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別這樣,我們這不是才剛剛開始查嗎,只要犯案就不可能不留下線索,我們總能找到那個人的。」韓彩月舉著小拳頭說道。

2022 年 5 月 7 日By 0 Comments

「就怕等我們找到那個人,受害者都不知道已經累積到多少了。」又有人喪氣的說道。

「不是已經讓人對兩名受害者身上的殘留氣息進行提取了嗎,有沒有檢測出是什麼氣息?」司徒錦年問。

「結果還沒有出來,要不我去鑒識科催一下?」韓彩月自告奮勇的舉起手。

「去吧。」司徒錦年點點頭,韓彩月立馬衝出了會議室。

10分鐘后,韓彩月拿著一份報告回來了。

報告顯示,殘留在二人身上的氣息為魔氣!

而且報告上顯示,這魔氣及淡,柳茂德身上的魔氣殘留已經快要完全消失了,剩下的那一點點根本無法檢測。

相較之下,李妮身上的魔氣要殘留得多一些,但數量也極少。

相信再過幾天,那些魔氣自己就消失了。

「竟然是魔氣!難道又有魔界生物通過界門跑到我們人類世界來了!」

「天啊,如果真是魔界生物乾的,那可是要出大事了!」

「不管怎麼樣,先把這件事往上彙報,看看上頭怎麼說。」

就在司徒錦年把事情往上彙報了沒多久,沒想到當天晚上又發生了一件大事,李妮母親的遺體竟然從殯儀館消失了。

李妮現在這種情況特調處的人肯定不能放她一個人離開,便找了個地方暫時安置她,還出錢出力幫她處理她母親的後事。

李妮的母親本來被安置在了殯儀館後面的靈堂內,等做滿三天法事之後,屍體就會直接火化,然後帶到墓地去安葬。

李家的親戚本就不多,這幾年有來往的更少。

李妮也不想讓親戚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所以李母的靈堂除了幾個特調處的人之外,就只有李妮自己在那兒守著。

誰也沒想到,李母的遺體會在靈堂上消失不見。

甚至還有人說,看到李母自己站起來從殯儀館里走了出去!

李妮急得要命,因為母親的遺體丟失,她看起來精神更不好了。

除了尋找李母的遺體,就是一直在哭。

經過特調處的調查,證實李母確實是自己離開的。

一具屍體竟然自己站起來跑了?!

這不是屍變嗎!

可李母的屍體被特調處的人檢查過,並沒有屍變的跡像。

一具毫無屍變徵兆的屍體,怎麼可能突然就屍變呢!

屍變可不是開玩笑的,誰知道李母會做出什麼危害他人的事。

為了不對周圍的普通民眾造成驚嚇與傷害,特調處緊急下令,讓那一區的所以警力負責尋找消失的李母。

李妮則是心力交瘁的跌座在靈堂的椅子上,哭得不能自已。

大家忙著找尋李母,一時也沒有去注意她。

無人注意的李妮竟然趁著眾人不注意,自己回了家。

李妮用鑰匙打開自己家的門,發現自己家的燈竟然亮著,而廚房裡竟然還有炒菜的聲音。

「是不是妮妮回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只見消失在殯儀館的李母竟然啥事兒也沒有的出現在了自己家裡!

李母端著湯出來,一看進屋的人不是自己的女兒而是一個陌生的老太太,頓時嚇了一跳,手上的湯差點沒掉到地上。

好在李母的手穩,一點沒灑的把湯放在了餐桌上。

「媽!」李妮看到活生生的親媽,忍不住嗚咽一聲哭了出來。

在靈堂里她就一直在哭,一雙蒼老的眼睛早就已經哭得紅腫。

「這位老太太,你是誰啊,我可不是你媽。」李母著急忙慌的搖頭否認。

「媽,我是妮妮啊,我是你的女兒妮妮!」見母親竟然認不出自己,李妮更加傷心了,傷心中還有一絲絕望。

「你是妮妮!」聽到老太太自稱是她的女兒李妮,李母大為訝異。

不過她並沒有相信面前這位老太太的話,只是以為這位老太太精神方面出了問題

她猜測對方可能是人老了有了認知障礙,把自己想像成了另一個身份。

。 高圓圓幾人很快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有服務員端了幾杯飲品過去,

大家神情雀躍,度過最初的緊張后,放鬆下來,湊在一起,對着畫冊低聲交流,

沈昆笑笑,還是小孩子,對什麼都好奇。

把注意力放到眼前,

林姜姜側着身半蹲著,一絲不苟地幫他帶着手錶,

格林尼治型GMT兩地時18k黃金,

側顏無敵!

