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音跟着插了句話:「看他是否違反了當地的律法,如果有違法行為,我們這些受牽連的人是可以追究他的責任,要求他賠償精神損失。酒店也會向那位不守規矩的住客追責。」

被科普的幾人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

池音又笑:「我估計這事一時半會解決不了,等會我們吃完點心利用這段時間談談正事。」

一行人吃完點心后,談起正事。

從造型到拍照以及媒體採訪,幾人花了大約一個小時的時間正式確定下來。

等到大家談完工作之後,酒店還是沒有任何消息。

有的人待不住出去抽煙,有的人則是給自己找了夜生活的樂子,去24小時營業的地方閑逛消磨時間。

池音這一天沒少折騰,到了晚上又被迫折騰了一趟實在太累,於是便留在員工休息室,無聊地耍起手機,順便回個工作短訊。

靳澤雖然沒有離開但是他在休息室內也有自己的事情做,等到靳澤想到什麼要和池音說句話的時候,發現她已經蜷在沙發里睡著了。

昏黃的燈光下,尚未卸掉精緻妝容的池音臉上透著濃濃的疲憊,但是她的手裏卻是緊緊抓着手機,像是一刻也不敢鬆懈。

不知是這畫面給了靳澤衝擊還是什麼,靳澤忽然在這一瞬感覺池音看起來竟是如此單薄。

昔日裏那叱吒風雲,永遠都充滿活力的模樣在此刻看來就如她的妝容一般。

靳澤不知道他看了池音多久,只知道等他回過神來時,他發覺他看了池音許久。

這種感覺是微妙的、也是偶然的。

就像他微妙的發現了池音離開職場后的多面、發現了她其實也是單薄的需要個肩膀依靠。

意識到這點,靳澤忽而凝滯了眸光。

他對池音的感情……好像已經超出合作關係了。

——

池音被靳澤叫醒的時候,她發現自己睡了快半個小時。

精神以後,池音得知那名違反紀律的住客已經被酒店找到,安全隱患解除,他們可以回房間休息了。

池音伸了懶腰,正想告訴其他夥伴可以回酒店休息了,只聽靳澤又說:「我已經告訴他們了,您先回去睡,我在大堂等他們。」

池音也沒跟靳澤假客氣,抬手拍了拍靳澤的肩膀,率先離開了休息室。

池音走後,靳澤歪頭看向方才被池音拍過的位置,勾起了嘴角。

第二天時裝周的進展異常順利,不到四個小時,池音便和靳澤完美脫身。

換回自己的常服不久,靳澤收到了池音的短訊,「再過兩個小時以後退房,我帶你去釀酒。」

靳澤笑着回復個好字,正想退出微信,發現劇組群里有人@了他。

「澤哥,池總下個月12號過生日,咱們打算給她準備個驚喜,你那天上午有戲,不知道你下午和晚上還有沒有通告?」

靳澤坐直了身,私聊問了經紀人得知自己沒有通告以後才回復群里的消息。

「沒有通告,你們怎麼安排,全聽你們的。」

就在他發完信息的瞬間,潛伏在劇組群,也就是池音的助理忽然冒泡。

「告訴各位一聲,已經有許多人在12號那天約池總了,我無法保證池總會不會礙於工作的面子答應誰,但是我還是建議你們派個代表和池總提前說一聲。」

靳澤秒回消息:「我來。」

他發完這個消息以後,群里似乎安靜了。

沒過多久,只聽池音的助理髮了句語音。

