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22 年 4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許林是真的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這算是什麼事啊?

搖了搖頭,許林還是將桌上的水果刀拿了過來,然後開始削皮,畢竟他是真的不吃皮的。

這年頭,說實話都沒有人相信,真的是有夠悲催的。

沒過一會兒的時間,陳柔又是回來了,只不過這一次。多了一個塑料盒飯。

打開塑料盒飯,一股淡淡的香味便是飄了過來,許林目光一看,發現居然是青菜粥,這讓他的臉上露出了意外之色,目光望向了陳柔,問道:「這是給我吃的?」

陳柔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說道:「廢話,不給你吃的,難道是給豬吃的嗎?」

許林再一次無語,這個陳柔,今天到底是怎麼了?怎麼像是吃了火藥似的?還是說。她來那個了?

陳柔見到了許林眼中的古怪之色,頓時就皺起了黛眉,冷冷地說道:「你是不是在想一些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許林如同撥浪鼓一樣的猛搖頭,說道:「沒有!」

「哼!」

陳柔口中發出了一聲冷哼,旋即拿起湯匙,舀了一口,輕輕的吹了一口氣,然後遞到了許林的面前,俏臉微微泛紅地說道:「張嘴!」

語氣是不容置疑,彷彿下命令一樣。

許林見狀,頓時瞪大了雙眼,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陳柔這般害羞。而且居然還主動喂人,這還是真的有夠奇特的。

只不過……

許林的臉上露出無奈之色,看著陳柔的俏臉,說道:「我說,你就算是想要喂人,至少把臉對著我吧,你這湯匙都離我七遠八遠的,我怎麼吃?」

聽到許林的話。偏過臉的陳柔這才反應過來,頓時俏臉就變得更紅了,旋即也不知道是不好意思還是被許林這句話說得生氣了,她怒哼一聲,說道:「我這是在考驗你知不知道?誰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假受傷?」

許林聞言,再一次目瞪口呆:「我說姐姐,你沒有在開玩笑吧?我這身上的傷,你覺得像是假的嗎?」

「我,你,哼!吃你的粥去!」

陳柔似乎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想要道歉,卻發現自己怎麼都說不出來。當下就怒哼一聲,直接一個湯匙便是塞了過去,還好許林反應快,連忙張開嘴巴。把湯匙里的青菜粥吃掉,不然的話,恐怕這一湯匙就直接戳到他的鼻孔里了。

許林頓時就一臉無奈地看著前者,出聲說道:「我說啊。老闆是叫你照顧我,可沒有叫你來虐待我啊,還有啊,我到底是哪裡得罪你了,你說出來聽聽,不至於這樣報復我吧?」

聽到許林的話,陳柔頓時冷哼一聲,直接把湯匙丟在青菜粥里,怒道:「報復你妹啊報復,我,你自己吃算了!」

說完這句話,陳柔又是再一次轉身離開了房間。

「誒誒誒,我說,你做事好歹要有始有終啊,」看著又是離開的陳柔,許林無奈地說了一聲。旋即便是搖了搖頭,嘴裡嘟囔道,「這個女人,今天絕對是來大姨媽了,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會這麼暴躁?」

「要死了要死了,我這是在幹什麼呢?」

走出病房外的陳柔背靠著牆壁上,伸出一隻還完好的玉手不停的拍了拍自己已經紅得宛如蘋果一般的臉頰。不停的搖著頭,似乎想要讓自己冷靜下來。

老實說,陳柔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幹什麼。

之前,自己受傷的時候,言午林喂著自己喝粥的時候,讓陳柔的心底就產生了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而這種感覺,她很想要壓制下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越壓制下來,這種異樣的感覺,反而是越來越強烈,而且每一次見到他的時候,總是會心跳加速,這讓陳柔覺得十分的不可思議。

在那個時候,她還以為自己是得了什麼心理疾病,直到她到網上查詢了一下之後,才明白,這種奇妙的感覺,其實就是心動的感覺。

心動……

一想到這個詞語,陳柔的腦海里就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了言午林的那張面龐,儘管,長得並不是很俊俏,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每當她想到前者喂粥的那個認真樣子,陳柔就覺得非常的心安,覺得十分的帥氣。

。 嘭!

嘭!

