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拉克薩斯可不會管,他現在急需找一個沙包發泄一下,大手一揮,直接開啟了龍之力模式。

恐怖的氣息讓周圍的空氣壓得幾人開始喘不過氣氣。

「拉……拉克薩斯?!」格雷震驚的看著周身浮現鱗片的拉克薩斯。

「這是?」

艾露莎一愣,拉克薩斯的樣子像極了當初在樂園之塔里納茲的摸樣。

「拉克薩斯,你在說什麼,這傢伙就算是你也很……」

「嘭!」

然而納茲的話還沒說完,一道粗壯的雷霆直接從天空劈落。

「啊!!!」

在雷光中,六魔將軍的會長零竟然直接發出了哀嚎聲。

「!」

這一幕在瞬間震驚了在場四個公會所有人的三觀。

「好,好強。」

傑拉爾咽了口唾沫。

「雷龍的奔拳!」

嘭!

零在拉克薩斯的拳頭之下化作一道閃電,直接撞向了遠處的大山。

嘭!

頃刻間,大山解體,炸出了一道巨大的坑洞。

「滅龍奧義!」

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中,拉克薩斯深吸了一口氣,無盡的魔力被吸取。

「雷龍轟天擊!」

粗壯的龍息爆射而出。

狂風呼嘯,貫穿了整座森林!

嘭!

正在行走的涅槃因為承受不了這股壓力直接停了下來。

未來的聖十大魔導第五的鳩拉鬍子都要被扯下來了。

馬卡洛夫,您的孫子,到底是何等怪物?!

亞絲娜:「那,那個……」

看到這一幕的她懵了。

現在把話收回去還來得及嗎?