沈昆心中油然升起一種自得,

被這樣一個大美女服務著,確實能讓人產生極大的愉悅感、滿足感,

「好了」,林姜姜捋了一下頭髮。

沈昆抬起手,光線下熠熠生輝,「挺不錯的。」

林姜姜又介紹了一下GMT的歷史,

沈昆插話,「姜姜。」

「嗯。」

「多少錢?」

林姜姜:「十萬塊。」

沈昆愣了一下,

不是因為貴,而是便宜。

與印象中的奢侈品不太符合。

林姜姜以為沈昆嫌貴,正要講一講貴的理由,

突然聽到室內傳來一陣嘈雜,

似乎是爭吵,

循聲望去,高圓圓幾人和另一伙人發生了爭執,

「姜姜,你過去看看發生什麼事了,那幾個女孩是我朋友。」

林姜姜應了一聲,起身向屋內走去。

沈昆端起咖啡,輕蔑了一口,

看着商場外面往來的人,有種坐擁新天地的感覺,愜意,悠然,

這才是生活!

不一會,林姜姜回來,「小女孩她們和另外兩人不小心碰到了一起,客人剛買的手錶摔壞了。」

「壞了?」

林姜姜有點無奈解釋,「剛好摔到了鐵架上,錶盤有划痕。」

沈昆:「怎麼解決?」

林姜姜:「正在協商,協商不成再說。」

沈昆:「在你們店裏出的問題,你們不免費換一個?」

林姜姜有點不好意思:「這是意外,不在免費更換的範圍。」

沈昆似笑非笑:「你們這樣,讓我很為難啊。」

林姜姜臉色微紅,不知道是裝的,還是真的,

外面的聲音越來越大,男子有點激動要抓着小女孩的手臂,

「出去看看」,沈昆起身。

林姜姜跟在身邊,一邊走一邊道歉,「實在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

還沒走到跟前,就聽見男子:「我也不訛你們,剛刷的卡17萬八。」

小女孩急得快要哭出來,「我……」

男子:「要麼給我退款,要麼給我調貨,維修,我不同意。」

剛買的表,一下成二手貨,換誰誰都不樂意。

高圓圓站在女孩旁邊,不知所措。

對於她這個年紀的女孩來說,事情已經超出了承受範圍。

雖然三個女孩眉清目秀,但男子毫不憐香惜玉,「我看你們也處理不了,這樣吧,都把家長叫來。」

「不要。」

「不要。」

……

男子似乎有預料,「不要?那就報警。」

三個女孩臉色一下變得蒼白,

對於成年人來說,報警,只是一個的借口,

對於沒經歷過事的高中生來說,報警可是要抓人的。

沈昆想了想,走進人群,「你的表摔壞了?」

男子見狀皺眉:「你誰啊?」

沈昆:「我是她們老師。」

男子:「老師?老爹也不行,摔壞東西要賠償。」

女孩們看到有人出頭,心下一松,

高圓圓瞪大眼睛,差點喊出聲,

剛才升起的希望,又瞬間破滅了。

老師只是一個在校大學生,能有什麼用?

……

沈昆:「你不是要叫家長嗎?我就是他們的家長,圓圓,你說說剛才發生了什麼?」

聽到沈昆叫出名字,男子遲疑了下,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

高圓圓雖然害怕,還是能條理清楚把事情說出來,「剛才我和蕎蕎、樂兒三人在這裏坐着,蕎蕎去拿畫冊,我去取咖啡,樂兒彎腰撿東西,不知道是腳下滑了一下,還是被誰碰了一下,我們三個撞在一起,然後就碰到了這位先生……把手錶摔倒了這個鐵架上。」

男子:「聽到了吧,她們三個碰到了我的手臂。」

沈昆打量了一樣男子,

二十多歲,皮膚粗糙,上身藍色襯衫,下身褐色長褲,手腕上綉著紋身,看不清楚什麼圖案。

沈昆:「我看一下你的付款憑證。」

男子:「17萬8,服務員就在這。」

旁邊站着的服務員正要說話,「先生……」

突然看到沈昆目光銳利,剩下的話就沒說出口。

「你說多少就是多少?」

男子想發飆,看了一下周圍人,忍了下來,從口袋裏掏出一張銀行卡和一張刷卡憑證,

沈昆接過刷卡單——中國銀聯POS簽購單,上面密密麻麻寫着:

收單行,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