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傑,我知道媽媽當年離開你是迫不得已。當時你爸恨死我了,絕對不會允許我把你帶走的。我為了避免和他起衝突,所以才沒有回來見你,可是這些年媽媽始終都在想你。」

2022 年 5 月 9 日By 0 Comments

方曉慧望著眼前已經長成一個英俊高大男子的兒子,滿含熱淚的解釋。

。 一頓鬧騰后,林時答應蘇雲兮,在她沒睡着的時候千萬不要做出奇怪動作了,不過知道林時的過往之後,蘇雲兮好像也發生了些改變,比如偷偷罵林時的次數少了。

精靈高中的期末考試基本一天就考完了,因為課程不多,全是基礎,等到了大學才開始正式起步。

考試結束第二天就出了成績,蘇雲兮靠自己第一次沒有拉低全班平均分,正好比平均分高一點點,祝曉月自從上次被林時一頓忽悠后對此也是見怪不怪了,天才總有點怪癖的,可蘇雲兮就不一樣了,超過平均分就代表自己寒假可以不用再看書了,總算是可以玩了。

「玩?家裏幾隻精靈你都忘了是吧,你學習成績起來了接下來就是繼續培養精靈啊,我給你寫的方案呢?」

「放口袋被洗衣機給卷了……」

「好傢夥,你應該把自己也放進去轉兩圈的。」

林時剛剛說完,蘇雲兮手機卻突然響起鈴聲,她看了下聯繫人名字,然後接通后說道:「蘇珏,怎麼電話打我這來了?有事嗎?」

電話那邊,堂妹蘇珏的聲音的聲音響起,「堂姐,聽叔叔說你已經放寒假了,過兩天我要和同學們一起去秘境收服精靈,有沒有興趣來我們鳴海市玩一下順便跟着一起去。」

「好鴨!天天待家裏學習都快煩死了,正好出去逛逛!」

「嗯!那我等你,到了鳴海市給我打電話,我讓我爸去接你。」

「好勒,拜~」蘇雲兮高興的掛斷電話,又有地方去玩了。

「不錯,去秘境訓練精靈,這個可以有,不過E級秘境沒什麼好玩的吧。」

「肯定是D級啊……哥哥。」

「我都忘了,你現在也是訓練家,D級秘境都是能夠進去了,你妹妹有告訴你她們要去哪個秘境嗎?」

「額……」蘇雲兮這才想起來忘記問了,算了管他的。

「我去跟爸媽說一聲,今天應該還能買到車票。」說罷蘇雲兮便跑下樓去……

晚上車站,林時身後背着行李,懷裏抱着伊布,面無表情和一群人在這等車,小多龍在車站飄來飄去,很顯眼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場景。

「你就非得趕最後一班車么?」

「睡一覺就到了嘛,正好還能去街上轉轉,鳴海市可大了,楓城連它一個區的大小都不到,上次去還是個雨彤一起。」

蘇雲兮也聯繫了一下伍雨彤,問她要不要一起去,但是被拒絕了,伍雨彤說自己現在不在天元省,估計要開學才能回來,其他什麼都沒說,蘇雲兮也不好意思去問對方在哪,然後就這樣把電話掛了。

「林時,明天去逛街你喜歡什麼衣服我都可以給你買,你以前天天說雨彤是富婆,現在我也是富婆了!哼哼!」蘇雲兮得意的說道。

「那是我的錢……」

「咱倆啥關係,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都一樣……別發獃了,車來了,快上車,我給你搶到了最後排靠窗的位置,睡覺賊舒服。」

林時搖了搖頭,帶着伊布通過了感應門,找到了去鳴海市的客車,驗證車票后便走了上去,說起來這還是自己來了這快五個月第一次正兒八經出遠門,之前最遠也只是在楓城邊上的蘑菇森林。

人到齊之後車輛開始啟動,多龍梅西亞順着林時的氣味從車站那邊追了過來然後趴到了車頂,就這樣客車在夜幕中漸行漸遠……

路上,林時抱着已經睡着的伊布,目光一直朝着窗外看着風景,腦海中則是和蘇雲兮不停誇白,高速路上雖有燈光,但遠處景象依舊一片漆黑。

不知過了多久,車輛卻突然離開了高速,原來是前方路段正在維修,這裏是臨時加的一段路,不過具體在維修什麼林時看不清,但是卻能看到一座大山輪廓。

就在這時蘇雲兮突然說道:「林時,就是這座山,當初我和雨彤從鳴海市回來的時候就是在這裏出現事故了,這座山就是個秘境。」

林時將注意集中在這座山上,問道:「就是那個還沒有開放的E級秘境嗎?聽說裏面一隻野生精靈都沒有,所以有人提議將這裏改成度假區來着。」

「對,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看到這座山就有種莫名的不舒服……」

聽到蘇雲兮有些微小的聲音,林時安慰道:「那就閉上眼睛別看了,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逛街。」