。 獨孤銀澈苦笑萬分,道:「自是為了我家素兒!」

「哦?聞銀澈兄此般話語,於尊倒是愈發的不理解了!」於尊笑吟吟地望著滿面愁楚的獨孤銀澈,心底不免多了些疑惑。

獨孤銀澈幽幽道:「於兄,有所不知,南宮月乃是素兒的師祖!」

「哦?當真如此?」於尊心底一愣。

「確是如此,當年素兒的爹爹蘇耀與馮久山大戰幾百回合,便是因祖師南宮月而起!」獨孤銀澈哀嘆道。

「那將是一副怎樣的畫卷啊,我倒是有些好奇!」於尊心底一怔,伸出舌尖舔了舔乾澀的雙唇。

獨孤銀澈嘆道:「那時,南宮月師祖,早已因馮久山的緣故,離開了故土,無人知曉她去了哪方,亦無人知曉她的生死」

於尊悠悠地點了點頭,道:「那南宮月待的乃是當年的商青帝,你可知他們之間的故事么?」

獨孤銀澈苦笑道:「難道於兄還對這些嚶嚶我我的事情多感些興趣?」

於尊笑道:「你如言之,我自聽之!」

獨孤銀澈一臉苦澀的模樣,道:「當年師祖與商青帝的風流往事,豈是我等這些後輩所能知曉的?」

於尊哈哈一聲大笑,道:「不瞞銀澈兄,我既向上攀登,為的便是從禁制中救出南宮月!」

獨孤銀澈手執摺扇,單膝跪地,道:「多謝於兄成全!」

於尊晃了晃手指,道:「非也,非也,我救南宮月,自有救她的理由,若是我心底不信服,你便是求神仙,拜佛爺也無濟於事!」

獨孤銀澈的臉上,登時多了一分喜色,道:「好一個心底信服,我因於兄而多感自豪!」

於尊道:「我覺前途必將兇險,銀澈兄是想如=隨方成一般打頭陣呢,還是繼續由我先行?」

獨孤銀澈笑道:「於兄,既想打前鋒,我自無些思量!」

於尊哈哈一聲大笑,道:「那繼續由我打頭陣罷!我自想尋些險路,卻非那些穩求安逸之人!」

獨孤銀澈嘆了句:「於兄,真乃我輩楷模!」

而眾人亦因獨孤銀澈這一句我輩楷模而愈發崇敬於尊,於尊笑道:「何來的楷模?若是這打打殺殺煉成了這般楷模,我倒不想如此!」

仙弦一臉柔弱的笑意,道:「於大哥,自有好生之德,卻令我等趨之不得啊!」

林雨筱笑言,道:「我自隨於大哥一路走來,卻也是感慨頗深,若是煙姐姐還在世,那便好了!」

一直未插話的鐘爻,默默地望著於尊,心道:「這後輩確有他的不凡之處,若無些心魄上的魅力,也無法湊集起這般場面!」

於尊拱手抱拳,道:「各位勿要在戲耍於尊了,且在這方待我幾日,我便先行向上攀登了!」

眾人心底不免多了些苦澀,雪岑道:「若不是我等無能,也不必讓於大哥擔這些風險,若不是我等無能,於大哥也不會有這麼多包袱,唉……」

於尊哈哈大笑,道:「這有甚麼?無非是賣命的活計,死了倒也好些,說不準就見到琪兒了!」

他一臉惆悵的望著遠方,遠方應是有彼岸罷,那彼岸應是另一番世界罷!、

眾女兒家心思最為細膩,見他如此,一股哀意不禁從心底湧來。

於尊向眾人揮了揮手,腳底一彈,便向高空射去,無了臆界的加持,這雕像的頂部便隱隱若顯了。

他心底一滯,確是兩道金光,忽的從那雕像的雙眸中,射了出來,那金光極為的慈和,周身沐浴在金光中的於尊,心底漸漸地通達了起來。

與此同時,他心底的陰陽氣脈,則隨著這金光的導引,而在於尊的體內,開始轉化為玄氣,繼而在周身遊走了起來。

那一股股黑白氣脈,似是白晝與黑夜般,相互依存著,倒似是無了那黑白氣脈,於尊便無了心底的世界一般。

殷千秀立於瀚海上空,冷瑟的眼眸,極為的森寒,她道:「當年若不是因你的救贖,便也無了今後的我,我且為你燒些紙錢,在那方世界里,多念著我些好處罷!」

她忽的一揮衣袖,從那袖口中,飛揚出幾頁宣紙,那宣紙上密密麻麻寫著一些密符,她念念有詞,而那些符紙,亦在那一瞬間,焚化成灰。

陰陽氣脈,如兩條游龍般,在瀚海中盤旋攀升,而殷千秀腳下的那片汪洋,卻也不知因何,竟似幻化出了生靈一般,

一條條游龍,轟的一聲從海底,躍動了出來,乍一看還真的覺察,那到底是兩條游龍。

仔細觀察,卻覺那哪是什麼游龍,分明是那黑白氣脈所化,不單單是如此,那片瀚海中央的一方島嶼上,竟生出了些草木之輩,不時見,還有些獸吼在其內。

仔細聞查,亦會發覺,確是黑白氣脈所化,這黑白氣脈,到底是獄界之始所化的純正的罡氣,而後這罡氣,逐漸的演變,才幻化為生養靈魂的玄氣。

而此刻,那生猛的黑氣與白氣,便是那生硬寂寒的罡氣。

於尊整個人都沐浴在那片金光中,一股暖意漸漸地從心口湧出,與此同時,他體內的氣脈,倒似又被人開煉了一遍,愈發的寬廣粗獷。

於尊靜立於金光之中,心底的洪濤瀚海,此刻漸漸地熄了下來。

他略有些猶疑地望著雕像的一雙金瞳,忖道:「看來禁制應在這眼眸中了!」

那金光那般的溫馴,卻不料自進入那方瞳仁后,他的周身,汗毛盡數林立了起來,他低聲喃喃道:「這洞穴中,怎生這般寂冷?」

他忽的想起方才另一雙眸子,忖道:「若是這一隻寂寒無比,那另一隻定是熾熱十分罷!」

他也不做些思量了,手裡提上圓月彎刀,大開大合的向洞內走去。

那寒氣化作了一片片冰凌,倒掛在絕壁上,就在此刻,他的眼前,出現了一道懸崖,那懸崖極為的深沉,而那懸崖的底下,則似一片簇在一起的寒冰。

一股股寒氣自懸崖底下向上翻湧,忽的那寒氣,化為了一尊龍首,嘶吼著順著懸崖底下,向上涌了上來。

於尊心底一滯,大叫了一聲不好,那龍首登時間將他吞噬了下來,那刺骨的寒流,貼近骨骼時,只覺那骨骼發生了一絲脆響,竟似要骨折了一般。

進退兩難的於尊,頭頂則漸湧出了一息赤炎,那赤炎生的頗為殷紅,想來也定不是甚麼好惹的主兒!

