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怕不行,萍姐的好朋友就是我編輯的頂頭上司,正好管他們的,上司發令她怎麼好不服從?」

「那怎麼辦?要不我讓公司公關部官宣一下,『愛上不吃魚的羊』是我楊昭霖的老婆,禁止探尋?」

一一無語的白了他一眼,「胡說八道什麼呢?這不等於不打自招了?外人是不知道我和你的關係,但我們部門的人可都知道啊。」

說到底這也不行,那也不行。

明明自己都沒有解決的方案,一一突然意識到自己有些為難楊昭霖了。

想不到好辦法,連胃口都不好了。

她勉強吃了幾口飯便放下碗筷,一個勁的嘆氣,現在也只有嘆氣還能讓她心裏舒坦點。

「好了,別哭鬧了,你乖乖吃飯,這件事我來處理,我保證不會暴露你的身份還能很好的解決此事,信我嗎?」

一一兩眼放光的看着他重重的點點頭,嘴角掛着笑容。「相信」。 李記里。

他們幾人一走,郭傑才敢喘大氣。

他用手拐了一下陸堯,臉色帶着一點點的不滿,「兄弟,你認識她不早說,不厚道啊。」

他說人壞話被當事人抓包,真的很尷尬啊,而且顏知許的目光讓他很捉摸不透,心裏慫兮兮的。

端起放在桌子上的水杯猛的灌了幾口,一陣清爽,這才感到壓力減少了一點。

「……」

陸堯扶額,沒記錯的話這廝好歹勉勉強強也算是個紈絝子弟吧。

但二世祖的特點他一點也沒學到,不會打架不會賽車更不會賭黃嫖。

這些都算了,但好歹骨氣一點啊,說個壞話還慫的像條狗。

他對上郭傑帶着怨念的目光,自己都沒多少底氣的解釋,「我要是說我不認識她你信不信?」

「扯,繼續扯,你看我會不會相信從你嘴裏說出來的一個字?」郭傑輕哼一聲,無語的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陸堯:「……」

這年頭不好混啊,說大實話都沒有人相信。

但他自己也很懵逼啊,完全不懂為什麼顏知許能一眼認出他,難不成她以前查過他的資料?

——

回到盛世豪庭。

原本在樓上打遊戲的顏堇脩下來,看到顏知許拿在手裏的東西,「這什麼玩意兒?你買這個幹什麼?」

怎麼出門一趟還拿了個紅彤彤的旗幟回來?

