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山山姑娘出聲打斷霍衛的話,「但是既然做出了承諾自然就要履行,這和其他什麼的都沒有關係。」

霍衛聽着心中一跳,昨天晚上自己看見的那些神奇的力量着實讓他感到興奮,這個時候想到自己也能擁有那種連力量更是心潮澎湃。

山山姑娘見霍衛不再推辭就繼續說:

「這件事已經定下了,不過因為山門規矩我只能教你非本門的練氣法門。」

「當然。」霍衛點頭,他可從沒有想過要進入什麼方唐山,能夠就這樣學到一些練氣法門自然是更好。

「但是,你還是得叫我師父。」山山姑娘站起身,小臉上滿是嚴肅。

「所謂師徒,方唐山練氣士只要不私自將本門法門教授於非本門子弟方唐山不會管束門內練氣士收徒。」一旁的白袍老人面色如常的說。

「師父?」霍衛微微一愣。

「好!」山山姑娘力連連點頭,一直面無表情的臉上多了幾分笑意。

「我……」霍衛想說自己只是覺得疑惑沒有真正想要拜師,但是話到嘴邊還是收了回去。

拜師學藝嘛,拜誰不是拜呢,再說自己的師父是個小孩子說不定還好說話一些,要是讓自己天天對着一個老古董說話自己還嫌煩呢。可能唯一的一問題就是自己這個「師父」嘴挺毒的,不過這都是小事了。

「可以,可以,既然你已經拜師了我這就跟你說說練氣的基礎……」山山姑娘笑容越發濃郁。

。「你這不是挺好的嗎?活蹦亂跳的。」閔詩一看他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門派里的人,爭先恐後地出現在他的夢裏,想讓他記住自己呢!

畢竟雕像也不是隨便說刻就能刻出來的,總是得有一個模形,做為參考的。

「既然他們經常出現在你的夢裏,那你能夠畫出他們的模樣了嗎?」

畫不出來,那就

《言靈師她不想爆紅》第133章接受騷擾 我和白叔回到了村子,解藥沒有,現在只有我們自己想辦法了。

可是能有什麼辦法?這可是蠱毒。

氣氛異常的沉悶,我們沒有想到任何的辦法,再這樣拖下去,這些中了蠱毒的村民只有死。

白叔將家裏所有的中草藥都拿了出來,然後吩咐阿誠去了村頭的老郎中家,讓他也把全部的藥材都拿出來。

白叔配好了方子,阿誠找來了幾個年輕小伙,我們提着打水的木桶,將葯一家家分了。

可這頂多算是解了燃眉之急,接下來怎麼辦?這些人對這些葯有了抵抗力怎麼辦?

把這些忙活完,已經到了夜裏十一點多,白叔盤腿坐在炕頭抽著煙,還有幾個年紀大一點的老人也在,都皺着眉頭,一句話也不說,低頭一個勁的抽煙。

屋子裏煙霧繚繞,氣氛非常壓抑,我想出去透透氣,便起身走了出來。

屋外冷冽的空氣吸進喉嚨,確實讓人好受了很多,可是我的心情卻一點也好受不起來。

忽然,一種奇怪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朵,讓我心裏不由一緊。

我屏住了呼吸,用心聽着,仔細分析著這聲音是什麼東西發出來的,聲源在哪裏。

我的視線循着聲音在黑暗中尋找著,但我的身子卻沒敢亂動,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亦或者出現什麼詭異的東西。

我眼睛在黑暗中四處巡視着,突然,我心臟驟緊。黑暗中一雙閃著妖異光芒的眼睛死死盯着我。

我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它的身體隱藏在黑暗中,我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只留着那雙閃著妖異光芒的眼睛死死盯着我,好像隨時都會猛地一下朝我撲來,然後一口將我吞掉。

我和它就這樣對峙著,我不敢有絲毫的異動。我敢肯定,他在瞅一個非常適合它的時機,然後和我想的那樣,猛地一下朝我撲來,讓我成為它口中的美食。

我知道,通常這樣伺機而動的東西,速度都非常快,而且也很聰明,就比如豹子。我不敢肯定自己的速度能比的上豹子,所以現在我必須要非常謹慎。

我想從懷裏摸出一張符籙,卻突然想到,符籙要是對眼前這個詭異的東西沒有用呢?