「嗯……晚安。」

察覺到蘇雲兮睡着之後,林時再度將目光轉向這座山峰,此時車輛正好已經圍繞了大半圈,藉助月光正好能看到遠處的山頂,而山頂卻好像有什麼東西存在。

忽然間,林時瞳孔一縮,好像看到了什麼一般集中了注意力繼續看去,可卻什麼都沒有了,因為就在剛才,他眼前竟然浮現出了面板。

林時嘴中喃喃說道:「黑夜魔靈……為什麼在這裏……」林時沒有想明白,但是卻一直沒有放鬆警惕,雖然已經過去幾個月了,但是對黑夜魔靈自己可是印象深刻,是敵是友並不清楚。

直到車輛再次回到高速駛離了這片區域后,林時才放鬆下來,卻不知,車頂的多龍梅西亞,那雙黃色大眼睛卻一直都盯着那座山峰方向沒有移開過……

夜晚寒風吹拂在海面,浪花帶着幾隻海星星拍打在礁石之上,幾隻鯉魚王順勢跳出水面,岸邊有一攤插著紅色小鏟子的沙子會時不時蠕動一下,幾團黑色的海參正用力想要鑽回海里。

林時穿着蘇雲兮那套毛絨卡比獸棉襖正蹲在沙灘上,伸出小手將那柄紅色小鏟子拔起,下方精靈瞬間躁動起來,然後林時又將鏟子給插了回去,精靈情緒漸漸平穩下來,隨後林時再將鏟子拔起插入,如此反覆……

沙丘娃:「……(你嗎!)」

玩了一會後林時漸漸沒了興趣,便站起身來將剛剛不小心弄到衣服上的沙子拍掉,隨後淡淡說道:「遊戲圖鑑里不是說拔起鏟子我就會被控制嗎?果然GF還是不太懂破殼萌啊。」

林時查了一下沙丘娃的信息,這種居然屬於無害的幽靈系精靈,沒有出現過害人的記錄,在沙灘邊上偶爾會出現,喜歡和小孩子玩耍,而且一些主地面系的訓練家也習慣會養一隻,至於野生的噬沙堡爺,等級那麼高不攻擊人都不可能,而且那玩意只能在秘境見到了,靠近城市的野生精靈基本發育不起來,聯盟會派人定期在周邊巡邏的。

「遊戲圖鑑好像還說了將手伸進它嘴裏會被吸走精氣?」說罷林時伸手就往沙丘娃嘴裏塞,沙丘娃正要做出動作,突然看到林時身旁露出身形的多龍梅西亞,頓時露出驚恐的表情,然後潛伏在沙子逃走了。

「太膽小了吧。」林時搖了搖頭,就在不遠處,伊布穿着綉有伊布圖案的小毛衣,正在將擱淺的拳海參一個個都給踢回海里,為什麼凌晨大夥會在這玩沙子呢?

因為客車在剛到鳴海市範圍內的時候拋錨了,算是倒了霉,林時懶得等,屁股都坐麻了,剛好發現拋錨地方距離海邊不遠,所以就在這下車順道來海邊看看,旁邊正好是個小鎮還可以休息一下,早上七點有直達鳴海市市區的公交車。

「伊布別玩了。」林時招呼道,然後抱起跑回來的伊布,將它身上的沙子全部拍掉,小聲說道:「別跟青藤蛇說我帶你玩沙子了,不然它又得追着蘇雲兮打了。」

「布伊~」伊佈點了點頭,然後用頭在林時脖子上蹭了蹭。

「走吧,快五點了,鎮上的早餐店應該開門了,我們去找吃的吧。」林時將伊布放在肩上,然後多龍梅西亞則是趴在了另外一邊,就這樣朝着小鎮走去…… 「你的心是骯髒的,不要以為所有人的心都是骯髒的。我雖然不能依靠盛家,但我依舊是盛夏。最後通牒在這裏,你要是不想和章總撕破臉皮的話,乖乖去做。」