顏知許坐在沙發上。

慢條斯理的倒了杯水解渴。

放下白色的玻璃杯子,把拿在手裏的錦旗拋向他,「給你次機會,看清楚了再重新說話。」

顏堇脩不明所以,打開錦旗,看清上面的幾個大字,動作輕柔的把錦旗放下。

他一臉懷疑的望向她,「這面錦旗你花了多少錢買的?」

顏知許看到他放下錦旗時輕飄飄的動作,輕嗤一聲。

她身體倚靠着沙發,懶洋洋的掀了掀眼皮,「你猜?」

見從她嘴裏套不出話來,顏堇脩懶得繼續糾纏。

他拿着錦旗,扯著嗓子高喊,「王媽王媽。」

在廚房裏忙活的王媽小跑出來。

她還沒開口問,顏堇脩便把錦旗塞進她的懷裏。

「這種不值錢的東西也沒有什麼收藏的價值,放在儲物室里只會發霉,找個地方掛起來吧。」

王媽打開錦旗一看,看清上面的感謝語,一臉高興的捧著錦旗,「好好好,我一定好好掛起來。」

說着她還環顧四周,仔細的看客廳,準備挑選一個最顯眼的位置。

看了他們兩個人一眼,顏知許輕輕搖搖頭。

嘴上嫌棄的不要不要的,還不是要打算掛起來。

傲嬌又愛炸毛的弟弟,逗起來還蠻有意思的。

「嗡嗡——」

手機振動一下。

拿起一看,他們家的母上大人發了條微信過來。

【阿許,明天我就和你爸爸一起回來了,不用太想我哦。親親.jpg】

看到消息,顏知許眼裏流露出淺笑。

別以為她不知道,這次Z.S.E時尚的活動,老媽跑去給容城應援了。

參加完活動不回海市,反而跑到了老爸身邊,這裏頭沒鬼才怪。

顏知許:【好。】

回復完消息,把手機丟在一旁閉目睡覺,輕輕的調侃了一句,「老男人的醋性還不小。」

老媽大老遠跑去找老爸,估計是去哄醋意大發的他。

。 「這個問題其實並不難。」秦歌對着眾人說到,「我剛才不是說了,我現在有50萬可以隨時動用的物資,所以我準備拿出10萬物資來當做大艦隊的儲備資金。」

「秦歌導師,難道是?」眾人的眼睛瞪得老大。

秦歌點了點頭,「我要求你們,以後的石油全部留存下來,兌換成艦娘食品用於提高艦娘的練度。

至於物資這一方面,我拿出10萬物資,分配給你們,每人2萬物資。你們不管是給自己的艦娘買教材也好,還是去買科技箱也好,我要短時間看到你們的戰力提升。」

「這不太好吧……」陳柏君說到,「秦歌導師,我現在做委託任務,我知道2萬物資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夠攢齊,這樣消耗您的資源,我們心存愧疚。」

陳柏君說了這話以後,一群人紛紛點頭。他們在剛剛秦歌說完之後,也有一股想要的衝動,但是轉瞬之間一想。

他們自己需要物資,難道秦歌不需要物資?要知道他們自己只有一個艦娘,而秦歌現在有6個艦娘需要培養。

秦歌笑着搖了搖頭,「你們不用擔心我,而且我這10萬物資給你們也並不是白給的。等到你們以後有物資囤積的時候,你們可是還得要給大艦隊歸還的。

也就是說這算作大艦隊的公有物資,你們並不是從我這裏借的,而是向大艦隊借的。」

「明白了。」眾人點了點頭。

雖然秦歌像這麼說,但是他們卻不會真的像這樣想。大艦隊的確有屬於大艦隊的物資,但那是進行大艦隊任務之後,所獲得的物資。

但是像秦歌這樣,為了大建隊而捐贈物資的人,實在是非常少。

不過他們現在急需這筆物資,有了物資之後,他們就能更快的提升自己的艦娘練度等級,和更換艦裝。

這樣他們的戰鬥力才會有提升,而她們的戰鬥力就是大艦隊的戰鬥力。只有全員平均的進行提升,這個大艦隊才會有戰鬥力。

這時秦歌轉過頭看向貝爾法斯特,「貝爾法斯特,拿出來10萬單位物資給李晨明。」

「是,主人。」貝爾法斯特點了點頭,然後從自己的健康空間之中取出了10萬單位的物資,放在了李晨明的面前。

等到貝爾法斯特重新回到自己的身後,秦歌微笑着對李晨明說到,「這些物資就是我捐贈給我們大艦隊的物資,其他人要使用這筆物資的時候,都必須在你這裏登記。

以後你就是我們大艦隊的財務總管加後勤總管了。希望你可以明白,只有擁有了強大的後勤才可以保證強大的艦隊。」

李晨明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放心的交給我吧,雖然沒有聽我老爹的話去經商,但是我對於這一塊還是比較了解的。所以有我做這些,絕對不會出錯的。」

秦歌點了點頭,「那麼接下來你們自己在李成明這裏把物資申請完畢之後就去提升自己艦隊的實力,我接下來需要回去設計一下我們大艦隊之後的訓練方法。

畢竟有了正確的訓練方法,我們的大艦隊才有默契,才有配合,才能夠產生更大的戰鬥力。」

「是!」一眾人站了起來,對着秦歌點頭。

「那麼諸位,互相交換一下電話,等下次聚會的時候,我會再行通知的。」秦歌對着眾人說到。

「明白!」一眾人點頭說到。

等到和其他人交換完電話號碼之後,秦歌便和眾人道別,帶着貝爾法斯特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路上,貝爾法斯特對着秦歌說到,「主人的大艦隊現在終於成立了,這真的是最近一段以來,非常值得慶祝的事情了。」

