴著她,這不是夢,這是真的。

————————————-

————————————-

楊香薇可不知道地球上發生了這種風波,在她聽到那粒種子的心聲時,好奇的調動了一縷精神力去碰了碰它,想要查看是它成精了,還是怎麼了,她居然能聽到它說話的聲音?

然而這一碰觸,楊香薇看到了一行字——【星球意識對你使用了『催生之術』,請你肆意地生長吧~】

那粒還在抱怨著,擔心自己發不了芽就會死亡的種子頓時獲得了生命之力,就好像被人施了魔法一般,迅速生長。

抽出小小的嫩芽,鑽進地面,然後抽出兩片嫩葉,往上生長生長生長……

很快就長成了一顆十米高的大樹,開花結果。

像雪花一樣潔白的花朵,一簇簇地掛在枝頭,幾乎要把所有的綠葉給擠掉了。沒有一會兒,這花便如雪般落下,結出一顆顆手指大小的紅色結實。

楊香薇看到,那果實上寫著「生命之果」四個字。

下面還有一行小字解釋,說這種果實具有一定的治療作用,至於效果如何,還未驗證,可贈送。

可以贈送?

想到剛剛別人送了她一瓶水,楊香薇點了一下那個「贈送」二字,果然出現了贈送界面,只是她現在能夠贈送的範圍特別小,唯有剛剛送了她一瓶水的「古地球-周敏」。

這種事情還需要遊戲嗎?

楊香薇自然點了「贈送」。

————————————-

————————————-

本來自己那瓶水憑空消息,就已經夠震驚了,結果沒有一會兒,周敏發現自己的手機上接到了星球意識發來的消息,說要贈送了一枚「生命之果」。

此刻,周敏已經想不起什麼騙子不騙子的問題,她只想知道,這個遊戲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她放在桌上的水會消失?

這個星球意識要送她東西,又是怎麼回事?

腦袋發懵的,周敏點了「接收」。

然後她就發現,自己的手心裡多了一枚「生命之果」。

周敏:「……」

她肯定是瘋了,要不然怎麼會發生這麼詭異的事情?!

你妹!

發生這麼詭異的事情要怎麼辦啊啊啊啊啊……

她只是一個普通的白領啊,根本沒經歷過這種事情。

唯物主義世界觀,碎了。

儘管手機上已經標明這顆「生命之果」的作用,但周敏還是不敢食用這種來歷不明的東西,何況她現在又沒生病。

她趕緊找了一個紙盒子將生命之果盛好,手機都不敢動,而是打開了桌上的筆記本電腦,在某個論壇里發行一張匿名貼子:【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自己很可能擁有了小說里的主角一樣的金手指,你會怎麼辦?如果上交的話,要走哪些程序?會不會被國家爸爸當成小白鼠……】

。 孫岩的房間門口,原本就不大的地方因為孫岩和張團長,還有張團長帶來的八個人,變得擁擠起來。

孫岩跟張團長和幾個士兵打了聲招呼,就準備會房間休息,可是這一個舉動卻讓另外幾個人感覺到被無視了。

那個畫著濃妝,穿著非常暴露的女人,看到孫岩並沒有理自己幾人,眉頭一下就立了起來,就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

「你這是什麼意思?」女人沖著孫岩大喊道。

他旁邊那個滿身肌肉的光頭男人,眼中也出現了憤怒的神色,但是卻沒有說話,可是他旁邊那個金絲邊眼鏡男卻直接開口了:「小子,裝什麼13啊。」

但是孫岩依舊沒有理這幾個人,其實他沒有生氣,只是單純的不想理會這些對自己無理的人。

當然,張團長也皺著眉在旁邊打著圓場,他對這幾個人也非常的不爽。

看到孫岩依舊是自顧自的想要關門,那個女人終於忍不住了,在這個末日來臨的時代,自己突然擁有了超乎常人的能力,就連軍隊的人,也要客客氣氣的對她。

眼前的這個人卻這麼的無理,一抹殺意出現在眼中,對於這些無理的人,她已經不知道殺了多少了。

雙手猛地一揮,一團火焰沖著孫岩飛了過去,滿臉的猙獰,嘴中還不停的咒罵著:「賤民死去吧。」

而跟她同行的光頭男還有那個金絲邊眼鏡,臉上都流漏出一絲不屑的神色,在他們的認知當中,這個叫孫什麼的小子死定了。

而張團長已經轉身準備回去了,這時候看到女人對孫岩直接動手,滿臉的驚詫身子猛地一動就要衝向孫岩,但是奈何這個女人的動作太突然,而且距離孫岩也有一些距離。

「孫隊!」一聲大叫,張團長只看到那團火焰轟在了孫岩身上。

另外幾個士兵則沖向了,那四個向孫岩動手的幾人。這幾個耀武揚威慣了的怎麼都沒有料到部隊的人會對他們直接動手。

一下子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四人中有一個人,一直被忽視了,從來的那一刻就一直沒有出聲。

那人已經竄到了女人身前,不太強壯的身體上浮現出一層金光,將幾個軍人的攻擊擋了下來。

「嘭」

「嗖、嗖」

一聲巨響,不遠處的一個房間門被轟開,緊接著兩聲破空聲音傳來。緊接著劉英和廖盼的身影沖了出來。

「當、當」

兩聲金屬碰撞的聲音傳來,兩把刺向那個女人的,詭異飛刀被滿身金光的人擋了下來。

「噔噔噔」

巨大的力道,讓那人連退了好幾步,撞到了那個女人身上。

「啊,混蛋,你撞到我了。」女人的尖叫再次響起。

那男人嘴角流出一絲鮮血,但是聽到了女人的咒罵聲,連忙道歉:「老婆,你沒事吧,我不是有意的。」

那女人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個男人,卻轉身一把摟住了,那個躲在她身後魁梧男人的手臂,用及其嬌柔的聲音說道:「熊哥,你看他們啊。都對我動手了,你要幫人家做主啊。」