宋雨被她說得臉色頓時變得煞白,她看不上盛夏,原本指望着用自己的身份來諷刺一下盛夏,誰想到會被盛夏給羞辱一頓。她下意識咬唇,憤憤地瞪了盛夏一眼關門進去了。

盛夏吃了個閉門羹,無奈的聳聳肩離開。她沒時間在這裏悲春傷秋的,還有很多的事情等著自己去做呢。

盛夏去了樓下找到經理,說明了自己的來意后,經理找了其他人領着盛夏去了酒店頂樓。這是章程點名要的地方,說什麼今晚是他太太的生日,所以他得給她一個驚喜。

盛夏覺得可笑,一邊對着自己的太太甜言蜜語,一邊還能公然在酒店裏與小三翻雨覆雨,這就是男人。寵一個,叫長情,寵一群,那叫濫情。

盛夏跟着服務員去了頂樓,發現這裏的地理位置很好。站在酒店五十多層高的天台上,能將半個寧城都收入眼底。尤其是晚上,如果佈置的溫馨,基本上是個女人都會心動的。

盛夏拿着方案和服務員在對着流程,商量這場地該如何佈置。一切都處理好了之後,服務員先下去,盛夏留在上面仔細觀摩,身後忽然傳來了聲音。

「盛夏?你怎麼在這裏?」

熟悉的嗓音傳入耳中,盛夏抬頭,瞧見陸懷深和溫言站在那裏盯着自己。她下意識地捏緊了手中的文件,險些要將文件都給撕了。

如果她和陸懷深沒有糾葛的話,或許看見他們站在一起,自己會大大方方的送上祝福。但是現在……不行!她恨得唇色發白,咬緊牙關沒有出聲。

溫言挽住了陸懷深的手,主動拉着他走到了盛夏面前,笑着說道:「我和懷深一起上來看看,你怎麼會在這裏?」

溫言笑得很溫婉,活脫脫地大家閨秀。一旁的陸懷深雖然緊抿嘴唇沒有說話,但卻也沒有拒絕溫言的主動。

盛夏不著痕迹的低頭道:「我來佈置場景,我還有事,就不打擾你們了。」說着,她徑直從陸懷深身邊走過去。

「你佈置的地方是在這裏么?」溫言出聲問道,見盛夏頓住了腳步,她笑了起來道:「真是不好意思啊盛夏,我不知道你已經先定了這裏,我和懷深上來就是看看這場地怎麼樣,懷深打算今晚在這裏向我求婚呢。」

盛夏緊抿嘴唇,面色發白,眼中閃過痛苦、憤怒、恨意……聞言剛才說什麼?陸懷深要向她求婚了?真是挺好笑的,盛夏沒回頭,背影僵在那裏沒有動。

說不難過是假的,眼眶裏忽然就匯聚了淚水,心裏無比的酸澀。她努力忍住自己的情緒,微微一笑:「真是恭喜你們啊,不過……」

她話鋒一轉,鄭重地說道:「這裏我已經先定下來了,若是陸總有心的話,可以換一個地方。」

。 畢竟,一個被拐賣了幾十年的人,能過得好到哪裡去?八成是被拐到山村去了,而且那麼早就死了,他的女兒,肯定也過不好的。

沈碧柔最是看不得歐陽輕煙那一副我最大、我最厲害、我最尊貴的模樣,好像別人在她眼裡,什麼都不算似的。

沈碧柔也是出了名的刁蠻千金,如今碰到了一起,自然少不了一番爭鬥,本來一開始的時候,歐陽輕煙被歐陽燁和歐陽先鋒警告過了,對這個嫂子還算是容忍,可她畢竟刁蠻慣了,根本忍不了幾時,在前幾天沈碧柔說了她幾句后,她就再也忍不了了。

「我看大房那邊這重視程度,怕不是接回一個土包子那樣簡單吧?」

「你懂什麼?我大伯奶奶這些年找孩子都找瘋了,就算找回來的是一個乞丐,她都會高興到發瘋,要舉辦宴會,他們重視,跟那人的身份,沒半點關係。」歐陽輕煙一副我們家的家事,你不懂的神情。

沈碧柔嗤笑了一聲:「算了,你的自以為是,怕是沒人能拯救得了。」

「你說誰呢?你說誰自以為是?我……」

「大吼大叫做什麼?」歐陽先鋒換好衣服下來,就聽到妻子和妹妹吵吵嚷嚷,沉聲喝叱了一句。

歐陽輕煙立馬委委屈屈地走到她家大哥面前,可憐兮兮道:「大哥,嫂子她看我不順眼,各種諷刺我。」

沈碧柔翻了個白眼:「惡人先告狀。」

「什麼惡人,明明是你先諷刺我的。」

「我只是實話實話,怎麼就成諷刺了?」

「你就是諷刺,哥……」

「夠了。」歐陽先鋒只覺得頭都要炸了,他瞪了歐陽輕煙一眼,「煙煙,你以前任性我不管你,但是碧柔既然嫁到了我們家,她就是你嫂子,你應該尊重她。」

「我憑什麼要尊重她?她也不過是個刁蠻任性的富家小姐罷了。」歐陽輕煙被自家大哥訓斥,氣得連理智都失去,她厭惡地看著沈碧柔,哼道,「沈碧柔,如果不是為了跟你們家合作,你以為我哥會娶你嗎?你根本就配不上……」