「靳澤現在和池總在出差,如果你們要提前告訴,靳澤確實是最好的代表,因為他們出差的地方也有人想約池總吃飯。不出意外的話,靳澤應該見過了。」

助理的消息一經發出,劇組的人立馬統一了口徑。

「你和池總說一聲,我們等你反饋,要快!」

約定退房的時間轉瞬即逝,靳澤與池音在酒店的前台匯合。

辦理完退房手續,池音對靳澤說:「給你定了明天早上9點的機票,回國以後還能休息幾個小時,不算太折騰。」

靳澤笑說,聲音輕快又低緩,「那你呢?你什麼時候回去?」

池音苦愁了臉,「我這邊還有人情債要處理,處理完我就回去了。」

靳澤似乎惋惜般嘆了口氣,「原來是這樣,不然我還想讓你嘗嘗我做的飯,好好感謝你這段時間幫了我這麼多。」

池音笑,梨渦現,「不着急,等我回去以後再吃。」

靳澤藉著這個話題順勢說齣劇組想給池音過生日的這一事,「你不是下個月12號過生日,劇組想給你慶生,不知道你那天有沒有其他的安排?」

池音側頭看向他,笑容越發燦爛,「你們還是第一個正式邀約我給我慶生的,既然你這個代表都說了,那我也沒有理由拒絕。」

靳澤點頭,「好,那我等下和他們說一聲。」

——

因為倆人沒有多少行李,所以出行很方便,也不用在額外寄存行李。

來到酒庄,池音和提前聯絡好的負責人見了面,他帶領池音和靳澤來到了這家釀酒場供外手工釀酒的最關鍵也是最有特色的一步。

葡萄莊園。

負責人給池音還有靳澤介紹了基本流程以後,便找來莊園負責帶新的工作人員向他們介紹葡萄的品種,以及如何正確適量採摘釀製。

。 鮫人跟人魚差不多,她們如果想要變成人類的樣子的話,第一就是自身的實力需要特別的強大,第二,必須得要忍受那種無時無刻的痛苦。

就跟童話傳說裡面的一樣,她們如果想要擁有人類的雙腿的話,每走在地上一步,都會體會那種千刀萬剮一般的感覺。

所以,如果實力夠強大的話,完全可以讓自己不落地。

「前輩好!」

「前輩好。」

兩個女孩子都有些詫異的看了看鮫人皇,失去魚尾的她並沒有變得普通,反而越發的有一種獨特的氣質了。

看起來極其的妖嬈性感,但是偏偏她的神色又是一本正經的樣子。

這種劇烈的反差感,可以讓每一個男人瘋狂。

鮫人皇仍然沒有習慣跟人交流,所以沖著兩個人笑了笑之後點了點頭,就沒有再開口說話的意思了。

「前輩已經避世不出很久了,所以她還需要時間慢慢的接受這個世界,你們怎麼樣?沒有遇到什麼意外的情況吧?」

周秦問道。

「沒有,可能是大花身上的威懾力太強,所以沒有靈獸過來。」

宋紫裕指了指趴在不遠處一臉生無可戀的斑斕猛虎,解釋道。

周秦瞬間就樂呵了,這名字都給取上了。

嗯,挺符合!

「那接下來咱們就回去吧!」

他們現在手上已經有十來株靈草靈藥了,這個小世界裡面還有這麼多的生物存在,總不可能全部都給趕盡殺絕吧?

畢竟要知道,這些動物才是這個地方的原住民。

兩個女孩子都是為他馬首是瞻,所以沒有拒絕。

鮫人皇也不可能多說什麼。

就這樣,周秦拍了拍小龍的小屁股,開始喊它帶路。

小龍扭扭捏捏的,雖然不願意,但是逃脫不了周秦的魔爪,只能乖乖的開始帶路。

斑斕猛虎聽到他們要離去之後,簡直恨不得直接放炮慶祝!

這群魔鬼終於要走了!它自由了!

