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凱兒,你被奉為鎮西將軍,領軍駐守四川,可謂一步登天,但你需要謹記,越是到高處,越要小心謹慎,陛下是雄主,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可你年紀尚輕,經驗不足,這裏我給你一個錦囊,等你危急之時方可打開,或許救你一命。」

田嘉從懷裏掏出一個樸素的錦囊塞到葉凱的手裏,錦囊很輕,葉凱猜裏面頂多也就裝了一張紙吧。

「爹,人家給錦囊不都是給三個嗎?你怎麼就給我一個呀,萬一不夠用咋辦。」

聽到葉凱的話,田嘉恨不得當場給他一個腦瓜崩。

「你想累死你爹我呀,想出一個法子救你就不錯了,真當你爹是我在世孔明嗎?」田嘉氣得鬍子都吹起來了。

葉凱連連往後退,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義父的腦瓜崩,這可是童年的陰影,要知道當年他頑皮的時候,吃過無數個腦瓜崩,就是田嘉給崩的。

打趣讓緊張的氛圍得到舒緩,田嘉也終於笑了出來。

「唉,兒孫自有兒孫福,你爹我不管了,你要好自為之呀。」

田嘉勢必要跟着劉封前往湖北,因為那裏是更大的戰場,劉封需要他幫助自己謀劃一切。

「爹,你此去路途遙遠,要保重好身子骨呀。」人說好漢不流淚,但那是未到傷心處,此時的葉凱淚水止不住往下淌,但他又擔心田嘉看到擔心,只能拚命地仰起頭,讓眼淚停下來。

田嘉看着葉凱遠去的背影,想來這十幾年,自己和葉凱的相依為命,自己為他所做的謀划,如今雛鷹終於要長成雄鷹了,而他卻成了白髮蒼蒼的老頭,一股成就感和落寞感同時湧上心頭。 咫尺之間,愈發曖昧的溫度包裹了她的心臟,林驚羲的臉頰燙燙的。

她不由自主地靠近歲景煦,眼前的人也沒有拒絕的意思,她卻只是搭着他的肩膀,彆扭地道:「不用做什麼……」

「是嗎?」

他又靠近了些:「那要是我想做什麼呢?」

他的眸底浸著諱莫如深的色彩,指節擦過她白皙的脖頸,話題猛地轉彎:「怎麼不戴項鏈?」

兩個人的距離幾乎為零,她在狹隘的空間里,臉一陣紅一陣:「我沒有出去就沒有戴了。」

「那平時出去,記得戴上。」

「啊……嗯,我知道……了。」

她的腦袋輕飄飄的,下一秒鐘,歲景煦的手就已經從脖頸探上了她的下顎。

他輕輕摩梭她的雙頰,她好似在他眼裏看見從未有過的觸動和溫情,甚至是——

來自一個男人的剋制。

她的心緊了緊:「那個,我們……」

他直接地問了她:「我可以吻你嗎?」

她還沒反應過來:「啊?」

這還要在親之前,特意問一次的嗎?

她想低下頭來,因為被他看得有些無從躲避,害羞至極。

視線火熱,她的嗓子也跟着啞了起來:「你問我幹什麼啊?」

他難得這麼溫柔,又帶着一絲彆扭:「我沒經驗。」

「你說的好像我有似的……」她忍不住嘀咕吐槽了一句。

突然間,她聽到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好像再難以忍耐似的,一隻手緊扣住她的腰,緊接着,她的唇就一片冰涼,輕輕地印上了一個吻。