「啪……」

歐陽輕煙話還沒說完,就被歐陽先鋒甩了一巴掌,她的臉被打得偏向一邊,一張嬌嫩的臉,頓時就紅腫了起來。

她捂著臉,不敢置信地看著歐陽先鋒:「你打我,你竟然為了這個女人打我,哥,你怎麼可以打我?」

歐陽輕煙說完,眼裡吧嗒吧嗒掉下來,造型師精心畫好的妝容,也因為她的眼淚,全弄花了。

「我打的就是你,誰讓你對大嫂不敬的?以前我可以慣著你,但是現在你敢胡說八道,我就要教訓你。」歐陽先鋒沉聲道。

現在是和沈家合作的節骨眼上,他們之間的合作,不能出任何差錯,因為他們兩家都投入了很多錢,若是兩家鬧了矛盾,勢必影響大局,所以,不管他喜不喜歡沈碧柔,他現在都要假裝喜歡,並對她好。「好了!該活還得活下去,別那麼矯情,我大哥說叫你好好養病,有空還來砸你家。」

姜興安聽到前面還挺開心,最後一句立刻叫他的笑容凝固住。

大外孫也知道恨他嗎?

周想就是見不得他開心,見他笑容凝固,她便笑着離開了病房。

姜衛華按著媽媽在走廊的椅子上坐着,見到周想笑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711章積極復健(一) 沙城步高集團總部總裁辦公室內,一地的碎片表露出王耀坤的心中是有多少怒火淤積。

而站在辦公室內的吳浩渾身顫抖,根本就不敢抬起頭。

「當初我給你的錢,你沒有給楚天勇?」

這時候王耀坤緩緩的說到,他的眼眸中彷彿有怒火燃燒,但是此刻卻強行壓制了下去,面前的吳浩身軀一顫,嘴角似乎抽搐了起來。

是的,當初王耀坤為了讓楚天勇閉嘴,給出了一筆不菲的安家費,但是這筆安家費,被吳浩自己私吞了。

如果當時在萍鄉的時候,吳浩將這筆安家費給了楚天勇,那麼楚天勇也不至於要對張權妥協,也不至於會暴露出那一份錄音文件。

吳浩自己的私心,讓步高集團陷入了一個萬劫不復的境地。

「王總,你聽我給你解釋……」

這時候吳浩還想要用自己的花言巧語好好的辯駁一下,但是沒想到下一刻王耀坤的大巴掌就扇了過來。

「啪——」

清脆的聲音直接讓吳浩在原地轉了一個圈,王耀坤這肥膩的大手一巴掌扇的吳浩眼冒金星,鼻血都流了出來。

「我問你,你是不是吞了我給楚天勇的錢!」

王耀坤怒火攻心,大聲的一吼,即便是外面的過道上,都能夠聽見王耀坤憤怒無比的聲音。

「王總,對不起。」

吳浩知道自己做錯了事情,當下眼中滿是後悔的色彩。

但是,他後悔的不是吞了這筆錢,而是後悔沒有讓楚天勇徹底的閉嘴,因為楚天勇和張權的見面,現在導致了這一份錄音文件的流出,今後將會直接對步高集團造成無比巨大的損失。

這一次的醜聞,直接轟動了全國。

染雲本身就是一個站在風口浪尖上的公司,他們公司的話題性不可比擬,而如今步高集團沾染上了染雲集團的這些爭議性話題,那麼直接就讓步高集團名氣大增。

只是這個名氣大增,可不是什麼好事。

「混蛋!」

這一刻,王耀坤再度衝上去,狠狠的踢了吳浩一腳。

他實在是氣的有些受不了了,如果這個吳浩不吞了這筆錢,那麼基本上不會有後面的事情發生,他手底下,怎麼會有這麼不靠譜的人呢。

「王總,我錯了,我不該吞了給楚天勇的錢,但是你放心,楚天勇已經簽了認罪書,關於江家工廠的事情,他都已經認罪了,這事情,是板上釘釘的,絕對不會有所改變的。」

這時候吳浩跪在地上爬到了王耀坤的腳邊。

「哼,認罪?這有用嗎?楚天勇和張權的錄音文件傳了出來,現在光是因為這個東西,就已經讓我們步高集團聲名狼藉了,今後還有誰敢和我們合作?」

王耀坤憤怒的說到。

但是此刻,王耀坤的辦公室房門被打開,一個身影走了進來。

「王總,你們究竟是怎麼搞的,不是說好了楚天勇的事情已經擺平了嗎。為什麼還會冒出來這種錄音文件。」

三興集團的李長恩走了進來,眼中滿是冷庫的色彩。

因為這件事情,他們三興集團也受到了一些影響,外面的流言蜚語滿天飛,甚至都開始直接指向了三興集團,李長恩不能容忍這些事情的發生,已經開始準備讓自己的新聞部門的人發出一些聲明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