我抬起的手,不由慢慢收了回去,我可不想這麼早就觸怒它。

我腦子中急速轉動,想着解決眼前危境的辦法,忽然,它一掉頭猛衝了出去。

雖然我看不見它融入黑暗中的身影,但是那雙死死盯着我的詭異眼睛,確實是一閃就消失不見了。

我深深呼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心底平靜下來,剛才的對峙讓我不由出了一身冷汗,現在那東西應該走了。

我趕緊進屋,可一抬腳頓時將我嚇了一跳,看着從我腳底下溜出去的老鼠,我不由有些暗惱。

以前我對老鼠並沒多大感覺,就剛才這一下,便讓我徹底厭惡起了這種號稱進化史最長的動物。

「咦?白叔,你們在幹嘛?」看着他們一個個拿着掃帚簸箕之類的東西,我不由納悶出聲。

打掃衛生?顯然不可能,他們又不是精神病。

「剛才你出去了沒看見,這屋子怎麼突然出現了一大堆老鼠,」白叔疑惑的一邊跟我說着,一邊還在屋子裏四處找著。

我這才明白,他們這是在趕老鼠。可就算是趕老鼠,也用不着這麼誇張吧?都是大老爺們,還怕幾個老鼠?

白叔看明白了我的意思,他搖搖頭皺着眉頭說:「你不知道,我是活了一輩子都沒有見過一次出現這麼多老鼠。」

白叔說着突然一頓,繼而說:「我怎麼感覺好像有點不正常,像是要發生什麼事一樣。」

白叔這麼一說,我立即認真了起來,這還真說不準,可就憑一大堆老鼠就認定是某種事物的預兆,這理由好像又有點說不過去。

這種事突然發生,給人第一感覺確實很很震撼,可等過不了一會兒,就都放一邊去了。

畢竟老鼠都是常見的,只不過這次是成群結隊的出現而已。再說了這又不是什麼詭異,不符合常理的事件。所以我們疑惑納悶了一會兒,也就睡了。

可這覺,我卻是越睡越不踏實,不是腦中在想問題,煩的睡不着,而是被吵的根本就無法入睡。

我來白石溝這麼長時間,夜裏一直都很安靜,很典型鄉村田野式的安靜。

可今晚這是怎麼呢?外面各種動物的叫聲,嘶吼聲,還有不知道從哪裏傳來的轟隆隆的響聲,像極了萬馬奔騰的聲音。

我很不爽,把整個頭都埋進了被子裏,然後將耳朵緊緊捂住。雖然聲音小了很多,可喘不過氣來的感覺,讓人很難受。沒用多久,我就憋不住了,直接把頭又伸了出來。可外面那些聲音就又傳進了我的耳朵。

我呼的坐起身子,煩悶的點了一根煙。我想出去看看,外面到底是發生什麼了,竟然這麼吵?

你說這要是到了動物的發情期,我倒也能理解,可他么的現在是冬天啊。

我起身披了一件大衣,無比鬱悶的出了屋子,可腳剛一踏出屋門,我神經瞬間就繃緊了。

「誰?」我朝着院子中間的那個黑影大喝一聲。

我的手甚至已經摸出了一道符籙,可讓我無比鬱悶的是,院子中的那個黑影竟然是白叔。

白叔喊了一聲讓我過去,我走過去后,鬱悶看着他:「我說白叔,您這大晚上的不睡覺,一個人站在院子中幹嘛啊?」

我還以為白叔會打趣說我膽子怎麼變小了,可沒想他緊皺眉頭,滿臉的嚴肅,一點也沒有和我貧嘴的意思。

「你聽。」白叔沉聲說。

我心想這還用聽?吵的我覺都沒睡,還用聽?