唇瓣相疊,她甚至忘記了自己身處何處,自己姓甚名誰。

從來沒有任何一瞬間,讓她能夠這樣將自己,全然地託付給另一個人……

他輕輕地咬了下她的唇,緊接着,唇上的溫度變得火熱了起來,腰上的那一隻手,也抓得越來越緊。

她覺得自己就要不能呼吸了,可他卻沒有再逾越探進城池掠奪的意思,呼吸聲像是龍捲風席捲了她的思緒,她腰肢軟綿綿地被他握著,下意識嘗試着去回應他。

沒有回應的時候,倒還好。

她這淺嘗輒止的笨拙,一下就讓他身上的溫度更加熱了起來。

「別勾引我。」

「你不是對我沒有興趣嗎?」

他又咬了幾下她的唇,唇上還沾有一絲液體,他臉紅的不行,而不止她。

林驚羲又說了一遍:「你不是說,你不娶我嗎?那現在,你要不要對我負責了?」

「一直都在負責。」

歲景煦的眼神不像是開玩笑鬧着玩的,他一步步逼近,直到她坐上軟綿綿的床榻時,他也跟着俯身靠近。

他望着她,好似情深繾綣地說着,他這此生,就認定了她一眼。

林驚羲告誡自己不要亂想,但歲景煦卻聲音低沉地開口了:「你不要誘惑我,我怕你後悔。」

「怎麼個後悔法?」

她輕輕地笑了笑,臉上的餘熱分明還未散去,卻又肆意招惹他。

突然,她被壓在了床上,那火熱的指尖從腰間持續往上探去,引得她微微顫慄。

她該不會,真的引火燒身了吧!