這般說來,他唯有先破了這寒氣,不然定會被赤炎,腐蝕的無了生命。

他心底一滯,那時間似凝固了一般,他的衣袂忽的化為了一片焚灰,他大喝一聲:「破!焰!」

登時間,他的額頭立馬燃燒起一團火焰,那團火焰乃是一息黑白炎,據江湖所道:「乃是上古時所存的虛無魔焰!」

那火焰忽的將於尊的全身沐浴其中,承受著黑白焰煉化的於尊,身軀發出一聲咔嚓咔嚓的響動,他體內的經脈,好似炸開了一般,而與此同時,他體內的那片黑白氣脈,此刻則糾纏在一起,不停地生出些玄氣。

就在那赤炎,即將浸體時,那聲「破!焰!」忽的虛晃一招,登時間將那赤炎包裹了進去,而與此同時,那黑白氣脈釋放的玄氣,則緊緊地包裹住從地底湧出的寒氣龍首。

卻聞一聲,滋啦!

那赤炎逐漸的被於尊體內的虛無魔焰包裹,那赤炎漸漸地縮了身形,就在那赤炎即將泯滅之時,卻聞那赤炎的內部,忽的一綻,那弱小的赤炎糰子,竟在一瞬間,化作了一條火麒麟,這火麒麟倒非些虛晃之物,確是真真實實的物怪。

而與此同時,那地底湧出來的寒氣龍首,此刻竟真的化為一條五爪藍龍,於尊心底一滯,一臉難以置信的望著那條黑麒麟以及藍龍。

「這是為何?」於尊低聲喃喃著,握刀的手指,卻更加緊實了一些。

倏爾,異變再次發生,那魁梧的寒龍,竟在一瞬間化作了一位滿頭藍色頭髮的青年人,而赤炎火麒麟,則化作了一位身形頗為玲瓏的女兒家。

藍發青年人,望著於尊的眼眸,無比平靜,那女兒家眼底亦含著一分淡淡的笑意。

「紫皇,還需再戰嗎?」那女子言笑晏晏的望著藍發青年幽幽道。

紫皇哈哈一聲大笑,道:「言馨,我等既已完成了各自的心愿,就不如散去罷!」

言馨望著紫皇,幽幽道:「這便完了嘛!我等孤守此地千萬年的夙願?」

「我不甘,我不甘啊!」她忽的大喝一聲,手裡不知何時多了一柄火紅的長劍,忽的順著於尊的額頭,劈將了下來。

於尊一愣,持刀的左手,忽的一陣刺痛,他獃獃地望著言馨,言馨亦目滯的望向他。

她忽而笑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紫皇望著言馨,幽幽道:「如何,此刻信了嘛?」

言馨點了點頭,道:「我卻從未料到,他的武道已經遠超我的想象!」

「哎!師妹,你可曾記得,當年我等第一次隨商青帝去三岔幽羅界發生的事嗎?」紫皇一臉苦澀,道。

「確是!確是啊!看來這小兒,當真吞噬了魔焰」言馨顏色一震,一股喜色攀上了面龐。

她望著於尊,幽幽道:「小兒是否還想與我等大戰三百回合?」

於尊無奈的笑道:「既能安得太平,誰又甘為戰爭?」

言馨哈哈一聲大笑,道:「我言馨倒想繼續討教一番!」

於尊點了點頭,悠悠道:「前輩既想與我試煉,那於尊便好好陪前輩大戰一場罷!」

卻也不知過了多久,只覺那山洞裡的光明,愈發的稀疏,而在那半空中,則不時的閃爍著一白一紅的兩道烈焰,那紅炎主攻,那白炎安守,一開始那赤炎,攻勢倒十分的猛烈,一息后,那白炎忽的發力,一道難以被人捕捉到的紫炎,忽的當空劈落。

而與此同時,身負黑白烈焰的於尊,身上則敷上了一片又一片的魔紋,魔紋上流淌著一股赤紅色的烈焰。

他忽的大喝一聲:「破!焰!」

依舊是那一聲「破!焰!」

此刻,言馨漸支撐不起身體的重量,啪的一聲,被這片刀光擊中,忽的飛了出去。

紫皇皺了皺眉,幽幽道:「言馨啊,言馨,你又何必自討苦吃?」

言馨忽的哈哈一聲大笑,卻也不知何時,她已立於紫皇的身畔,道:「我亦未料到他的武道竟是這般的強悍!」

。如題

先睡一會兒,不然要死了

《神奇寶貝:訓練家從賞金獵人開始》頂不住了,剛剛到家,明天醒了把剛剛那章改了,訂了的到時候刷新 二筒從後面繞過來,旁邊還拖著一個小的。

歐哲和關烈差點沒被這些大『大佬』嚇著。

怎麼連黑熊都來了。

「感覺到大人出事,我們就都來了,現在怎麼樣。」

蒼天啊!夭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