「的確,雖然現在加上我才一共6個人,但是我相信以後的人數會越來越多的,而且我們大艦隊的實力也會越來越強大的。」秦歌對着貝爾法斯特說到。

「還有一件事情,現在歐根親王小姐她們的練度等級已經達到20多快30了。是不是也應該召喚第3批姐妹了?」貝爾法斯特對着秦歌說到。

「現在還不急,等到歐根親王她們30練度等級的時候,我們再進行召喚。」秦歌說到。

「那這個也挺快的。」貝爾法斯特說道,「現在歐根親王小姐她們加上不斷的演習,再加上之前去了一兩次支援任務,相信她們會很快攀升到30練度等級的。」

秦歌點了點頭,「嗯,的確挺快了。不知道是不是能趕到過新年之前,將她們召喚出來呢?」

「一定可以的,因為主人從來沒有讓我們失望過,所以我們也一定不會讓主人失望的。」貝爾法斯特微笑道。

「不要給自己帶來多大的壓力,該放鬆的時候還得放鬆一下。」秦歌微笑道。

「其實這句話更應該給主人,這半年的時間,主人可是一點時間都沒有浪費,就跟繃緊的發條一樣。但是如果保持這個狀態一直下去的話,您的身體會受不了的。」貝爾法斯特說到,「還是說主人一直保持着這緊張的態度,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秦歌腳步頓了一下,然後繼續向前走去,「等到該說的時候,我會把全部都告訴你們的。不過現在時機還不行。」

「嗯。」

貝爾法斯特點了點頭,最終還是沒有追問,兩人一起走回家之後,秦歌便進入了自己的房間,進行訓練計劃的制定。

而貝爾法斯特則看了秦歌房間一眼,便走出了房子,來到了教職工區的練習場上。

此時,其他五個人正在近海訓練,看到貝爾法斯特過來都不由停下了訓練,一起到碼頭集合了起來。

「貝爾法斯特,指揮官的大艦隊已經成立了嗎?」歐根親王問到。

貝爾法斯特點了點頭,「今天我跟隨主人去李晨明指揮官那裏,的確就是為了商討大艦隊的事情。這次一共去了有7個人,不過一個拒絕,兩個還在考慮,剩下4個則表示同意加入主人所創建的大艦隊裏面。」

歐根親王點了點頭,「不錯,比我預料的能多一些,看來大艦隊的事情是勢在必行了。不過這件事情不會讓你就這麼拋下指揮官來到這裏吧,難道還有其他的事情?」

貝爾法斯特點了點頭,環視了一眼眾人說到,「之前我們猜想的沒有錯,主人的確還有事情瞞着我們,不過按他的意思是現在時機還沒有到,所以暫時是不會說的。」

歐根親王嘴角輕輕一翹,「已經被我們指出來了,還不願意說么?呵呵,有意思……」

。 「你們說江塵那小子那麼狡猾,這次會自己前來么?」

無上葬土外,黑夜中一群黑衣人躲在暗中,其中兩人低聲交談了起來。

在他們身邊,南城溫酒與公孫南被綁的嚴嚴實實,他們這時候也算是知道對方真正的目的是江塵。

「大哥,你可不要來。」

公孫南只能在心中暗暗祈禱。

他發現對方這次準備充沛,其中還有魔道之人,武君更是不在少數。

據他觀察,這波人之中最弱的都是天武九重,還有五個人他感到一股莫名的壓迫感,最起碼也是一品武君。

公孫南神色忌憚的看著端坐在地上沉默不語的中年人,他身上的魔氣比其他人都要濃郁,「這位恐怕才是最危險的存在。」

「他若是不來的話,這兩人就必死無疑,倒是這小娘子細皮嫩肉的,老子垂涎許久……」

說話間,黑衣人色眯眯的眼睛在南城溫酒傲人的胸脯上遊走著。

「你……你想要做什麼?」

南城溫酒心中直犯噁心,戰戰兢兢地問道。

「有什麼事沖我來!對一個姑娘下手算什麼英雄好漢?」

公孫南神色大變,眼神兇狠的嘶吼道。

他想要掙脫束縛,卻發現他的琵琶骨被鎖死,壓根用不上力氣。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聲響起,公孫南被抽倒在地,「性命不保了,還在這兒逞英雄?你當你是誰?」

「你最好期待你的好大哥會過來救你們,不然午時一過神仙也救不了你們!」

黑衣男子暴躁的說了一句。

「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勾結魔道之人!」

公孫南全然不懼,蠕動著身上擋在了南城溫酒面前,「不要害怕,有我在!」

不知為何,南城溫酒此刻竟是感到一陣莫名的舒心,突然覺得公孫南似乎也沒有之前那麼討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