。 祁鏡的行動非常果斷,直接略過熙熙攘攘的急診走廊,把陸子姍帶到了大門外。路上甚至還遇到了那些大四學生,不過他早就顧不上那麼多了。

這些學生很好處理,威逼利誘一下沒人敢亂說話。

「你媽不是科室大主任嗎?」陸子姍走在他身邊,疑惑地問道,「只是叫個會診而已,她手裏那麼多主治住院,怎麼可能親自出馬。」

「還不是因為昨晚上去了趟夜店嘛。」祁鏡似乎覺得自己沒表達清楚,又緊跟着解釋了一句,「有個姑娘喝多了,重度的酒精中毒。」

「哦,姑娘……那然後呢?」陸子姍笑着問道。

「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

祁鏡對着頭頂的藍天白雲翻翻白眼,真就沒法解釋,越解釋越麻煩。

那時病人情況不太好,祁鏡為了救人也為了縮減急診做鑒別診斷的時間,就在沒有任何檢查證據的情況下,把診斷都說了出來。

之後肖玉接手病人,肯定會發現所有的診斷都能對上,說不起疑心是不可能的。

祁鏡確實有自己的一套判斷依據,也用它唬弄住了紀清,可畢竟肖玉不在場。現在有來急診會診的機會,她肯定要來親自過問。

當然了,昨晚上兒子為什麼去夜店,最後玩到幾點,肖玉恐怕也得一起問了。

祁鏡越想越覺得后怕。

如果這時讓肖玉見到陸子姍,各自知道了對方的身份,後果不堪設想。以兩人絕不服輸的火爆脾氣,見面必定是一場火星撞地球的末日大戲。

他重生還不滿一個月,這輩子才開始,美好的人生剛要起步,可不想那麼早死。

內科住院大樓雖然緊貼著門急診,但真要走上一次也要花掉不少時間。

要是肖玉從主任辦公室出來,就算電梯直達,一路暢通也得用掉五六分鐘時間。

但她向來是能走樓梯就走樓梯,不輕易佔掉電梯資源,再加上她說不定還要收拾手邊的工作,接話人傳話時也要用掉不少的時間。

細想了想,祁鏡覺得時間還挺充裕的。

他很無奈地對着陸子姍擺擺手,勸她儘快離開:「快走吧。」

然而這三個字剛說完,一道晴空霹靂震開周圍空氣,帶着陣陣破風聲直接劈中了祁鏡的後腦勺:「祁鏡,你又在偷懶?」

一瞬間,祁鏡就覺得兩腿一軟,整個大腦頓時湧進了大量血液,腦袋嗡地一聲悶響。這感覺說好聽點叫鍊氣遇元嬰,說難聽點就是老鼠碰上了貓。

雖然背對着自己老媽,但肖玉那颯爽的英姿早已在他腦海里經撲面而來。

一身婦產科專用的粉色手術服,外面必定會套上件乾淨的白大褂。腳上是白色的棉質軟底鞋,脖子上外科口罩的綁線隨風飄蕩。

雖然只有1米6的身高,卻是整個婦產科的擎天柱石,無可爭議的大佬。

見祁鏡沒回話,肖玉加快了腳步:「急診那麼閑,還有空和人聊天?」

說着說着,她發現了站在祁鏡身邊的陸子姍。

雖然那次午飯討論時祁鏡矢口否認了女朋友的存在,但以女人的直覺,肖玉知道兒子在撒謊。

現在這位女生雖然和她素昧平生,和祁鏡之間也沒什麼過度的交流和肢體動作,但肖玉只是瞧了一眼就已經猜出了對方身份。

不過這只是和女孩兒的第一次見面,不可能太過直接。

所以她又放緩了腳步,想給祁鏡自己解釋的時間。

在這短短的一兩秒時間裏,祁鏡把腦海改成了思維篩子,高速過濾著各種手段,包括但不限於搪塞、欺瞞、裝傻甚至臨陣脫逃。

而這道霹靂不僅僅讓祁鏡感到恐懼,他面前的陸子姍也是一樣的。

甚至比起他來說,陸子姍的心理壓力更大。

本來只是想過來問清楚去夜店的原因,順便見他一面,看看他上班工作的地方。誰能想到這個順勢而為的小伎倆,最後竟然演變到了這個地步。

(我該叫她什麼?)

(伯母,祁鏡媽媽,肖主任,唉,隨便吧……)

兩人用無聲的唇語做了個簡單的交流,陸子姍選定了開口時的稱呼,祁鏡也篩選出了最佳的避險方案。

他回身露出了張天真燦爛的笑臉,率先搶得話語權:「媽,你怎麼來了?」

肖玉微微一怔,不過對兒子反常的模樣沒太在意。她的注意力全在那位女孩兒身上,有意無意地給祁鏡使了個眼色:「這位是……」

「哦,我的高中同學。早上身體不舒服,來急診看病的時候正巧遇到了我。」

祁鏡把陸子姍來這兒的目的進行轉嫁,掩蓋掉了一部分內容。

從表面上看,她的高中同學身份和來這兒看病的目的都是真實存在的,就連手裏的掛號單也是真實存在的。

真正無懈可擊的謊言都是用真話來巧妙包裝的。

這句回答可謂天衣無縫,就連祁鏡也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反(sa)應(huang)能力。

不管肖玉怎麼懷疑,沒證據就是沒證據,性格決定了她就不是一個喜歡胡亂猜疑的人。

不過,肖玉對這事兒倒也不急,就算知道兒子滿嘴謊話,就算知道面前女孩的身份,她也沒有當場戳穿的意思。

一切順其自然就好。

祁鏡回頭又看向了陸子姍,語氣極為客氣地說道:「你回家注意多休息,要是還有什麼不舒服再來找我吧。」

「額,好。」

陸子姍被他突如其來的改變弄得有些糊塗,在這種危急時刻只能順着他的思路來。

就在祁鏡以為雨過天晴,一切都會塵埃落定圓滿結束的時候,他忽略了一位女孩子第一次見男朋友家長時的緊張程度。

其實陸子姍腦子裏想的不僅僅只有稱呼而已。

女人胡思亂想起來,思緒就會各自糾纏在一起,就像堆放在一起的數據線和耳機線,想心平氣和地一根根理清很不容易。

(她就是祁鏡的媽媽?我以後的婆婆?)

(看上去好自信好帥啊,不過會不會不太好相處?)

(進門了是不是還得改口?)

(現在叫祁鏡媽媽,以後就得直接叫媽吧……)

她思路到了這兒被祁鏡強行打斷。

陸子姍覺得,在離開醫院之前好歹也得和長輩打聲招呼,否則會給人留下一個不懂禮數的壞印象。

然後,一句「媽,我先走了」橫空出世。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鄉野俏婆娘最新章節、鄉野俏婆娘武韜文貫、鄉野俏婆娘全文閱讀、鄉野俏婆娘txt下載、鄉野俏婆娘免費閱讀、鄉野俏婆娘武韜文貫

武韜文貫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鄉野俏婆娘、田野花香、

。 【獲得獎勵——合成捲軸】

隨著骷髏祭司被擊殺,艾文眼前突然出現一條系統提示。

他不禁一愣,隨後便感覺胸口猛然受到了重擊。

一枚黑色的能量球,居然被另外一隻骷髏祭司直接用手按在了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