「你來了白石溝這麼長時間,什麼時候見過這麼大的動靜?不說夜裏,就白天,你見過嗎?小楓。」

就在我剛想着白叔的話,要給他回答時,院子裏突然傳來一道沙啞的聲音,直接將我嚇了一跳。

「別說是這位小兄弟了,就是老頭我,活了這麼一輩子,現在都要見列祖列宗了,也從來都沒有見過這種陣勢啊。」

「老二,不對勁啊,要出事了!」

聽着聲音漸漸離我們越來越近,我才看清是老柱叔,可他的聲音怎麼突然變的這麼沙啞呢?

我沒有去管這個問題,一心想着老柱叔剛才的話,這才猛地反應過來,白叔的意思是,事出反常必有妖! 最終,靠著陳墨所提供的馬匹和駱駝,奧康納一行人和陳墨與艾達·王兩人一起總算是在黎明之前抵達了他們的目的地,只是在他們眼前的只是一片光禿禿的沙漠。

「我們在這等什麼?哈姆納塔在哪?」典獄長有些等不及了,不明白一行人為什麼要在沙漠里停下來等著,不由得大聲抱怨著。

典獄長的抱怨也是其他人的疑惑,除了早已知道會發生什麼的陳墨,也就只有來過這裡一次的奧康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了。

面對急躁的典獄長和疑惑的同伴,奧康納只是笑道:「等到日出你們就明白了。」

奧康納這樣一副賣關子的樣子,陳墨倒是沒什麼,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但其他人顯然感到有些不滿,不過此時距離日出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大家也不介意多等一下,所以也就沒有再說什麼。

在他們等候的時候,另一隊人馬也好似約好了一般,趕在太陽升起之前抵達了這裡。

這一伙人來自美國,是一群同樣希望找到哈姆納塔的冒險者,而他們相較於奧康納等人準備顯然要充足得多。

不僅雇傭了同樣來過哈姆納塔、奧康納以前的朋友班尼作為嚮導,還請來了一位埃及學者,並且帶來了大量用於挖掘的勞工還有馬匹與工具,看上去浩浩蕩蕩的,氣勢不凡。

不過這只是一群當地的挖掘工人而已,陳墨只是沒有動雇傭的心思,不然的話艾達·王隨時可以雇比這多十倍的工人來。

「嗨,奧康納,駱駝不錯啊!」班尼騎著馬來到奧康納身旁,和他打著招呼。

這兩人原本是在同一支部隊服役的戰友,也是好朋友,但是當初在哈姆納塔的時候,班尼捨棄了奧康納逃跑,這也就讓兩人之間結下了梁子。

加上現在兩人各為其主,雙方雖然談不上對立,但顯然是競爭關係,這也就導致奧康納對班尼並沒有什麼好臉色。

奧康納對班尼有沒有好臉色不重要,在雇傭他的美國人看來,重要的是哈姆納塔和裡面的黃金。

但現在大家都等在這裡,顯然讓他們感覺有些摸不著頭腦,也有些不耐煩,於是其中一人開口問道:「我們在這等什麼?」

「等我們的目的地出現。」班尼向自己的僱主解釋了一句,作為來過哈姆納塔的人,他還是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的。

聽到嚮導說還要等待,這顯然讓幾個美國佬有些不耐煩,於是開始撩撥奧康納和他們打賭,比賽誰先抵達哈姆納塔。

在他們打賭的時候,陳墨卻掏出了身上狀似作為裝飾的懷錶,看了一眼時間才說道:「注意,要來了。」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在眾人無不驚嘆的目光之中,一座隱藏於山谷之中的城市遺迹連同周圍的山體一起,逐漸在陽光之中出現。

就好像陽光是一雙看不見的手,撩起了遮蓋住這座城市的幕布一樣。

望著一整座山從陽光之中逐漸顯現,金色的光輝如同拂去了表面的沙塵一般讓整座城市逐漸顯現,所有人都已經驚呆了。

「難以置信!這是怎麼做到的?」即便是已經跟隨陳墨穿越過一次世界的艾達·王也為眼前的奇景所震撼到了,她雖然稱得上見多識廣,但這她還真沒見過。

「完美的光與影的利用,古埃及人神奇的魔法。」陳墨不由得稱讚了一句,而眼前的這一幕奇景也確實當得起他的稱讚。

或許在電影之中這隻不過是一幕當時技術條件下略顯失真的特效鏡頭,但在現實當中親眼看著一座山和一座城市在眼前逐漸顯現,這著實是一種難以言喻的震撼,讓人不由自主的為古埃及人所創造的輝煌而驚嘆。