回去的路程總比過來的時候路程要快的多,主要還是因為他們並沒有在路上去尋找那些靈藥。

路上倒是碰見了一群麒麟馬,周秦有些手痒痒的,想要馴服一隻。

這種馬匹在外面的世界也是不多見的,而且這種馬天賦極好,如果細心培養的話,甚至是可能達到一個常人根本就不敢想象的地步。

而且,最主要的是這種馬特別的帥。

麒麟的頭顱,駿馬的身體,渾身上下都是那種流暢的線條,尾巴更是一團帶著火焰的麒麟尾,四蹄更是長著一圈艷麗的紅色鬃毛,看起來就像是踏著火焰一樣。

極其的神俊。

這群馬的首領,已經達到了化神中期了,甚至是比周秦的修為還高。

這皮馬也是最為神俊的,身高早就已經超過了兩米,而且身上的那些皮毛已經開始慢慢的往鱗片進化,能夠看到一些細細密密的鱗片了。

「我們等會兒幫我攔一下,這匹馬我看上了!」

周秦有些躍躍欲試,更是沖著剩下的這幾個人說的,甚至是就連斑斕猛虎都沒有被放過。

周秦估算過自身的實力了,如果把所有的實力全部都用出來的話,應該是差不多,能夠更好的控制住這隻馬的。

「好。」

相對來說的話,女孩子可能對這些長得比較……猙獰的東西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所以兩個女孩子乖巧的點了點頭。

鮫人皇歪了歪頭,然後也點了點頭。

雖然她看起來給人的感覺有些憨憨的,但是周秦從來沒有把鮫人皇小看過。

雖然沒有外放自己的氣勢,但是周秦初步估計,她的實力,最起碼已經是煉虛了。

一群駿馬馳騁在草原上,猛然為首的領頭馬突然停住腳步,它有些警惕的昂著自己的頭顱四周看了一眼,神色有些不安。

麒麟馬這個族群,在這一方小世界裡面,已經是一個很強大的存在了,畢竟數量都已經有超過了一百多隻了,而且平均每一隻馬的實力都已經達到了金丹期了,這是一隻很強大的族群。

平日里他們都是稱王稱霸的,不過因為它們都是草食性動物,所以也倒是並沒有去欺負那些普通的靈獸。

當然,也不會有不長眼的東西過來欺負他們。

只不過這麼多年了,麒麟馬們竟然再一次感受到了一種不安的感覺。

是這方小世界裡面有什麼東西突破了嗎?!

「咴嘶!」

這群馬的叫聲,也並不是那種普通的馬匹的叫聲了,聽起來更加的像是那種野獸的感覺,而且這些馬嘴裡面的牙齒甚至是那種尖牙。

可以想象得到,如果它們的血脈再一次強化的話,很可能就會進化出吃肉的能力了。

隨著領頭馬發出了一聲嘶鳴,剩下的所有的馬匹都停下了動作,開始環顧四周,慢慢的圍成一個圈。

作為最強壯的領頭馬,當然是在最外面,充當著保護族群的守護神。

幾乎是馬群剛剛圍攏,一個人影突然從天而降,下一刻他身上藍光一閃,一片極其絢爛的符文就猛然落下,幾乎是直接罩住了整個馬群。

當馬群首領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的所有族人早就已經被關起來了。

它有些驚怒的就準備回頭用嘴咬,但是下一刻,一片顏色泛著更加濃郁的藍光的符文,沖著它罩了下來。

「咴!」

駿馬抬蹄,猛然一個起跳,避開了這一下,但是下一刻,它就感覺到自己的背上多了一個什麼東西。

「咴!!」

馬的叫聲,響徹整個平原,各種各樣的轟擊聲,簡直是不絕於耳。

終於,隨著聲音慢慢的停歇,周秦整個人已經累的直接癱倒在地了。

一隻大馬,這會兒也躺在地上,正在瘋狂的喘氣,身上更是有不少的淤青還有血跡。

「我說你何必呢?你在這個地方再待下去,想要突破的話,肯定是不可能的,你完全可以跟著我走,我會讓你的血脈能力更上一層樓,你應該能夠感受的出來,我並不是這個世界的土著吧?」

周秦甜的舔自己嘴邊的血跡,喘氣說道。

。 即便這周圍看著挺嚇人的,我還是大著膽子走了過去。

我仔細的打量著那個兵器,忽然覺得看著有些面熟,好像在哪裡看見過。

「這,這不是青釭劍嘛……」

我小聲嘀咕了句。

歷史上曹操的配劍,沒想到居然能在這裡看到。

不過我想著這麼個小破店,怎麼可能會放這麼貴重的古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