隨著氣息瞬間暴漲,朱由校一時之間也無法完全控制自己的力量,強大的氣勢頓時將房間中的物品都掀飛了出去,砸在了牆面和門板上。

門外的陳洪也聽到了動靜,本能地就想要推門而進,可是手剛接觸到門,陳洪便想起了朱由校的吩咐,連忙縮了回來。

在皇宮中混,陳洪有自己的準則,那就是聽話,乖乖聽話,只要朱由校吩附的,他便不打一絲折扣地執行,朱由校沒說的,他便碰都不碰。

此時房間中的朱由校也察覺到了陳洪的舉動,見陳洪嚴格按照自己的吩咐,朱由校不由點了點頭,他當初之所以選陳洪為司禮監掌印太監,而不是魏忠賢,便是因為陳洪夠本份。

不過朱由校的注意力很快便回到了自己身上,這一次突破,可以說是自修行以來的第一個終點,一品,代表著他徹底走完了虛空大道,接下來他想要再次突破,那就需要他掌握空間法則了,只是空間法則晦澀深奧,不是一時半會能成功的。

虛空印只是空之九印中的一式,雖然其它八印他也能用出來,但只是以虛空道為根基,但是想要如同虛空大道一般擁有瞬移的能力,那就只有另外感悟其它的大道了。

當初朱棣創造的空之九印便囊括了空間法則的大半奧義,只要能夠掌握這九條大道,空間法則也就差不多成了。

這也是有傳承的好處,這方世界擁有半聖傳承的,除了他們老朱家之外,只有號稱聖人之後的孔家,天師府張家,另外蒙古也有武聖傳承留下,只是輾轉這麼多年,蒙古一直亂個不停,武聖傳承也散落各方,不成系統了。

而官員們基本上沒有半聖以上的傳承,當初張居正的半聖傳承並沒有傳下來,其中一部分被收入了老朱家的秘庫中,另一部則是散落四方,成為一些家族的底蘊。

只是這個世界的修行資質看臉,尤其是文士一道,那更是看臉中的看臉,金木水火土,風雷雨電,鬼知道自己到底契合哪一條道,強行修鍊和自己不合的大道,只會事倍功半。

而且這個世界傳承並不重要,更看重氣運,氣運不足,有傳承也是白搭,大部分人一輩子連中品都達不到,更別提半聖了。

另一邊,從朱由校開始突破,曹毅這邊也很快便有了反應,身上的氣勢不停地沸騰,並越來越強橫!

連在城牆上的皇太極都被這股氣勢驚動,看向曹毅的目光變得驚疑不定了起來。

這股氣勢太強了!

這麼多年來,他只在努爾哈赤身上見到過!

這一幕更是皇太極下定了決心,絕對不出城!

而城下的曹毅看到了皇太極的表情,對於皇太極的心裡活動,曹毅也不在意,無論皇太極出不出來一戰,他都是大賺!

出來了,他可以博一把大的,看看能不能把赫圖阿拉也一窩端了,裡面除了皇太極之外,還有不少努爾哈赤的兒子、妻妾,要是被他一窩端了,估計努爾哈赤能氣暴斃!

不出來也沒問題,拖一個月,等許黎他們將那些運糧隊幹掉,那他也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等著努爾哈赤發瘋了!

畢竟世界上什麼都是假的,唯有那一口吃的,才是最真實,當餓到極致的時候,人就不是人了,那就是鬼,自古以來,人吃人都不是戲說,易子而食這個成語就是這麼發明出來的!

如果沒有糧食,不用別人打,努爾哈赤手下的軍隊就會自己崩潰!

………

很快,時間便一天天過去,一眨眼間,半個月的時間轉瞬即逝。

赫圖阿拉城中,皇太極的心情也越來越差,整個貝勒府中,已經沒有僕人敢隨意靠近皇太極的書房,書房中侍女也是一個換過一個,稍有差錯,便會死在皇太極的手中。

「貝勒爺,何必如此惱怒呢?」

看著一掌將侍女拍死的皇太極,白髮蒼蒼的佟佳·扈爾漢開口勸道。

「扈爾漢大人,實在是曹毅那邊欺人太甚了,如今曹毅已經在赫圖阿拉城外堵了半個月了,我在赫圖阿拉簡直成了一個笑話,如果繼續下去,父汗回來,恐怕饒不了我。」

聽到佟佳·扈爾漢的話,怒火攻心的皇太極頓時冷靜了不少,恨聲道。

佟佳·扈爾漢是努爾哈赤的開國五大臣,之前一直執掌著鑲白旗,直到這幾年,因為壽命無多才卸任,由杜度繼承鑲白旗,論地位可不比他低,不是他能隨意得罪的。

「貝勒爺放心吧,等大汗回來后,老臣會為貝勒爺解釋的。」

佟佳·扈爾漢也只能好聲寬慰道,他和皇太極不同,皇太極是努爾哈赤崛起后才出生的,向來沒受過什麼委屈,而他則是跟努爾哈赤從無開始拼搏的,以前努爾哈赤委屈求全的時候,他也沒少受過屈辱,所以這種情況他也不至於有多惱火。