「哈姆納塔……」眾人一陣驚嘆,班尼和奧康納或許是當初已經看過一次,倒是沒有其他人那麼驚艷,在見到目的地出現之後,兩人都驅趕著坐騎,朝著那座城市沖了過去。

一群美國佬見狀也抽打著自己胯下坐騎的屁股,朝著眼前埋藏著無數珍寶與黃金的死亡之城沖了過去。

伊芙琳見自己雇來的嚮導都沖了出去,而自己夢寐以求的可以證明自己的地方就近在眼前,這位充滿了熱情的女學者也同樣驅趕著自己的坐騎,朝著眼前的古城沖了過去。

然而在所有人中,陳墨卻不緊不慢的輕輕敲了一下自己胯下的馬兒,這才驅使著它不疾不徐的朝著哈姆納塔前進。

艾達·王跟在陳墨的身邊,倒是對這群人的競速賽沒有什麼興趣,只是好奇的向自己的老闆問道:「老闆,這是魔法嗎?」

「一半一半吧,這是古埃及傑出的建築工藝與數學、天文學成就的體現,所謂的魔法只不過是讓一切看起來更壯觀,並且放大了我們所看到的東西而已。」面對艾達·王的詢問,陳墨給出了解釋。

靠著在生化危機世界一年時間裡的學習,陳墨無論是眼界還是知識儲備都有了極大地提升,不復最初什麼都不懂,只能按部就班按照法術書上的咒文來施法的菜鳥模樣。

而靠著自身的積累,陳墨還是很容易就能夠看出這座城市到底是怎麼隱藏起來的。

「古埃及人為什麼要把這座城市藏起來?為了隱藏這裡的寶藏嗎?」艾達·王好奇的向陳墨詢問著。

要把一座城市藏起來這種事情雖然難以理解,但既然已經出現在了眼前,艾達·王還是能夠接受的,但她所不理解的是古埃及人為什麼是在晚上把這座城市藏起來,而在白天又讓它顯現出來。

如果真的要隱藏的話,不是應該在白天藏起來才對嗎?

「這和古埃及的神話有關,在古埃及神話中白天太陽神拉將駕駛著萬年之船曼杰特巡遊尼羅河,為上下埃及帶去光明、幸福和祥和,而夜晚的拉神則駕駛著第二艘太陽船麥塞克泰特進入冥河,穿過埃及神話中的冥界杜阿特的十二個國度。」陳墨一邊騎著馬向哈姆納塔行去,一邊向艾達·王解釋著:「當拉神進入冥界的時候,他將和諸神一起面對各種威脅和敵人,人間則失去了他的庇佑,死者也因此可以在夜晚復活。

這座城市被稱作死者之城,是塞提一世時期用來安葬法老和其他王室貴族的地方,那自然要避免死者復活驚擾法老的安眠,所以整座城市到了夜晚便要跟隨太陽神一起進入冥界,仍舊託庇在太陽神的光輝之下。」

。 「小幸……小幸……」

她似有動容。

「對,小幸。」

譚晚晚見她有回應,高興壞了,不斷提起唐幸的名字。

「奶奶,我好累……」

「跟著我走,當然累了。」

「可我……好不容易追上你的。」

「孩子,回去吧,你還有很多重要的人。你還年輕,你不應該跟我走。柒柒,答應奶奶,一定要幸福好不好?就算再喜歡一個人,也不能委屈了自己,要好好愛自己!」

「回去吧,別送我了,好好照顧自己。」

「奶奶……」

奶奶只是輕輕一揮,她不斷後退,距離奶奶越來越遠,最後什麼都看不見了。

她迷茫的睜開眼睛,頭腦昏沉,身子疲憊,眼中是熟悉的天花板,只是出現了無數重影。

「醫生,她醒了,她醒了!」

「那太好了,有救了。」

她醒來短短几分鐘,又沉沉昏睡過去,只是高燒漸漸退了,沒那麼嚴重了。

夜色漸漸深沉,老宅的燈光逐漸昏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