那個被叫做熊哥的人,現在卻沒有時間去管身邊犯著賤的女人,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看著眼前出現的兩個女人。

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美,太美了。要是能上一次,死了都值得啊。怎麼這小子這麼有福氣啊,身邊都是這麼美的女人,再看看自己身邊的這個。

熊哥瞥了一眼身邊不斷發著騷的女人,不由得胃裡一陣翻湧,太噁心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就在熊哥還在開啟腦洞的時候,一道冷冽的聲音從火焰中傳來,打斷了幾人的動作。一眾人的混亂全部停了下來,全部看向那個被火焰籠罩的人影,

「呼~」

火焰還在燃燒,眾人才發現,從火焰擊中孫岩,直到現在,沒有一聲慘叫傳出,也沒有一點掙扎的痕迹。

只見這個被包裹在火焰中的人影,緩緩的抬起手,緊接著猛地用力一揮。

「呼」

手臂帶起一道急促的風聲,狂風席捲火焰,一瞬間就火焰被狂風熄滅了。

除了劉英和廖盼在外面警戒著,其他人全部都滿臉的驚訝,這麼大的火,僅憑著揮手帶起的風,就將它滅了。

所有人的腦子裡都冒出了一句話:小子你是開掛了嗎?

「你是人是鬼?」一旁的眼鏡男憋了半天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你哪來那麼多廢話!」劉英的暴脾氣直衝,直接打斷了眼鏡男的話。

她狠狠的等了暴熊幾人一眼,她的心情很煩躁,而且很快就要沒有耐心了。

「刷刷刷……」

又是幾道破空聲,這時候劉英身邊已經懸浮著十二把飛刀,她現在已經是全力以赴了。

而廖盼此時也是雙目銀光散射,正在搜索周圍的突變體,很顯然兩女已經準備將這幾個人擊殺了,敢對孫岩動手,雖然不可能成功,但是這也觸碰了她們的底線。

那個熊哥的臉色瞬間變青,他的目光在劉英的身上不停地打量,哪來的怪物,剛剛的兩把飛刀自己就一點痕迹也沒發現,這一下子出現了十二把,動起手來自己肯定是要死的。

就在此時,忽然一個沉穩又有些年輕的聲音在門口響起,聲音有些壓抑

「我問你話呢?你是什麼意思?」

眾人人全部轉過頭看向門口的孫岩,暴熊的雙眼猛地一閃,一個念頭出現在心裡。

「什麼意思?好意提醒你一下,你卻對我們無理,現在還要問我們什麼意思?」

「提醒嗎?」孫岩微微蹙起了眉頭,剛剛對方已經動了手,但是自己也沒有說是將他們擊殺,算是給了張團一個面子。

「先不說我需不需要。」孫岩目光微閃,「就單說你們過來之後,對我吆五喝六的毫不客氣的樣子,我沒找你們麻煩就不錯了,但是你們卻先動手了。」

「呵呵。」孫岩目光一寒,盯著幾人一字一句地說道,「用不用我提醒你們一下。」

那個熊哥看著孫岩冰冷的目光,感覺自己的血液都要凝固了,連忙大手一推,一個女人被他推了出來。

「是她對你動的手。」

「啊!」那女人被熊哥粗魯的一推,驚叫了一聲。

那個金光男人看到女人被推出去,一步跑了上來,將女人擋在了身後,緊張的說道:「老婆,躲在我後面,我保護你。」

而那個女人完全沒有離擋在自己身前的男人,而是滿臉獃滯的轉頭,看向了推她出來的熊哥。

而那個熊哥卻冷冷一哼,裝作若無其事的說道:「放心,你是我的人,他不敢動你。」

那女人聽到熊哥的話,眼神一下亮了起來,再次變得驕橫跋扈起來,一把推開擋在身前的金光男,嘴裡還不停地罵道:「你個廢物,老娘要你有什麼用?」

金光男被女人粗暴的推到了一邊,女人沖著他狠狠的啐了一口,轉身對著孫岩兩手掐著腰,冷冷一笑說道:「賤人,熊哥已經說了,你動我一下試試。」

孫岩被這一種狗血劇搞得頭都大了,什麼老婆?什麼熊哥?孫岩看著那個金光男頭上,想確定一下上面有沒有傳說中的原諒色。

「喂,你聾了?跟你說話呢!動我一下試試。」

孫岩回過頭,目光有些戲謔的看著那個滿身肌肉的光頭男,微微一笑說道:「熊哥是吧?敢不敢過兩手?」

孫岩心中此時湧上了一股怒氣,任誰被這麼挑釁也不會若無其事,像是螞蟻咬了人,如果人沒有感覺到,肯定不會對人動手。但是只要是能感覺到,人無意識的動作就會讓螞蟻死無全屍。

「熊哥,他竟然無視你,給他一點顏色看看。」女人還在叉著腰,向孫岩叫囂著。

但是那個熊哥卻一直沒有說話,但是心中已經滿是罵聲了。

媽的!這個娘們是不是腦子有病,明顯這個孫什麼的人不簡單,還在作死,就算作死也就算了,尼瑪還要帶上我。

「你不動手我就動手了。」孫岩的笑容漸漸地消失。

「你別逼我!」那個熊哥雙手緊緊的握著,手中噼噼啪啪發出一絲絲電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