聞言,皇太極也不好再說什麼,只能轉移話題道:「扈爾漢大人,你覺得曹毅為何這麼做?」

「這個我也不清楚。」

佟佳·扈爾漢搖了搖頭道:「不過只要我們堅守不出,曹毅肯定奈何我們不得!」

這時候,一個城牆上的守將匆忙來到貝勒府。

看著急匆匆的納喇,皇太極皺眉道:「納喇,出了什麼事?」

「回貝勒爺,剛才有神鳥海東青回來了,我們的運糧隊完了!」

納喇面無血色道,眼神中滿是驚恐之色。

「你說什麼!」

皇太極頓時如遭雷擊,回過神來后,皇太極一把揪著納喇的衣領怒吼道:「這麼多天了才發現,你們是幹什麼吃的!」

「本貝勒要殺了你們!」

吼完之後,皇太極喉頭一腥,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站在皇太極面前的納喇也不敢躲,被鮮血噴了個正著,滿頭滿臉的鮮血。

緩了好一會後,皇太極才紅著雙眼吼道:「備戰!」

「死戰!不休!」

在皇太極身後的佟佳·扈爾漢也沒有多說什麼,因為他知道,皇太極現在完了!

無論皇太極能不能殺了曹毅,努爾哈赤都不會放過皇太極!

7017k五年前,瑜糜乘上了返回家鄉的船……上錯了船。

雖然說整體方向相差不大,但是在東海上的航線從來就不能是一條筆直的線段,為了避開一些危險的海獸,每一艘船根據自身的材料——也就是製造船時候使用的骨頭——會選擇不同的航線。

而並沒有意識到自己上錯了船的老兔子在遇到了一個心地不太善良

《綻靈記》第023章.獸弈餘明和丁易有李觀劍和趙墨欣,兩人不太積極情有可原。

但於洋竟然也在那畏畏縮縮,就讓楊雲有點看不懂了。

陳大哥不是說他以後會很空嗎?夢魘這麼好的角色擺在面前,你不應該求著我嗎?

「於哥,要不你來演夢魘吧。」楊雲

於洋撓了撓頭傻笑道:「我太秀氣了,演不好這種陰冷

《從姐姐開始的娛樂》第一百七十六章策劃全國籃球大賽 徐金枝瞧不上高秀寧。

前面生的孩子,都是草包。

只有她生的孩子才是人中龍鳳。

秉承著這種思想,她能瞧得上高秀寧和高峰那就怪了。

妹夫過世,你竟然跑到妹夫家來打架?

高秀寧把對方的鞋都打掉了。

兩個女人撕扯起來肯定不會好看,抓頭髮扇耳光。

原本少了一條胳膊的高秀寧按道理應該吃虧才對,結果卻是她把人壓倒性的打。

「你看見她大肚子了?」

「我呸!我就沒看見,你能捂多久?高陽在外面當小姐你以為大家不知道?」

村兒里的傳言多著呢,難道就因為別人講兩句,你就找人干架?

被打的女人也是不服氣,我就講你女兒怎麼了?

高陽就是幹了!

離家出走,就是陪人睡覺去了!

「我沒聽見別人說,我管不著。我聽見你說了,那我就打你!」

家裡也是烏雲罩頂。

徐金枝直接就當高峰的面兒提了,別來了!

承受不起!

回了家嘴上也沒輕饒高秀寧,對著高陽姥爺說著:「……秀雲都要難過死了,她倒好去了直接找人干架,在院子里打的滿地打滾,我這張老臉都丟沒了……」

姥爺沉默著沒吭聲。

*

「看著我就能飽了?」高秀寧沒好氣將飯碗摔到了高陽的眼前。

心裡火大的很!

她就知道,孩子回來以後,肯定就是這麼個局面。

想起來在高秀雲家,看見高秀雲一邊哭一邊盯著女兒關心,高秀寧長長嘆口氣。

她看著覺得肉麻,也做不到。

「你打算找份什麼工作?」高秀寧扒拉著碗里的米粒。

「媽,我想去找表姨夫。」

「找他幹什麼?」

那是挺遠的親戚關係。

你想高陽的姥姥都去世多少年了,她姨姥家女兒的丈夫,幾乎高陽一說表姨夫,高秀寧就想到了自己的那個表妹。

全家只有那個人嫁的特別好!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